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咱妈也发飙了 > 第52章:他妈的,现实太逼人了

第52章:他妈的,现实太逼人了

圆滚滚倒没愧她这个名,一米五高,一百三十斤重,满身肉嘟嘟白嫩嫩的,也有饥不择食的男人,会找她解一次渴,她和郑源一样来者不拒,两人臭味相投,不管臭味还是香味,都想上去嗡两声,他们真遗传了祖辈的狗性。

静文不想幻想他们在出租屋里做什么,只是一直忙碌购年货,做年货,每天强装笑脸面对郑家兄弟姐妹。

2022年除夕之夜,虽然婆婆去逝了,虽然郑源没回家,静文还是尽到了她做郑家女人的责任。她上午炒了三份祭菜,拎着一篮子祭菜,去祭拜郑家祖宗。

回到家又忙着准备团年宴,昨天就跟郑源哥哥们说好了。今天都在她家吃年夜饭,四兄弟全家大小围个团团转,一大桌人吃得欢天喜地,倒让在外不愿回家的郑源,和他的小弟倍感孤独,羡慕阖家团圆的幸福。

送走亲人们后,静文忙着收拾家里,直到十点,倒头睡在床上。回味着亲人的笑脸,和婆婆的亲切叫声,慰籍了她这几年的孤独,和郑源的无情冷战。

她甜蜜地进入梦乡,郑源的大姐也笑着向她走来,郑源的大嫂却哭着向她跑来,向她诉说着委屈。复杂的梦境让静文头疼,她睁开眼睛坐在床上,倾听着窗外噼哩啪啦的鞭炮声,迎接着新的一天。

她按摩了一下头,起身站到窗前,推开窗子,伸出头去,仰望着星光灿烂的夜空。

寒风让她打了一个寒战,鸡鸣惊起她的雄性,她轻声说,“要像公鸡一样,昂首挺胸去迎接黎明,”

然后关好窗户,回到床上,穿上她的长黑袄,用被子盖住脚上。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点开wps的软件,在上面写着:年年有新的一天,年年有新的起点,但起点和终点的轨道错纵复杂,我们必须开好步,收好脚,别让脚印越轨了。

在手机上写完点击保存后,关了手机,脱下棉袄再睡进被子里。

初一上午九点,郑家大小先去大哥家拜年,她今天照样准备晚饭。她睡到七点就要起床,好在村里超市有新鲜蔬菜买,荤菜她年前买好了,这一天又够她忙了。

正月初五,静文正在郑源小妹家做客,接到她大姐的电话。她大姐在电话里说,她妹妹静音母女吵架,静音要赶走她的女儿蔡微微。

蔡微微已经34岁了,她不但是个不婚主义,还经常跟斯琴说,找老公就是找个淘气包。有能力的养着小三小四,没能力的指望你赚钱,每个男人擅长在老婆面前当骗子。

本小姐姐有房有车,何必找个男人,来盯着你的房车,盯着你的钱。以后中国会建许多养老院,有千千万万个单身老人,不可能没有我蔡微微的容身之地吧?

当她侃侃而谈不婚主义的歪理时,静音就会抓起扫把打她,她会一边说着一边逃开静音的追打。

静音外向,喜欢打骂孩子。而静文内向,两人长像也不像姐妹。

不过,静音喜欢干重活,郑源时常羡慕他妹夫命好。静音丈夫在外打工时,静音带着两个孩子在老家,包种了三亩玉米地。

其实,郑源只是借此事,来激起静文留在老家种玉米。她静文又不是懒鬼,郑源在家时,静文种了五亩玉米时,他从来没帮过,每天以加班为由,摆脱家里的苦力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蔡微微的思想,确实影响了下一辈,她的舅妈们也讨厌她。特别是指望彩礼的父母,更讨厌她。但蔡微微不在乎这些,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成功中。

她在深圳搞服装外贸,年赚几十万,有两个网店,不过这两年亏了。她有时也感到孤单,就跟静文通通电话,别的长辈不想理她。

在世俗面前,一个女人不需要有多大能力,只要有家庭,有孩子才算完美。

在婚姻面前,静文的柔声细语也没有说服力。这几年,只要她一打电话给静文,静文就劝她结婚,后来,她连静文都烦了。

坐在郑源小妹家火炉旁的静文,静静地听着郑源姐妹们在议论着:现在年轻人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高额彩礼,高价房子的观念。

静文心里也有些难受,忙起身跟郑源兄弟姐妹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外面去打电话,打了几次,蔡微微都没接她电话。

静文呆望着满天乌云的天空,轻声叨咕:现在孩子怎么啦,有能力的不想嫁,没能力的不想生,娶不起老婆的,想娶老婆,买不起婚房的,无能为力,难道由他们任性下去吗?她似乎在质问苍天,她心中何时能晴开云散?

在郑源小妹家吃了晚饭,郑源二哥把她送到家门口。

这幢破房子又勾起她的忧伤,只想有个开发商看上这片地基,能拆个二三百万,儿子就不愁婚房了。

这个白日梦,她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沉醉在白日梦里,眯眯糊糊启开那把生绣的大锁,随手关上门,快步走进房间,横躺到床上,想哭又哭不出来,她妈的,现实太逼人了,连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放过。

她又时真想向黄梅一样,有气可以大发雷霆冲丈夫发泄。可她没黄梅命好,只有承受郑源大发雷霆的发泄,在她胡思乱想时很快进入了她的恶梦,郑源举着菜刀,在赶她,她顾不得穿上衣服冲进暴风雨中逃命,冷得直打哆嗦。

静文被梦冷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棉被上,忙坐起来,脱下黑色长棉袄,钻进被子里,希望做个好梦,此时是凌晨二点钟了,她继续眯上眼睛,再不胡思乱想了,很快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午,静文的兄弟姐妹都来到她家,静文不知道她们为何相约而来。

九点钟后,静文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的兄弟姐妹在她房里看电视。

郑凯骑着电动车驶进大厅,斯琴拎着大包小包从电动车后座下来,静文才知姐弟俩起床去买菜了。

吃过中午饭,斯琴和郑凯陪着舅舅和大姨们围在大厅的电炉子周围。

静文的大姐先说,“静文,你别去bj了,斯琴和凯凯都想要你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