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六十九章 重复的梦境

第六十九章 重复的梦境

初蕊说到这里又哭起来了,采英说:

“别说了,往下就是伤心的事情了,不说也罢。”

“我现在都是仇恨,来不及伤心,定要找出凶手碎尸万段!”

采英看见此时的初蕊和任何一个时间都不一样,她看她又是那么狠绝!全家被活活烧死,任谁都会变的艴然暴厉。

采英拍怕初蕊的背,初蕊继续说:

“我回来的时候,见我家的路上莫名多了好多~路马司~。”

(路马司是南民朝以前的小官兵称呼,但是昭明皇帝抛弃官兵把以前拿兵器的人,统统改为路马司,手里没有刀剑,只有一根大木锤)。”

~路马司~是南明最下等的在官人员,众多(也就是以前的士兵)没有等级之分,听命各种文官,总权在昭明皇帝那里。

每个官员的府邸里面都配有多少不等的~路马司~!

“路马司有的手里拿着很多的柴火,有的手里提了很多灯油,接二连三的几波人,不让路上的行人靠近,我心里正急,害怕娘没有药吃。”

“要往前冲,那些人见有路马司拦路就停住脚步绕道而行了,我家是条直路,如果绕道要多走半个时辰,路上行人又少。”

“他们见我要冲过来拦住我说此路不通,我没办法也就急急的绕道走进去了。”

“中秋节,上阳城大大小小的街道都点了花灯,道路并不见得黑,我走也不怕,礼炮也震的漫天都是,要到家的时候,我看见我们孙府烧的霹雳吧啦的。”

“当时我还以为是我家走了水了,心里急的不行,火焰大的我连身都不敢近,冲天般的熊熊燃烧,别说靠近就是远远的站在那里皮肤也灼热的不行。”

“本来有花灯的照射就是夜里也看的清,但是火光太大反而让我看不得我们孙府前面站了些什么人了,我只是听见有人说:

“~好了!孙家的人都烧死了,今日团圆夜,料定他们没人出门,就是有走了的也是他的造化,这种缺德对不起神明的事情还是我第一次干,可是~神明难见,皇权在上啊~!”

“谁叫我有上面?我上面还有上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按照吩咐做事,至于跑漏了谁可不管我的事。”

“我们可以回去和东君复命了,走吧~!”

“我这才这道那些路马司手里的抱柴,和灯油都是对付我们孙家的。”

采英说:

“但凡大事发生,总有些预兆,难道你们孙家一点也不知道吗?这可是灭族的罪名,既然是东君下令,罪名是什么?”

“这种满门灭族的罪,只有谋反的罪名才是如此的。”

“采英你说的对,这么大的事情是应该有所预知,可是我的爹,我的两个哥哥都不知道,他们连一些知觉都没有,就这么被活活烧死了。”

“他们到死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犯的什么罪?这不是陷害是什么?”

“采英你帮帮我,就当我初蕊求你,皇后既然知道这件事情,你能帮我问问那晚带头放火烧我们孙家的是谁?我看的出皇后娘娘很喜欢你。”

“那人的话里分明是知道我们孙家是被冤枉陷害的!”

采英为难,因为她看的出皇后是禁忌这个话题的,说:

“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向皇后再试试的。”

在后宫之中,所有的官员都是禁止没有得到允许,就可以随意进入的,但是一个人出外就是~魏纤尘~。

魏纤尘是南明朝钩谶师,后宫娘娘神明崇拜已经到达的极致,经常召唤魏纤尘过来进行~卜蓍~之术,或者为腹中胎儿,或为驻颜青春……

今日是懿德皇后召他进宫,他拿了一颗黑色小蜜丸放在盒子里,准备献给懿德皇后。

言心穿好衣裳,懒懒的靠在魏纤尘的肩膀之上,如蛇一样委于扭动身体,魅惑开口说:

“又被那个傻皇后叫去了吗?师尊你的秘术对这里的娘娘们可真是受用无穷啊。”

“但是,言心已经很久没回来了,你不担心吗?她和秦婆婆一起消失了,我们的事情怎么办?”

“言心早就说过了,言南和秦阿婆的关系不一般,说不定是秦阿婆怎样收买言南帮助她一起脱离师尊的掌控。”

“师尊不要看言南平时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但是她的厉害只有言心我见过,她不是师尊表面看的那样子,背着你的面不知和我争吵打斗过多少次了。”

“她消失就消失吧,秦阿婆怎么办?是我为师尊找了两年在~末河~才找到她的。”

魏纤尘轻轻推开言心,从纱笼里面走出来,把香炉里昨夜燃烧过后的尘烟细灰用一个圆形金柄刨出来,最后吹了吹香炉里最后的细尘,说:

“我走后,把香炉的膏香继续爇好,别让屋里的香气断了,南明朝的气味太难闻了,这皇宫里面更是如此。”

“还有,你和言南都是本师的人,言南的为人本师是非常了解的,不然不会留她在身边这么久,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看人向来不会出错!”

