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五十一章 独孤求败

第五十一章 独孤求败

梁思宽见魏纤尘高高再上,才情外露,但是与刘子歌那种外露又是不一样,刘子歌胆小萎缩,没有真才,都是因为现在的时人乱供出来的。

而魏纤尘是真正的有才,且有道家风骨,暗深天地之事,不是这帮朝臣可以睥睨的,梁思宽有英雄惜英雄之心,虽然他过于狂傲,但是却有狂傲的资本。

魏纤尘也说:

“本师今年三十有二,来到这南明朝已经数十载了,朝中之人本师没有一个放在眼里啊~所谓独孤求败,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你知道吗?”

“我不知你梁思宽是不是那个人,但是我很希望你不是,因为这样你我就可以知心相交,本师说了你和他们那群~臭肉~不一样。”

“在本师面前不用掩饰你的才气,也不用掩饰你的韬略,这些本师一眼就知晓,如果你真是本师的对手,本师倒是希望可以和你一决胜负!”

“但是本师肩上的责任太过于重大,大到我不能轻易选择冒险,这个责任让我不能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一直在克制,十几年了。”

“这是本师第一次对一个人吐露这些,而且你和我从来都不熟悉,甚至连熟悉都不是,我们今日才第一次碰面。”

梁思宽听魏纤尘说话直性不扭捏,既然他已经看出自己,自己又何必在装模作样?不如恢复本性,还乐得自在,不过自从魏纤尘来了朝上,东君重文近乎于妖。

“~天地之间有妖吗?人无常性,就会生出有妖妄,故此也就是有妖~自从魏纤尘来后,朝中的妖妄之言越来越多,不分是非,不要轻重。”

“这难道是人该有的常性吗?”梁思宽对于魏纤尘的为人仍然保留三分,说:

“我只是下士,魏师高看实在不敢当,我见魏师清逸出尘,看着不像红尘凡世之人,似乎早已看透世俗,为何眼波里却有一抹难以察觉的暗淡?”

“这和魏师肩上的重任有关吗?魏师想放下,但是却不能放下对吗?”

“你这几句话都对,但是有一点你错了,本师从来没有想过放下,而且本师势在必得!一个人的责任太大,也就不能随心所欲,故此眼神之内常有不明的暗淡。”

“梁下士~被你看出,实在不简单,本师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今日不留梁下士多说了,我们以后一定会来日方长。”

“那么下士宽就先告辞了!”

过了几日,王博锐吩咐下去,在南明朝各个大城之内都写了壁墙,黄底黑字,描了金边,写:

“我南明朝东君,爱文重士,自古巾帼胜不让须眉”

“女子胸中才气也可叫天下男子羞颜,宫中圣后腹中藏千猷,奈何近无可以切磋女子。”

“故此,开天辟地标立盛世风采,凡我南明朝境内的女子以诗词才华自居的,都可以使出~拿云夺桂~的手段。”

“上阳城的初试将是~南明历~癸酉年,卯月卯日卯时正式开始,考场将设立在西门外的教官场地,初试过后,复试另行公布!”

“初试,复试优胜者三名,将会去到我南明皇宫之内,由本朝~懿德皇后~亲自筛选,最终选出二十位~女进士~,留在宫中作为~懿德皇后~和嫔妃们的~诗书伴客~”

此告示一出,立马轰动了整个南明朝,自古从来没有选过~女进士~,且最后可以留在宫内和皇后相处,反倒让那些附拥风雅的男子羡慕不已。

一会感叹自己生不逢时,一会又说下辈子投了胎,一定要做女娘子,就算有幸去了朝中做了官了,捞个上卿,上士,大监什么的,也没有留在皇后娘娘的身旁好啊。

近水楼台,能在皇后身旁常伴,就是祖上积德,神明显灵了……

梁府里面,采英闲闷的发慌,她的脸蛋红红的,几天过去了还在回想梁思宽给她长长湿湿的深吻,笑一下,苦一阵,呆一呆的样子。

葵心和梁娇娇走了上来。

“小姐,葵心说怎么的了?小姐你看……”

“你一大上午的去哪里了,我都找不见你的人,胡乱的跑,特别是最近这几日。”

“是娇娇小姐,非要拉我去街上买~枫叶糖~吃,奴婢用扭不过她。”

采英拿来了葵心递给她的黄纸问:

“这是什么?脏兮兮的也拿来给我。”

“小姐你打开看看吧,奴婢特意为你在壁墙上撕下来的,可不脏兮兮的嘛。”

采英打开黄纸一看,瞳孔放大,跃跃欲试说: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前几日才说羽国的女子可以为官为士,我们南明也要同行了吗?这上面虽然没可以入朝做官,但是能在皇后娘娘身边也算长了见识了。”

“我们从小在王城里面长大,虽然沾了些王气,不过皇宫之中连一步都没有踏进去过,刘子歌也在朝上,还有那么厉害的~钩谶师~魏上师。”

“我老早就慕拜这两位大人了,如果可以进宫得到~女进士~的称号,陪在皇后身旁也是采英我莫大的荣幸,不至于在家里~期期艾艾~”

“葵心,卯月卯日卯时,不就是后日吗?~卯~为通窍时日,这个彩头好着哩,我要去,那些我往日的姐妹自然也回去。”

“好久没有看见她们了,也好聚聚。”

“葵心就等小姐这句话了哩,我们小姐好叫公子看看,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梁娇娇因为自己要从特定的门里才可以进来,所以站在门外,说:

“哥儿说嫂子做的文章是“臭屎”,嫂子还是不要去了,就在家里陪我吧。”

“女子家家抛头露面的始终不好,虽说近来女子越来越风流,哪里都可以去,开明的很,不过我们梁家始终是大家,嫂嫂还是别去。”

“娇娇小姐,说的不对,照你这样说,女子生来就是绣红妆,以夫为天,可是你又舞刀还对自己的夫君又骂又打的。”

葵心说完了话,连忙躲在屋子的角落里,让梁娇娇看不见自己,害怕激怒了她,又要吃苦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