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七十四章 咬人,拧胳膊拧大腿

第七十四章 咬人,拧胳膊拧大腿

“已经成了阶下囚了,嘴巴还这么硬吗?”

“我要你死你就死,要你生你就生,你死在我这里我能有什么后果呢?没有人知道这是哪里,你就是神仙又如何?”

“杀了你,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再说你问你身边这位阿婆了吗?她想跟你走吗?”

“死到临头,还不明状况!”梁思宽非常明确的告诉言南。

言南见言语恐吓没有起到效果,看梁思宽的样子并不像普通人,一时也不清楚他为什么掳来秦阿婆。

“你是官家的人。”言南不假思索的说。

“我不否认,但是你也是官家的人,那晚手持火把,推着秦阿婆的人就是你。”梁思宽回答她。

“你夺走秦阿婆,就是和我们作对,那么你一定是该杀之人。”

“可惜你连我半分毫毛也动不了,别忘你你还在我的掌控之中。”

言南句句话都是三缄其口,她说的是我们,并没有提起魏纤尘一个字,魏纤尘以前曾经说过,去年天象有异,魏纤尘说过南明要出一个可以和他抗衡之人,要她和言心找到后将其杀之。

两俩都在针锋相对,谁都没有互相让步。

言南在人屋檐之下矮人一大截,而且是手下败将,武力值不如梁思宽才被打昏带来,但是她并没有做出一副没骨气的样子,她的骄傲不让她在除了魏纤尘和言心以外的任何人面前低头。

魏纤尘她是尊敬,敬畏佩服,而对于言心她则是有感恩之心,因为言心虽然恶毒,但是确实救了她一命。

梁思宽不会因为言南是个小美人而动淫心,在他心里不明的敌人都是一视同仁,没有男女之分。

“你对我并没有任何作用,就是杀了你也是一瞬间。”

秦婆婆看见梁思宽就要捡起地上言南方才掉落的匕首。

梁思宽将匕首放在手里,在手指上转了一圈,说:

“好锋利,用来割破你的颈脉,会极快你的血都不会沾在匕首之上。”

梁思宽正要出手试试刀锋,被秦婆婆一声干吼阻止,秦婆婆见他们之间剑拔弩张,且她并不想让梁思宽杀了言心。

随后秦婆婆示意要笔纸,提起笔在纸上又写了写什么。

“秦阿婆,你会南明朝的字,为什么你从来没有透露过一点?”

“为什么?这还用问吗?自然是不信任你们。”梁思宽在一旁帮腔起来。

秦阿婆落笔写了许多字,写好后递给言南看:

“你对婆子我的帮助很多,我知道你不想透露名姓,我不忍看见他杀害你,我给他做事,他答应保护我的安全。”

“你们那里,难道你还不知道~他们~会对我怎样吗?我想你是不愿意看着老婆子我被他们折磨死的,我的身世已经很悲惨了,我会让他放了你,因为你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婆婆我请求你不要告诉他们我的下落,不要让他们来搜捕我,让我安静的过完这后半身吧。”

言南看完秦婆婆亲笔写的文字,发现秦婆婆不仅会写南明朝的字,而且一笔一划写的很工整,她心里两下难以决绝。

她不想背叛魏纤尘,也不想让秦阿婆死在魏纤尘的手中,她知道魏纤尘利用完她一定会杀了秦阿婆的。

梁思宽看完后说:

“我就知道她是来找你的,不过放了她我没有那么傻,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本公子可不想冒险。”

秦阿婆一脸不悦又写:

“你把她打昏带入这里的,连我都不知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何况是她?上阳城千家万户他们再大的势利会搜捕的过来吗?”

“况且搜捕目标动静太大,无疑是打草惊蛇,还没搜捕到你这里,你早把老婆子我转移了,他们能搜的到吗?”

梁思宽笑道:

“哈~哈~你们都不笨啊,如果不是搜捕动静太大,何必选择晚上鬼鬼祟祟?好吧,放了这个女子,但是走之前我问你话。”

“还有一个和你身形相似的女子今晚也在屋顶之上寻找,你知道是谁吗?是否也在寻找秦婆婆呢?”

“无可奉告!”言南斩钉截铁的说。

“你不说也罢,你连我都没有看见,怎么会看见屋檐下的那女子呢?”

