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五十七章 黛山上的红房子

第五十七章 黛山上的红房子

采英和葵心坐在临河的后面等候王慎。

外面也有稀稀拉拉的一些人也坐在这里,都是男子和男子出来通风的,外面这里还有两个酒官儿,这里虽然没有酒喝,但是酒官儿给出来的人都会上一壶清香的茶,放在小桌儿上。

魏纤尘此时手里拿了一坛酒,夹在侧腰之上,穿一身明服步履轻松的向~寒春酒肆~这边走来,他记得言心给他说的那个婆子在哪里。

因为此人对魏纤尘来说非常重要,他又不想目标显眼,所以一人来而已,言心和言南并没有跟随。

魏纤尘很少从他的无极宫之内走出,也就是他也很少从王宫内走出来,更不要说来上阳城的民间集市,他只是用~魏师~这个身份操控朝南民国的政治以及他想要看到的一些~事情~

除了这些他对南明国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南明朝的百姓只是知道有~魏师~这个~砥国之柱~却不认识这个人物,和朝堂之上的官员做比,魏纤尘显得神秘且不轻易而出。

大家宁愿相信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魏师~是一个即将垂暮的年老之人,也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清俊有些邪侈狂傲的年少之人。

魏纤尘站在寒春酒肆之外,抬头望了望酒肆的~金字招牌~,确认无误,往里面走去,门口有两个长的妩媚的男子酒官人。

酒官人见魏纤尘丰标出尘,身带豪门簪缨世家之气,面庞~傲妍受看~知道是非富即贵之人,这里时常出入朝中官员的子弟们,他们大多数都是老面孔,今日的人两位酒官人还是第一次见。

两个男色酒官儿互相使了眼色一番,要把魏纤尘留住而且还想同他行断袖之风。

“贵人第一次来我们这寒春酒肆吧,是慕名而来还是什么?贵人知道这个酒肆是做什么的吗?这里不同寻常酒肆的……”

两个酒官儿看魏纤尘似乎不知,又说:

“贵人~我们这里的酒可是上阳城出名的~流霞纯酿~,你手上这坛酒恐怕难登大雅,贵人把它交给下奴,下奴替贵人保管,您还是进去喝我们寒春酒肆的美醇吧。”

说着就要上手去拿魏纤尘侧腰之上的酒坛,魏纤尘把身子往外稍侧,那个酒官人一下扑了空,说:

“你们的酒自有你们酒的醇美,我的酒自有我酒的妙处,互不相干,你们酒肆的酒也可上些来,不过我的酒也要同我的人一起进去。”

两个酒官人初听魏纤尘的话稍作为难,随后捂住嘴巴鼻子像女子那样笑了几笑,他们两个把魏纤尘夹在中间,还在不断地往他身上靠。

魏纤尘害怕酒坛被他们两挤碎落下,将放在侧腰上的酒举在手里,高过自己的头顶,没有了酒坛子在他侧身上碍事,那两名就官人把魏纤尘靠的更近了,娇笑说:

“贵人知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不要装作不知了,贵人你的身体上好香哩,我们两个从来没有闻见这么好闻的香囊,能送几个给我们俩吗?”

“我们这里有规定,外面的酒一律不能带进我们~寒春酒肆~的,贵人不要为难我们两个小酒官儿了。”

魏纤尘见两个粉面男子对自己做出亲昵的举动,说了一团肉麻恶心的话,脑袋一麻,起了一身的鸡皮,手上的酒坛子差点不稳,还好魏纤尘稳住了。

他急忙从两人身体的夹缝之中抽出来,自己头顶之上的酒坛子又顺势回到了他的腰间之侧,右手捞开叉袍给了那两个粉面酒官人一人一脚。

手无缚鸡之力的两个酒官人被魏纤尘这一脚踢中腹心,低头弯腰的捂住肚子,疼的~咿呀咿呀~的,霎时粉面失色,淫心大减。

“我可不好你们这一口!腌臜的东西,这一身衣裳是要不得了。”

魏纤尘说完哪里管被他踢了的酒官人,径直往里面走去了。

恰好王慎此时也来了,在里面用眼睛一瞥看见魏纤尘进来了,屏住呼吸,吓的~心子~就要从屁眼里面蹦出来,他不敢上前去和魏纤尘作揖行礼。

里面的酒官儿见是男子,也没有像为难采英那样要叫她们去后面先候着。

魏纤尘看见酒肆中干净隐秘,每个格子和格子之间都有一扇竹门,竹门之内的人在里面做什么外面都看不见,心中暗夸言心地方选的妙。

“你们东家在哪里?我找他。”魏纤尘问酒官人。

“贵人稍等,我去给您通禀去。”

王慎鬼祟的赶忙一头钻进七号格子里,关了门才安心下来,心想:

“难道魏师也好男风之道?他从来连我南明朝的女子看也不看一眼,原来道理在这里面,好险也!差点被他看见。”

几句话的时间,寒春酒肆的东家过来参见魏纤尘了说:

“贵人请来这边!”

