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五十八章 以血脉发誓

第五十八章 以血脉发誓

“你~你你~说什么?采英。”王慎狡辩到。

“这间酒肆是我们上阳城中数一数二的,里面的清酒最好喝,小食点心也精致,你不知道还是临河而建吗?”

“酒肆外面的山河,也自有一番景色,我们做文臣的最喜欢在这里小酌几口,然后诗兴大发趁着后面的青山碧水歌咏歌咏。”

采英乜斜个眼睛看着王慎,一屁股坐下去,样子又是一副狭邪状态,耸肩斜背还吐舌头,笑说:

“~哟喂~,王慎你可别那么着急解释,看把你激动的,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我又没说你什么,你放心吧,谁还没有个~恶隐~?”

“采英我是不会说出去的,你既说你喜欢此间酒肆的酒就喜欢吧,你常来也可。”

王慎见采英忽然就变的笑容可掬了,言语也温柔起来,把心就要渐渐放下,采英一语就戳中了他的软肋,所以他刚才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脸红涨脖子的给采英掩释。

而采英知道王慎的~恶隐癖好~,忽然变的笑嘻嘻的,是因为考题还没有到手,免得王慎被激怒,狗急跳墙不给他拿考题了,所以才以笑脸相待王慎。

采英也不会把王慎这些事情拿出去说,不像王慎那样卑劣,把采英和他的床事拿出去说道。

王慎说:

“你说什么~恶隐~难道喝酒也是恶隐吗?”

采英答:

“方才嘴瓢了一下,说错话了,别介意!怎么样题目拿到了吗?”

“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娘娘们要各自出一考题,现在娘娘们都还在想考题哩,还有将近二十日的时间,我爹说了最迟不过五日前,所有的考题都会到他的手中,那时候我才能拿给你。”

“这么说,今天是白来了?”采英气气的。

“怎么能是白来?不是告诉你具体的时间了吗?你放心,等我爹的考题一到手,我就拿给你,只是别来这寒春酒肆了,我是怕了。”

“我来梁府偷偷给你吧,就说来看看梁思宽和梁伯伯。”

采英一听哪里能答应他,王慎还不知道梁思宽已经知道他们的事情,她也不愿提起,说:

“不行,别来!”

采英想了想也不知哪里方便,眼睛一转,用手拍了拍额头说:

“我让葵心和盘儿联系,去你梁府上拿吧,这样又快,你直接给葵心,她拿了自然会给我的。”

“只是不能再出差错了,否则我就告诉众人说是你让我考过的。”

王慎说:

“也好,就这样,到时候你让葵心在我府上拿来,记得还是从葡萄架那条路上进来,别让人发现。”

采英和王慎一切都谈好,只等提前泄露的考题了。

魏纤尘拿上酒坛子上了临河的黛山,沿着山径往前走,在第四间红房子下停止,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那个婆子虽然被言心挑断脚经,又是个哑子,不过可以分辨声音,此时她正在猛往自己的口中灌酒,听见开门的声音放下坛子,紧觉起来。

一开门看见是魏纤尘的脸,凝神片刻,~啪嗒~一下将手中的酒坛子打在地上,房间里立马散开一阵酒香,酒坛破开里面的醇酒顺着青石板的缝隙四面流动,一直延升至魏纤尘的脚尖之下。

魏纤尘看着一地的酒说:

“秦婆婆,十几年不见还是这样暴躁吗?我找你找的好苦,你躲我也躲的够久了。”

他用脚踢了踢落在地上酒坛的碎片,说:

“此酒哪有我们家乡的酒浓烈够味,秦婆婆你打的好,来!看看我为你带你什么?”

魏纤尘将自己带来的那坛酒启开,一股非常浓的~烈醽~酒味立马掩盖了方才打烂的那坛酒的气味,婆子一闻见此酒神色变化,瞳孔逐渐放大,直接将手一伸示意魏纤尘把酒递给她。

“~哈哈哈~秦婆婆还是这样豪气,看来南明国的酒果然是得不得婆婆的心啊!”魏纤尘大笑然后把酒坛递给了那个婆子。

婆子一手接过酒坛,~咕~咕~咕~咕直接往口里倒去,只看见她喉头处一直在起起伏伏的往下~吞咽~。

大多这样用酒坛豪饮的人,两边嘴角总是会流出许多美酒,好像只能这样才可以显出豪气的手段和气势。

不过这婆子是真正的爱酒之人,她虽然大口,但是却不让一滴酒从她嘴角流下,尽情狂饮。

魏纤尘没有打扰她而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片刻之后,只听~嗝~了一声,婆子喝的大饱,然后停止啜饮。

随后婆子用手摇晃酒坛,酒坛里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剩下的酒不多了。

她又伸出一只手,魏纤尘知道她是问自己要封酒的~酒封子~,现在喝饱了,留着一会再喝,免得跑了酒气,就不烈不醇了。

魏纤尘递给那个婆子~酒封~,婆子用把酒坛封起来,放在床头之上!

