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六十六章 秦阿婆被劫

第六十六章 秦阿婆被劫

梁思宽照样将铁笼子抬回去,叫人把那具尸体弄出去掩埋了。

“怎么还不放我走?”

“等一下,我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必须要再用用你。”

“呸~言而无信的南明人,我已经上过你们南明国人的很多小伎俩了,我见你有些武力,和那些人不一样,所以才轻信了你。”

“你们本来就是犯的死罪,你的生死在我的手心之中掌握,由不得你。”

“朝中的顽固份子是该清理几个了,你用杀死我上阳百姓的那种手段帮我清理清理几个朝堂上的蠹虫,他们活着只会将我南明朝带入无尽深渊,不如死去。”

“你让我帮你除去你们国家的人,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不是好东西,由不得你来评论,做不做?”

“你以为我们随那人来你们南明没有付出代价的吗?我们齧齿国的人生性爱自由,不然怎么会受制于那个妇人?”

“词话怎讲?”

“我们十人的体内都被她下的有~召虫巫~她可以通过此巫召唤我们,而且必须要按照她的要求行事,不然我们就会腹痛而死。”

“在上阳之城散播~松叶巫~也是受了她的驱使。”

梁思宽递给女子一杯茶,说:

“叫你们杀朝堂几人,和你们受命她并不冲突,你们怎么会巫毒发作?”

“我问你,你们平常是怎么联系的,有没有暗地联络点?”

“我们一直在~庆山河流~那边做毛皮生意,是受到了巫蛊的召唤才来到此地的,我们二十日之前加过她,不过她的腿脚不方便,是被人推来的,在你们上阳城的~十里坡~处碰面的。”

“你们什么时候再次会面?告诉我,带我去见她!”

“凭什么?你有什么好处给我吗?反正都是一死,况且她身边的那个女子看着像不好惹的样子,她不仅是个瘸子还是个哑子。”

秦阿婆除了平常在无极宫里活动,白天几乎没有出来过,言南偶尔推她出去也是夜间,无极宫又鲜少有人敢进去,所以宫中之人大概还不知道秦阿婆的存在。

齧齿国那个女子这样说后,梁思宽也不知道宫里的秦阿婆就是女子口中的人。

“我认识一位可解巫毒之人,如果你带我见了此人,就让他将你体内的巫毒解开,怎么样?”

“你当我是三岁童子吗?这样戏耍我,你们这里哪有会次数的人?就是在我们齧齿国也只有她会,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样子。”

“我想她之所以会跑出我们齧齿国,是因为忌讳她的身份吧,因为在我们齧齿国巫毒者的身份是忌讳的,一旦发现有人使用巫毒作祟,那么他的全家都会受到连累的。”

“十多年前,我们齧齿国的大家族~舟族~就是因为首领发现了他们族中有人操作巫毒之术,所以导致五六十人全部跳下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梁思宽见女子说道这个~舟族~似乎内心不忍,他说:

“你知道我朝有位叫~刘生~的大才写了一本叫《物博广志》的书吗?里面记载你们齧齿国的人重血脉,不会随便抛弃自己的同类。”

“可惜那日我讲你捆绑,你的几个同胞没有一丝过来救你的意思,他们毫不犹豫的跑了。”

女子笑了笑没有理梁思宽喝了一口方才梁思宽递过来的茶。

“既然你不帮我的忙,那我只好找你的几个同胞了,你就暂时在这个笼子里面待着吧,本公子说话算话你们不过是棋子而已,杀你无用,不过一切要等我的大事做完才可。”

梁思宽回了屋子马上去找梁少成,准备去十里坡监视。

该从那么女子嘴里得知的消息他已经得知,而且那名女子不会帮助他杀那几个朝臣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就像东君和一众朝臣不会轻易答应他恢复上阳的兵防是一样的。

“三娘,我来找少成,他人呢?”

“思宽,你的事情你爹和三娘说了,恢复上阳兵防那是你能办到的?百年了,没有人可以,就算你拉个铁笼子摆在他们眼前也是不容易的。”

“少成出去了,他不知道你会来找他,有什么事情与三娘说,未必然我的武力就不如少成了?你找他除了拳脚上的事情还有什么?”

梁思宽犹豫片刻,他不想错过最佳时机,所以必须要马上赶往十里坡查看,他找梁少成是想让梁少成在那里蹲守,看看他们会不会再次选择连联络。

当时他对那名女子说自己同伴抛弃她的时候,那齧齿国的女子一脸无所谓,还喝了口茶,好像他的同伴从来没有抛弃过她一样。

所以梁思宽断定那几名男子一定会再次联系主使者,或许是商量救那名女子的办法。

“三娘,你拿的住会武艺的女子吗?我需要三娘在十里坡蹲守两日。”

“别忘了你三娘以前是做什么的?我知道你的事情大,三娘不会马虎,等你做兵马元帅可不要忘记你的三娘为你在十里坡蹲守。”

“给三娘说,目标是谁?要三娘我怎么做?”

