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四十一章 傻子草包

第四十一章 傻子草包

父亲,母亲,衣服已经穿在儿子的身上,岂有脱去的道理?

庙堂之上定有儿子的一份功绩。梁中明说:

“思宽,大监孟良看好你,并不代表你以后的路就走的通,如果要去你的狂傲收敛一些,不要和他们对着干,你只要保你自身就够了。”

“我们梁家从我梁中明这一代就开始萧条了,怎么能把这个担子交到你的手里?不要想梁家,你只需要想你自己!”

“皇帝看你是武臣之后,对你不会重用,不过是孟良搬出我~昭阳皇帝~才为你讨来下士之职,否则哪里能够?”

“这个~下士~的职位可辱没了你吗?思宽。”

梁思宽道:

“不辱没,不辱没,比起~败家子~,~花台子弟~这些名号,下士已经是非常尊贵的了。”

“父亲,母亲,孩儿话不多说,今日第一次面见皇帝,宜早不宜迟,再说朝上还有一大帮人准备看孩儿笑话,那么就让我这个下士去表演一番,取乐他们。”

梁中明听后心里不是滋味,给梁思宽说:

“父亲我是老眼昏花,不是孟良说你是个什么人,我还真把你当做不学无术的败家子了,你走吧……”

他看见采英来了,说:

“你好了吗?多下床走走。”

采英点头她看着梁思宽,梁思宽也看着她,随后梁思宽就出去了。

采英走过来见过梁中明和周氏,看见周氏眼含泪水,她刚才也听出一些名头了,采英一个妇人家,又单纯虽然知道些厉害,不过还远远不及。

“娘,思宽身着朝服,是要去朝廷做官吗?”采英问。

“我的儿,你好全了吗?你不计娘的仇,身子一好就过来看娘,有心了我的好儿媳妇。”

“你和思宽的事情你二娘,三娘多多少少给我说了些,是他冷落你了,不过这多的日子他哪里也没去,大监孟良前前后后来过几次,都在讨论朝堂之事,你可不要怪他。”

“我的思宽不是个儿女情长之人,他的心里有抱负,有热血,他把现在的南明国剖析了一番,认为好日子不多了,所以他必须入庙堂。”

“他说的这些我又听不大懂,我只知道思宽难,那么多的事情何必放在他一人的肩膀之上?”

梁中明说:

“你们两母女聊吧,我先回屋了。”

采英拜别梁中明然后坐了下来。

“母亲,思宽会有生命之危吗?百姓是否将会有倒悬之苦?”

“采英,你问为娘的,为娘同你说不清楚,你和思宽的关系不能这样一直下去,该问的都去问他,尽量多和他说,别听你二娘,三娘教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

“特别是你二娘教你的那些,房事要节制,哪能像吃饭一样,一日三餐?”

“今日是思宽第一次上朝去,娘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心思在这里闲扯,采英你先回去,今晚等思宽从朝上回来,我们一家四口在这里吃饭,我叫厨上做几样思宽爱吃的,在做几样你爱吃的。”

采英点头,从周氏那里出来了。

从周氏的屋子绕出来,有一大块空地,梁娇娇在空地之上飞舞着双刀发出~唰唰~的声音。

采英主动上去询问,梁娇娇正在舞的兴头上,忽然察觉背后有人,就如战场上杀敌感觉到了敌人的到来一样,看她身体像是肉山一座,不想察觉力如此灵敏。

“谁人打扰本姑娘的雅兴?快来受死。”梁娇娇一声怒吼,右手上的刀已经飞了出去,刀锋~乓~的一响直接插进前面的桃树干之上。

深度至少有人一根手指那么长,采英看着刀从自己的身侧飞过,睁大眼睛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说:

“还好,还好!幸亏没有伤到我。”

“是嫂嫂啊,我还以为是小丫头哩,嫂嫂别怪娇娇无理。”采英满脸堆笑说:

“不怪,不怪,娇娇~嫂嫂问你,你知道你哥儿今日去朝为官的事情吗?”

“怎么不知道?梁家就你一个人不知道,哥儿这段日子可忙昏头了,又是做朝服,又是定官靴,来回忙个不停,他见你总是病着,没来打扰你。”

“嫂嫂,你怎么一点也没有青青留的住我哥儿的心呢?要娇娇说,这男人就是要降,你把他降住了,他还敢哪里耍花去?”

“虽然你不是哥儿的对手,不过你有气势啊,府里的人都知道你敢和我哥儿大声说话,凶巴巴的。”

“胡说八道,你听谁说的,我对你哥儿可温柔了,重话都没有说过他一句,从来对他都是低眉顺眼的,时常奉茶伺候,也不和他犟嘴。”采英昧良心的说了几句。

“娇娇从来不骗人,是三娘说的,她说你对哥儿凶的不行,还给大娘告状了,你说把点心倒了~喂狗~,还说你把哥儿当狗使唤哩。”

“娇娇开始听了觉得嫂嫂过分了,本想找你理论一番,不过转头一想,这肯定是嫂嫂的驭夫之术,心里着实佩服你,在梁府只有嫂嫂敢这样和哥儿对着干。”

“丫头下人还说,嫂嫂经常叫哥儿~村人,浮浪子,武夫,败家的~,你不知道,大娘听了多气,不过后来大娘又说~新娶的媳妇子好~把我家思宽降住了,这样他也收心了。”

采英急急的为自己辩解说:

“谁把他当狗使唤了,真是~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这都是莫须有的罪名,三娘可真是下狠了的说,以后再不和她学做点心了,莫名其妙!平白冤枉好人。”

“娇娇,别听他们乱嚼舌,我可不是这样的人,今天我见娘看见思宽入朝为官,眼里噙着泪水,常言道~伴君如扮虎,这些我都知道。”

“可是当今朝堂之上都是文人雅士,我朝皇帝也是个明主,应该不至于这样的,娘为什么这么担心,爹也闷闷不乐的?”

梁娇娇说:

“你才来我们梁府多久啊?怎么知道里面的乾坤,我看嫂嫂一身的聪慧之气,但是说不定内里是个傻子草包。”

“我娇娇虽然看着笨重,我其实也知道我又丑又肥,可是我的心明镜似的,你猜我们梁府为什么沦落到此种地步啊?谅嫂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