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三十二章 探花林下论事

第三十二章 探花林下论事

孟良首先开口:

“梁公子今年二十有七了吧。”

梁思宽答:

“回大监的话,下月就是二十有八了,只是大监今日探花林邀约,不是问思宽的年岁吧。”

“~哈~哈~哈~孟良大笑,我见梁公子气度不凡,不是如今的时人能够做比较的,我欣赏你的气魄,文人挥墨,武人举枪,原本应该是平衡的,不能偏于任何一方,~偏则乱~啊。”

“今日探花林一邀,不为这山水,也不为这名花,名树,在下正是为了公子。”

“我为文官,身不由己,请公子见谅。”

梁思宽没有想过朝堂之上还有孟良这种臣子,他以为都是赵邦臣,刘子歌,王博锐这等谄媚惑主之辈。

“为了我什么?”梁思宽问。

“现在的朝堂看似风平浪静,可惜据老夫所知,四邻已有蠢蠢欲动的风波,大战即将开启,老夫实在有一言要与梁公子详说。”

“希望公子能够听进我这一翻良言。”

梁思宽心中所想与孟良不谋而合,现在朝堂都被文臣玩弄,难得孟良身在漩涡之中,还可以看的如此透彻,说:

“小辈愿意详闻大监所言。”

“我南明朝已经安定百年,这朝堂之事老夫不用说公子也清楚,老夫知道梁公子绝不是外面传言的那样,你有学识,有气度,在东君面前也豪不畏惧,只有你能救我南明王朝。”

“大监你未免太过抬举我梁思宽了,我虽是将军府之人,我的父亲虽然为上将军,可惜手中没有一点实权,还谈什么救国?

“兵场早就改成了妓院酒肆,战马早就成了大官代步的工具,兵器早就生锈,士气早就萎靡,如何救?怎么救?”

“我们将军府早就死了,已经自顾不暇还谈什么救南明国。”

梁思宽又故意懒洋洋的说:

“如今正是南明朝逍遥玩乐的时候,大监你是多虑了,怎么会有战争,怎么会有兵戈?”

“今日我来也是为了一个妓者赎身,还有什么大志?民间传闻的我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一些不差的。”

孟良拿出腰间佩戴的玉佩,忽的将玉佩~啪嗒~一下在地上摔碎,然后捡起一块碎玉给梁思宽看,激昂慷慨的说:

“这本来是一块完整的碎玉,如今我将此玉摔碎,现在我手中这一块还是玉,虽然碎了它也还是~玉~,不是一块顽石,而顽石永远不会变成玉石。”

“梁公子如今不过是碎玉而已,但是玉始终是玉,何必混迹与顽石之中?”

“就算不为了南明国的百姓,为了你梁家,为了你的父亲,你也必须回来,做回你自己,我知道外面的传言是你隐藏的假象。”

“上将军的无奈,还有公子的半分责任,你打死赵邦臣惹怒东君,不是将军保你,你将为赵邦臣偿命,伺候将军在东主面前更加不得志。”

“将军一心想重整梁家昔日的威风,如今机会再眼前,你为什么不把握?我知道公子是明眼人,别说你不知道老夫说的这些,南明国将硝烟四起,公子你别说你不知道!老夫不信!”

“覆巢之下无完卵,公子你这一身武力如果不是为了保家国,守护百姓倒不如自残。”

孟良说的青筋暴露,口若悬河,随后又长叹一声,然后恢复如此,轻声道:

“老夫在梁公子面前放肆了,一时情不自禁,口出狂言,请公子见谅,如果公子还是不肯入朝为官,就当今日探花林之下你我从没来过。”

梁思宽把孟良手里的碎玉拿在自己手里,轻轻一抛,扔入探花林的湖中,说:

“本公子可不是这碎玉,我是金石!”

孟良何其聪明?内心狂喜,他知道了梁思宽的意思,扔了碎玉,就要证明自己是块金石,他答应来朝做官了。

“公子放心,我会同上将军商量,皇帝那里我一定为公子斡旋到底,公子一来必定会受辱,不过这都是一时的,希望公子忍受。”

“只要来了朝堂为官,时机一成熟,公子策马扬鞭,天高任意遨游,后面的兵马之事,老夫相信公子一定会层层递进,南明国的风气将在公子这里做出改变。”

“公子是天纵奇才,少年不凡,凡夫俗子,肉眼凡胎不能看清公子,老夫愿意永远站在公子这一边。”

梁思宽微笑说:

“朝堂之中的险谋诡计或许不足挂齿,四邻的蠢蠢欲动才是关键,希望时机不会太晚。”

探花林之谈结束,孟良成功说服梁思宽,而梁思宽即将面对朝堂的波云诡谲,与四邻的侵扰,且看青年不凡金戈铁马,划破长空!

梁思宽手拿青青的身契,走出皋门,骑上骏马奔向司音坊。

“这里的细软之类,都分给众姐妹吧,同在风月场中厮混,如今要走了,还有什么金银财宝放不下?”

“我本是中士之女,因为一场案子父亲孙纯亡故,所以落如烟花之地,可怜我命运乖逆,不过还好遇见了思宽,他待我真心实意,我青青今生别无所求,只求与他厮守。”

青青看着司音坊的众姐妹说着,平常服侍青青的小丫头~枣儿~正在为司音坊与青青相好的姐妹分她的细软,物品。

“青青,我真羡慕你,遇见梁思宽,这上阳城的人都是他浮浪,是个败家子的,可是自从认识了青青你,再也没有染指任何一个姑娘。”

“我的名字虽然叫~宝儿~但是还不如青青你,这里虽然来的都是有钱的主儿,可是谁真心待我们?我们没有进司音坊之前都是有身份的小姐,家里遭了难了才入了官家做妓。”

“他们把我们当做玩物而已,每天进进出出这么多人,还不如梁思宽一人有情义,管他什么武夫文人,现在哪里找这么一个知冷知热的男子?”

“如果宝儿我也遇见这么个男子,他就是个路边挑粪的粪郎君我也愿意,如今梁思宽为你脱籍,我们做姐妹的好生羡慕你,只是对你不舍。”

“平日你的性子又好,虽然是行首,管教我们又不严厉,你一走叫我宝儿好想。”

众要好的姐妹说到此处,一屋子的人都挂了几滴眼泪在脸蛋上,眼睛红红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