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三十八章 有眼无珠错看人

第三十八章 有眼无珠错看人

采英走后。

初蕊与梁思宽说:

“你不是说你家的不栉进士心里有别人吗?”

“是啊,她的情郎是王慎,你也见过的,上卿王博锐之子。”

“胡说,我看她爱你爱的紧,你可是伤了她的心了,她见你这么亲昵我,跑开了哩。”

梁思宽说:

“她爱谁都不重要,可是我的心里只装的下一个~初蕊~再装不下第二人,一个人的心如果装满其他女子,怎么会再把第二个女子装进来?”

“~心和情欲是两回事~”

“既然心和情欲是两回事,那么思宽你和她在一起过吗?”

“没有!”梁思宽答。

“思宽,我并不是善妒的女子,你的父母将她娶给了你,你不能一直不碰她,梁家需要开枝散叶,初蕊什么都不乞求,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都可以。”

“我只是你的一个外室,就算你们在一起我也会摆正我的身份,其余的我又怎么会要求你呢?你心里有我就好了。”

梁思宽将小凳子掇过来紧挨着初蕊,他把她的手一直握住,不曾放开,说:

“你为什么这么懂事?初蕊?”

“其实你可以对我发怒的,就像莫采英那样,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任何一句重话,包括我娶~莫采英~那一天,你这样我会更加内疚。”

“思宽,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和你发怒?别的不多说,就是能和你在一起都是巨大的福气,而且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就算是半句重话我也不忍心说你。”

“你是英雄,英雄谁敢说呢?”

“吃完这碗面片汤我就回去了,这里离秋水街近的很,你陪陪采英吧,你家离这还远,她一个女子怎么回去?”

~天下的女子就算再大度,再善良,也容不得自己深爱的男子去喜欢另一个女子,肉体上的背叛可能没有什么,但是精神上的背叛却是致命的~

初蕊之所以可以表现的这么大度,是因为她知道梁思宽的心还在她这里,她身为女子已经得到了梁思宽宝贵的~心~,那些让梁思宽开枝散叶的话都是出自初蕊的真心。

只要梁思宽的~心~在她这里,无论怎么样她都可以接受。

吃完后,梁思宽吩咐~枣儿~送初蕊回去,他想在原地等候采英,又怕采英耽搁的久了,所以还是决定去找采英,于是也往银桥下面走去。

采英还在看人家放河灯,也没有走远,梁思宽远远的就看见她了,采英坐在那里,眼前都是一对对的璧人,手挽手走来走去的。

忽然看见前面一对男子走过,那男子的手去抚摸另外一个男子的~玉臀~采英看见打了个冷颤,吐了吐娇舌,把眼睛赶快亦去别的地方。

“我跟着你这么久,你下个月要就要娶她了,你让人家怎么过,死鬼!烂心肝的。”

采英忍不住继续偷听(偷听是采英的老毛病,),那个说话的男子还在摸着另一个男子的臀部,采英的目光一直停在他的臀之中。

“我又不会亏待你,你这么带劲,又是男儿身,等我娶了她,我们不是更好的可以来往,谁会怀疑?”

“我们两个的事情,是长久的,是一辈子的,看把你伤心的,你哭花了脸,大爷我可就不爱你这小~玉臀~了。”

采英一听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马伯友~好像听谁说过,啊~采英惊,这不是王慎的声音吗?马伯友是梁思宽给我说的,他要娶上士马伯友家的闺女。

~天~王慎什么时候喜欢男风的?还是一直男,女都来?采英就要站立不稳,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王慎~采英大喊。”

王慎看见是采英,立马和那个男子分开,他以为采英什么都没有看见。

“采英~,你怎么也在这里,几月前你不告而别,让我一顿好找,我正与这位仁兄商量如何去梁家看望你一趟。”

王慎指了指他身边那位男子,采英见他粉面白皮,眼眶之下阴黑阴黑的,就是夜晚采英也能看见他额头上的一颗“黑黡”,何况满天的火树银花。

那颗“黑黡”长在他的左额角上,稍微凸起,有一颗墨点般大小,在斑驳摇曳的夜空里随着火树的~噗呲,噗呲~声忽明忽暗。

长的比女子还要阴柔三分,他乜眼看着采英满脸的不悦。

从嘴里嘟囔出一句“骚得很!”

采英听见这句“骚的很”气不打一下就蹿上来了,忽的上前抬起脚~猛的踢了那个阴柔男子下半身要害之处~,那位男子赶紧双手捂住裆部,疼的面目扭曲,狺犽不止。

王慎虽然没有和采英同眠过几次,但是也算认识差不多两年,采英从前在王慎面前都是表现的知书达理,柔弱无比的样子,别说动脚,就是污言也没有说过一句。

今天见采英这种泼悍样子,惊的目瞪口呆,大感意外,心里想:

“不过是才进了将军府上几个月而已,怎么也学了这一身本事了?”

阴柔男子疼转醒过来,说:

“大胆的奴才,你知不知我是谁?竟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乃……”

王慎赶忙捏了那个男子一下,示意他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免得落下把柄,毕竟男风虽然在南明国大行,朝堂上还是忌讳的,只能偷偷摸摸,阴柔男子这才住口。

阴柔男子不甘心又说:

“你就是采英吧,刚才听见王慎这么称呼你,你还没出阁就不是处子了,可不就是~骚得很~吗?还说你,还说你在床上……”

说着欲言又止,掩着面~咯咯咯~的笑了几声,然后又看向王慎。

采英知道一定是王慎与这个阴阳怪说了这件事情,心里非常恨王慎,但是还是更怪自己,自己的有眼无珠不识得王慎的为人,稀里糊涂的就和王慎成事了,而且王慎又没有强迫她,是她自己自愿的。

采英觉得天旋地转,王慎居然把她的床头之事拿出来与人说,自己怎么见人?采英说:

“王慎~我莫采英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居然~你居然~,采英指着王慎想骂些什么,又骂不出来,想是已经气的发懵发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