“现在她不回来,一定是出了事情了,我们再等等又何妨?今日言南不在你三番五次诋毁她,为师不和你计较,不过下次不要了!”

魏纤尘虽是背对着言心说的,言语也没有稳怒之意,但是言心还是听出了魏纤尘的言外之意,对于言南魏纤尘是信任的,她想要说言南的~谮语~,魏纤尘是不允许的。

所以言心保持沉默,不敢再开口诋毁言心,她离开的两年,一直担心魏纤尘和言心会发生肉体关系,就如和她自己一样。

但是言南却没有半点逾越,魏纤尘对言南也没有任何半点男女之情。

后宫中,魏纤尘已经在梧桐的门口等候了,采英见魏纤尘来了,连忙要退下。

“鸿文采英,别走,听听魏师的大道深言,对你有好处,今日来要他为本宫指点梦境的,他有预见之术,能和天人沟通,你何不留下听听?”

“资质平常,没有机缘的连见魏师的面都难如登天,何况能一听玄言?”

采英点头颔首,坐了下来。

“魏师进来吧!”

魏纤尘给皇后拘礼,坐在了珠帘之外。

“魏师,本宫近来有些心绪不宁,夜里噩梦惊汗,可否为本宫点化一二。”

“回娘娘,梦中光怪陆离的事情,可怖怕人的事情常有,皇后不必惊慌!”

“这点本宫也知道,可是连续几晚都做同一个噩梦,也是巧合,也是常情吗?”

“魏师你素来做谶图,本宫今日也将连日做的梦画与纸上,就像魏师做谶图那样,可惜光有图没有言,请魏师在纸上朱笔批注,为本宫解梦解惑。”

“采英,将图纸拿出去递给魏师过目。”珠帘处离魏纤尘还有一段距离。

采英双手捧起图纸,两名宫女轻轻为采英卷起两边的珠帘,采英出去后又双手递给了魏纤尘。

魏纤尘看采英出来,不易察觉的哂笑了一下,随后看了纸张上皇后画的图像。

皇后坐在珠帘里在一名宫女耳旁说了几句,然后宫女就往采英这边走去了。

“鸿文才女,方才皇后娘娘与奴婢说了,就让才女在魏师身旁等候,等魏师解完纸上梦境,然后才女在递给娘娘,免得才女来来回回的走。”

“帮我回娘娘,说采英知道了,谢谢娘娘的厚爱。”

白纸上是几笔兔毫寥寥的勾勒了几划,没有任何色彩,只有墨汁的黑色。

(一条长线条,线条之上只有半轮太阳,太阳没有对应的光辉,只有黑色的圆弧线条,直线下是几颗枯槁没有任何枝叶的树木。)

魏纤尘看了内心欢喜,眼里有无限的光彩,不过如花火只是一瞬间,马上收回这种另他欣喜的感觉。

魏纤尘用事先准备好的朱笔,在只有半轮太阳的下面,又勾勒出一条红色的下弧线,最后成了一个~满圆~,随后在图纸上批了两行细字。

“半壁江山,枯木逢春”这两句谶语是梁思宽批给皇后娘娘的断语。

他递给采英让采英交给皇后娘娘,采英说:

“你还有什么要给皇后娘娘说的吗?我一并说给皇后娘娘听。”

魏纤尘听见采英说了声~你~,很小声的在采英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作弊的女子,在皇后娘娘面前待得久了,你敢用~你~这种对本师大不敬的称谓。”

采英才进宫一月有余,除了最先认识王慎那个官家子弟以外,且在王慎面前她也是没有用什么~敬称~的,然后又是梁府,很少接触宫里这些规矩。

实在属于无心之举,南明的朝堂上重视等级称呼,不用~敬称~是为大错!有相对的处罚和惩戒。

采英两忙改口说:

“魏师,您还有什么要给娘娘说的吗?小女即刻传话过去。”样子乖巧的不叫话。

“你又会作弊,又识趣真是个女中的佼佼者,你就传话和皇后娘娘说这句吧。”

“魏师真会说笑,是你亲口说的不管我~那件事情~的。”采英非常小声的说。

“我不管哪件事情?说来听听。”

“不管我叫王慎拿试题的事情。”采英一口的说出来。

魏纤尘听后,颇为满意说:

“拿去给你~的皇后娘娘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