魏纤尘跟着东家去了酒肆临河的地方,叫人沏茶过来。

魏纤尘坐下,放下手中的酒坛,看着一派大好山河说:

“还是出来的时间少了啊,没想到这酒肆之后还藏有秀丽乾坤。”

“贵人好家业,不知做什么发财?十几日前那位绝美姑娘出手好大方,不然我们这个酒肆是留不得一个婆子在这里这么长的时间的,不过好在那个婆婆开不得口,我是生意人家,都是见钱眼开的,没有不要银子的理由。”

“那婆子每日以酒当水的喝,一刻也离不得,常常都是半酣状态,就是睡觉也要抱着个酒坛子睡,给的钱够喝几十日的酒了,贵人请看!”

东家用手指着临河之上的青山,魏纤尘的眼神向东家的手指处望去,只见几间红墙瓦房鳞次而建,掩映在青翠的黛山之中。东家说:

“贵人想必也知道我们这间酒肆之内的营生吧,那些红房子就是为了那些子弟建的,他们玩到尽兴处就会去房子里面做些乐事。”

“贵人要找的婆子就在一上山的第四间红房子里面,我把钥匙给贵人你,贵人自便吧。”

东家将钥匙给了魏纤尘就转身走了。

采英和葵心此时等王慎等的极为不耐烦,葵心说:

“小姐,王慎这个阴阳人不会是不来了吧,我们连茶壶里的茶叶渣都快喝干净了,他要死吗?可恶,半天也没人来通知我们一声。”

“葵心,你小声一些,这里虽然人少,不过也还是有人,你生怕别人听不见吗?”

葵心连忙捂住了嘴,小声说:

“小姐,你又不是来和王慎约会的,怕怎么?你又不和葵心说其中的情由,葵心这些天在心里胡乱猜了百次了。”

采英看了周围发现人都远远的,小声说:

“我问王慎要娘娘们的考题哩,可不许往外说,王慎有把柄在我手中,不怕他不来,这时说不定已经来了,我们进去看看。”

魏纤尘的视力和听觉一直是异于常人的,他和采英离的稍远,这里人又少,他还是看见采英和葵心,还听见她们的谈话。

如果是一个普通常人的听觉,按照常理来推断,虽是可以看见人,但是绝对是听不见人在说什么的,但是魏纤尘不是常人故此他听的一清二楚。

采英走进酒肆之内的时候看见魏纤尘坐在那里,魏纤尘也看着采英,采英不知魏纤尘的身份毫不在意,把他当做这里面和王慎一样的阴阳人,喜好男风那种。

所以采英看见他就是看见他了,没有回避魏纤尘的眼神,魏纤尘因为听见了采英说的话,也是一直看着他,目光和采英接触,直到采英消失在他的眼目之下,才收了回来。

“这个姑娘你进来了啊,王中士早来了,我正要去后面通知你,你就出来了,正好我难得迈脚出去了,姑娘请吧!”酒官人和采英说。

“你的脚是被钉子定住了吗?早来不来知会我们一声,害得我们白白等了这么久。”葵心说。

“葵心,算了,不要和他们说,他们的体格子比女子还女子,脚力早就没有了,我们去找王慎。”

采英敲了敲第七格的竹门,王慎从里面开开,让采英和葵心赶快进来,然后马上又关上了门。

“王慎,我的事情你给我办好没有,我现在就要。”采英也不和王慎寒暄一句,直接开门见山的问王慎要考题。

王慎说:

“今天定的日子不好,朝上的魏师在此,差点没把我吓死,他如果看见我,我还能有什么前途?知道我私下给你考题更是不得了。”

“不过好在他去后面了!”

“谁管你魏师,北师的,快给我题目。”

王慎一脸疑狐的样子,上下打量采英说:

“采英,那天在街上见你的急没有好好问你,最初你嫁给梁思宽之时还来我府上私会过我,这日子也不过过去几个月而已,你为何像变了一个人?”

“难道是怪我娶了马上士家的闺女?”

“和这些无关,你爱娶谁就娶谁,反正我又不是以前的采英,以后你见了我尽量小心一些,不然要你好看。”

“你是这寒春酒肆的常客吧,这里是做什么的本奶奶还不清楚吗?人家店里的酒官儿都把你认的熟熟的,这七号格子还是你的专属。”

“你怎么这么~人头猪脑~的?要选这个地方让我来呢?如果你爹知道你干这种断袖之事,会不会气死呢?传到东君的耳朵里面,你还有脸在朝上做中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