然后闭目,不去看魏纤尘。

魏纤尘环顾房屋说:

“言心办事果然不然本师失望啊,秦婆婆这里住的还舒服吗?这里环境清幽,没有打扰,屋子里什么都有,你也不亏。”

“不是担心你要跑,言心也不会挑断你双腿的经络,毕竟你已经躲了我们几十年了,你可知道小~舟儿~我可找婆婆找的辛苦啊。”

婆子一听魏纤尘说的这些话,眼神似乎是要吃人,暴走如斯,她蓬头垢面,衣衫污垢不堪,双脚的脚健腕处还有言心划开的两条血痕,看着几乎是可怜。

婆子张开口发出嘶吼声,冲着魏纤尘,因为她是哑子,所以发不出任何人言,只能无比愤怒的嘶吼着,血液沿着她的经脉暴怒的冲向她的头顶,额头之上每一根青筋似乎都是凸起就要爆裂。

她的神情恐怖血丝正在蔓延,嘴里一直发出~嘶嘶~的声音,张开大口发泄,手不断地拍打床铺,样子绝望眼神仇视。

如果只是脚筋被挑断,断然不会有这么震慑人的悲鸣,还有绝望窒息的眼神。

她的牙齿全部都是黑色,不仔细看以为是无齿之人,暴怒使她口内的唾液源源不断的喷出,好像和魏纤尘有天大的冤仇。

魏纤尘拿出一方手帕,轻轻擦拭婆子喷在他脸上的口水,并不在意婆子的仇视,魏纤尘的淡定和婆子的暴露在这间屋子里持续。

“秦婆婆,够了!不要挣扎,不要抵抗,因为你现在已经落在我的手中了,因为你的背叛我们家国的大计一直不得前进一些,现在你又被我找回来了,也就由不得你了。”

“还是不肯交出另一片~青铜叶~吗?”

秦婆婆恶狠狠地看着他,脸上露出诡异的笑,黑色的牙齿让笑容显的更加邪祟,对于这片~青铜叶~她是宁死也不交,因为她知道另一片青铜叶一交出来她就会死去。

“不交也行,现在有你在了,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从此以后我还给你自由,不在四处派人找你,我们家族和你的事情一笔勾销。”

“你不愿意?如果不愿意我留不到你到明日!”魏纤尘放下遮挡在他脸上的手帕,杀机毕露的看着秦婆婆说。

秦婆婆停止嘶闹,看着魏纤尘表示怀疑,从喉咙里~哼哼~了几声,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魏纤尘说:

“秦婆婆我知道你怀疑,不过我~舟枝侨~说话向来算话,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现在已经要到了收官的关键时刻了,成败在此一举,只要秦婆婆肯帮助我。”

“事成后,我以我~齧齿国~的名义发誓,以我舟家血脉发誓,一定会还你自由,你答应不答应?”

“如是答应马上点头,否则我即刻让你血溅当场。”说着~哗~一下掏出腰间隐秘的软剑,软剑在抽出轻弹了几下,然后即刻定型,薄如蝉翼,锋利异常。

寒光逼人,秦婆婆看着三尺软剑出腰,震惊三分分,无可奈何,然后点头!

魏纤尘看着秦婆婆点头,受回软剑,嘴角扬笑说:

“你早该如此,所以何必躲我那么久?我找你不是杀你,只是要你为我做事,随后我会派轿撵来接你,给你洗尽风尘,换衣改面。”

“从今以后你可随意享受荣华,不过必须听从我的指挥,就让他们叫你~秦阿婆~吧,说你是我失散的亲人,没人会怀疑的。”

魏纤尘走后,秦阿婆抓起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秋水街里,梁思宽正在和初蕊缠绵……

“思宽,如果我有事情瞒你,你会不高兴吗?”

梁思宽握着初蕊雪白的小手在自己的嘴唇鼻口之间一直摩擦亲昵。

“不会,每个人都会有难以和人说的语言,我们都是人,人的心思各异,一些小事不足挂齿。”

“那如果这不是小事,是大事呢?其实也是小事也算大事吧。”

“既然你不想说,就不要强求自己,等你想说的自然就会告诉我。”

“思宽,你想受东主重用吗?说你的心里话。”初蕊忽然问。

梁思宽停止爱抚初蕊小手的动作,慢慢放下,说:

“如今的南明朝不是中用或者不中用的问题,要想受东主中用只需在他面前显露做文章的才华,然后学会谄媚的神情即可,这些不难。”

“但是据我这么久的观察,发现朝大事并不掌握在王博锐或者其他上卿手里,而是在魏纤尘的手中。”

“此人不必那些草头将军,是个有见之士,但是性格颇为狂傲。”

初蕊轻轻捏了一下梁思宽的鼻梁打趣说:

“狂傲?你梁思宽也不是这样的吗?还有谁能比你狂傲?”

梁思宽神色一正,眼中没有了春情之后放浪不羁的样子,一字一句的说:

“~我的狂傲他看不见~!”

“~可是他的狂傲我却看的清清楚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