说着又把言南一掌打晕,叫人连夜把言南拉去十里坡了。

无极宫的言心脱下夜行服。

“师尊,今夜出了一点状况,言心在查看秦婆婆的时候,杀出一个孔武有力的男子,扰乱了我的计划。”

“但是随后又有一个夜行人上屋顶,言心这才趁机溜走。”

“那人一定是言南,和你一样在找秦阿婆的下落,本师猜测的不错,言南却确实是把秦阿婆弄丢了,她也在找。”

“不过有一点值得可庆,这也是本事为什么让你在上阳城里面找秦阿婆的原因,目标太大,我们茫然进行大肆搜捕会惊动对方,然后提前转移秦阿婆,这对我们非常不利。”

“但是朝堂死了刘子歌,死了代林,死了仇撕,三名上士,这就足以证明秦婆婆还在上阳。”

“朝堂之上都是怕死的人,梁思宽才这样无往不利。”

“梁思宽这次得利,也不能排除秦阿婆是被他弄走的,现在有两万以前的路马司在他手上,这件事他是第一得利人。”

“梁府才是我们稽查的对象,但是本师错了一点,导致这么多日无果。”

言心说:

“哪一点,师尊指点。”

“秦阿婆每日嗜酒如命,你只需排查近来上阳城的酒肆里谁家莫名的买酒多起来,按照这个方向去查办,本师想要不了几日就会出结果的。”

“但是切记小心行事,不要让有心人知道,本师只恨在南明的心腹太少,言南又不敢来见我,只有你一人替本师跑腿,这样我会心疼的。”

“但是南明的草包太多,本师不想让他们来做我的心腹,只要诱之以钱财宝物给他们,让他们出卖自己的国家也是大有人在的。”

“可惜我却看不上他们,就像本师也看不上南明那种~势利女子~一样。”

魏纤尘托着言心的下巴,轻轻的吻了她一下,言心满足,魏纤尘的嘴唇刚想离开她,言心又把自己的唇部覆了上去,在魏纤尘的口内纠缠了片刻,说:

“师尊聪慧也,找酒肆是言心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但是,师尊准备怎么对付梁思宽呢?他现在有兵权在手,当初发现他由此心就应该杀了他,现在有兵力阻碍,后面会给我们大军进来带来隐患。”

“言心,你多虑了。”魏纤尘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又说:

“已经来不及了,练兵秣马不是一两日而成的,他手下的不过是一群溃军而已。”

“你去办本师交代给你的事情吧,这些事情我自有打算……”

第二天,言南发现自己被梁思宽扔在十里坡的半山腰之上,由于两次被打晕,后颈处疼痛难忍,嘴里恶骂:

“好畜生,打晕我两次,还把我扔在山腰之上,可恶至极!”

说着气哼哼的还是打算回宫找魏纤尘。

梁思宽思来想去决定找梁少成去崇明跑一趟。

“少成,务必将此时办好,哥儿等你消息。”

“哥儿放心,少成一定不负所托。”

采英听着梁少成和梁思宽的对话,站在一边吃起飞醋来。

“对初蕊的事情就那么上心,要让少成去跑一趟吗?你还从来没给我做过任何事情呢。”

“我给婆婆也说了,她们都答应了,等一切真相大白后初蕊就要进来梁府了,你也可以坐享齐人之福了对吗?”

“现在好麻利的把孙家的案子查办好,希望她快点进门对吗?你的小心思我可都知道的很,我不想和你说话梁思宽。”

采英虽然说服周氏要初蕊进来梁家,但是看着梁思宽那么上心她的事情,心里还是不自觉的捻酸酸的。

采英想把自己心态放平,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想着和初蕊一起伺候梁思宽也行,可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不情愿的很,但是一想到初蕊的遭遇,又同情万分,矛盾拉扯个不止。

梁思宽走向采英,拉起她的双手,当着梁少成的面亲采英的脸颊,轻声说:

“你要让我为你做些什么?让初蕊进来是你事先同意的,还去给娘说了,说进也是你,不高兴也是你,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还有不是你说她身世可怜,让我借此机会好好查查吗?”

采英哪里听的进去,她有何尝不知道是她自己做出来的,但是没办法抬起脚使劲踩了梁思宽的脚背几下,发泄发泄,嘴里嘟囔:

“我让你想要她进来,我让你想要她进来……”

“你喜欢踩人的毛病还就是改不了了,初次和你回门是这样,到了今日还是这样,只有你可以对本公子这样啊!你就像个小祖宗一样淘气。”

“以前你气我还少,骂我还少吗?可是就只是拿你一人没办法如何是好?这脚就让你踩废好了,哪家的女子像你这样对自己的夫君没有纲常之分?”

“就是我娘也不敢对我爹这样的。”梁思宽捞起自己的胳膊,胳膊上紫一团青一块的,都是采英用手使劲掐的,每次采英想到他和初蕊的事情都要对梁思宽这样~惩罚~一下。

不是咬人,就是踩脚,还有就是在梁思宽的大腿上,胳膊上掐的全是紫红印子。

梁思宽是个铁血的男儿,对敌人如罗刹毫无怜悯之心,但是面对采英的这些~刑法~也是束手无策,甘愿受罚,被采英掐的疼了最多假意~叫唤~一声,还一脸宠宠的看着她撒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