“很简单,一个坐在木轮椅上的瘸子,一个推着她的女子,三娘你只需要制服那名女子,其余的交给思宽,这一躺我和三娘一起去。”

廖氏问:“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廖氏收拾了一身干脆的衣裳,腰间插了两把刀,跟梁思宽去十里坡了。

去的第一天,刚好日落,十里坡笼罩在一片沙黄之中,坡下的摊贩子都准备收拾回了,自从梁思宽抓了那名女子,这几日上阳城中没有再死人。

他们以为神明已经息怒,所以慢慢放松了,该出来做事情的还是要出来,这时候走的也七七八八了。

在十里坡的南面,有几个贩卖皮货的正是梁思宽要找的人。

“三娘,看见那一群人了吗?难怪他们选在十里坡,原来他们在这里贩卖皮货,这一群都是齧齿国的人,上阳城的命案和他们有关联。”

“不过他们都是受人指示,如果不出意外这两天他们的主使者就会出现,三娘记得思宽和你说的话。”

天已经黑了,十里坡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一团火把忽然出现在黑夜之中,火把由远到近,一个身段极好的女子穿着一身夜衣,蒙着脸。

她一只手拿火把,另一只手则推着木轮椅子下面的人,轮椅之上的人也是蒙着脸部,梁思宽知道这两个就是关键人物。

廖氏要出去降住那名手拿火把之人,梁思宽拉住她说:

“还不是时候,接线人还没有到。”

女子左手持火把站在黑夜中,右手扶住轮椅,脸上仅仅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露出来,看着前方,四周极静。

“秦阿婆,他们今夜会来吧。”

秦阿婆转头看了一眼言南,点了点头,对于秦阿婆言来说南好像并不让她讨厌,虽然她是魏纤尘的手下,不过言南从来没有为难过秦阿婆。

这一点和魏纤尘还有言心比起来,秦阿婆似乎还很喜欢言南,在言南的面前她从没展现出自己暴怒的一面。

秦阿婆还是照常那样,喝了一口老酒。

一团跟亮的火出现在秦阿婆和言南的对面,言心说:

“阿婆,他们来了。”

一共八人,没人手里拿一团火把,他们的火把上面有动物的油脂,燃烧时发出~吱吱~的声音,火光也更加的亮堂,还可以闻到一股的焦糊味。

他们来了说了几句并不畅通的~南明语~,以前那个女子在时,一切言语交流都是该女子包办,所以他们并不留言学习南明国的语言。

就算再这里几年也是一样的言语不是很流畅。

“不要结结巴巴的说,我听的懂。”言南说。

那八人于是~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

“我知道你们的大姐被人抓走,你们的人也死了一个,我们都是齧齿国的同胞,我知道你们救他们心切,不过她不是被普通人抓走的。”

“此人有武功,有谋略,那里不好进去,且他们四代是武家,更是行不通。”

那些人听后不依,说话声变的大起来,手舞足蹈的,似乎要眼前的人必须救自己的大姐出来,一时间吵闹的不可开交。

秦阿婆眼神一狠厉,从口里吹了几声似小调,但没有音节很平稳的调子,虽然不大但是极具穿透之力,可以划破黑夜显得气氛很诡异。

那几人捂住肚子,火把也随之落在了地上,他们的样子很痛苦看起来。

又是一顿~叽里呱啦~秦阿婆这才停止了口中的平调。

言南想要说什么,忽然廖氏从草丛出来,那群齧齿国的男子见有人来袭,又如那次一样见势就跑。

言南一只手拿着火把一只手又要招架廖氏,廖氏宝刀未老,招式狠辣老练,一个回身就把言南手里的火把砍断,把言南逼退。

廖氏掩护着梁思宽,梁思宽趁机推走了秦阿婆,已经消失在黑夜之中。

“可恶,中了你们的计,我又没有防备,把秦阿婆还给我,否则即刻要你死!”

廖氏也蒙了脸,又是黑夜中,火把也不在言南手上了,说:

“小姑娘,听你声音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你还要回去练几年才是老娘的对手,老娘出山的时候你还在你娘的怀里吃奶,此时我大事已成,不陪你玩了。”

廖氏飞身一登,在言南的心口之上,踹了一脚,言南倒下,廖氏也飞快的消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