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三十一章 进皇宫,拿身契

第三十一章 进皇宫,拿身契

梁思宽步行来到了司礼监,他不知道今日是皇后的生辰,司礼监的大监~孟良~去与皇后庆贺去了,只有中监~王拓~在。

“来者何人?有无名帖?走没有走章程?王拓问。”

“来者梁思宽,没有名帖,没走章程,更没有银子,倒是有王上卿手信一封,梁思宽对答。”

王拓一听有王博锐的手信,不敢怠慢,他本想说如果没有章程,没有名帖,必须要有多的银子,梁思宽替王拓先说了,王拓是个识时务的,将梁思宽请去了里面,泡了一壶茶。

他也闻过梁思宽的“威名”,知道王上卿与梁家“交往密切”往来几十年,说:

“梁公子来我们司礼监有什么事?司礼监不过闲置一个,管不了许多事,何必劳烦王上卿?说来说去王上卿还与我是本家姓,梁公子有事吩咐。”

“我找你们大监~孟良~,梁思宽说。”

“要是找我们大监,恐怕梁公子还要等会儿,今日是皇后的生辰,难道府上的将军没有去道贺吗?满朝的官员,只要沾了个“上”字的都去了,梁府也是上将军啊。”

梁思宽知道王拓话里有话,表面语气恭谨,其实话中的意思是在讽刺他梁家的不中用。

朝廷的局面他无力改变,局势不在他们梁家这一边,梁思宽不想多费唇舌与这个中士~王拓~,把王拓的话当做是在放屁而已,不回答,不接话。

王拓在一旁说天说地,自觉无趣,便也就住口了。

不大一会,大监~孟良~回来了,几年前梁思宽因为杀上士赵邦国的时候,来过皇宫一次,那时候梁中明将梁思宽五花大绑,踢进了皇宫。

梁思宽被梁中明打的满身是血,但是孟良永远不能忘记梁思宽那种桀骜不驯的眼神,被打成那样口里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孟良在心里感叹道:

“此子生错了时机,他日如果起风云,必定腾飞十万里,梁思宽非池中之物也!”

孟良虽然也是个孔夫子门下做文章的人,不过他与王博锐,刘子歌这种弄臣不一样,但是人在朝堂的门里,难免必须要与权势低头,屋里老小具有,自己不能做出冒险之事。

只是他对梁思宽并没有像外界那样,认为梁思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家子,登徒子,上花台的浮浪子弟”他一直对梁思宽~另眼相看~。

他见过梁思宽,而梁思宽从没有见过孟良。

王拓连忙上前见礼,孟良进门,猛的看见梁思宽坐在里面,正在品茶,就算几年不见,孟良还是一眼认出梁思宽。

时间久了,大监孟良发现梁思宽身形更加魁梧,比以前少沉稳了不少,这种气息他一进门就感觉到了。

孟良先是一惊,接着嘴角浮起了不容察觉的笑意。

“大监,怎么今儿回来的这么早,王后的生辰怎么也要闹到夜晚了,现在还不到戌时。王拓小声询问孟良。”

“不知~王上卿与刘上士题了~箫冲豪~的画作后,皇帝闷闷不乐,也没叫宫人将画作收起来,丝竹之声与舞人都停止了,不多时皇帝就说今日到此为止,他有些醉意了,宫人将皇帝扶了进去,我们就散场了。”

“回来之时,我见王上卿春风得意,而刘上士神色倒是有些恍惚,不知为何。”

“我因吃多了酒也就回来了,他故意问到:”

“这位是?……”

王拓回到:

“回大监的问话,这是梁思宽,说手里有王上卿的手信,不知是真是假,下官并未见到上卿的手信。”

大监孟良说:

“哦,原来是梁大公子,失敬,失敬,这宫里的春景总是比外面的春色来的早一些,大概是有我~昭明~皇帝的气在的原因。”

“梁大公子可否愿意陪陪老夫散散酒气,看看这宫里的春色早早啊?”

梁思宽将王上卿的手信拿出来,上面写着~司礼监大监孟良~亲启,孟良接过梁思宽手中的信件,拆开!他认得是王上卿的笔记,里面写:

“原中士~孙纯~之女~孙初蕊~在籍司音坊,化名~青青~”

“今,将青青之妓籍脱去,身契原封交还梁思宽,孙初蕊从此脱籍,速给!”

孟良看了手信里面的内容,即刻吩咐王拓去找青青的身契。

孟良说:

“司礼监内身契多如牛毛,而且新旧重叠,要找到青青的籍,一时半会找不到,与其让梁大公子在这里闲等,喝些陈年老茶,不如赏脸与孟良我一同赏春吧,这是老夫第二次邀请梁大公子了。”

梁思宽虽然知道朝中文人的~尿性~,不与他们为伍,不过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而且他见孟良并无文人的嚣态气,说:

“有劳大监看得起我这个满城嫌弃之人,如再拘礼作态就非大丈夫所为,大监不嫌,那就请吧~”

“皇宫之内,思宽来的少,哪里有春色可观,实在不熟,还请大监引路。”

离我司礼监东面不远处,有一“探花林”内中大有春色可观,梁公子请随老夫来。

梁思宽与孟良出了司礼监往东走去了。

王拓吩咐下监们,为梁思宽找青青的身契,自己则坐在一边喝茶吃孟良从皇后的席上带回的各中美味,吃了一块香糕放在嘴里,然后喝一口清茶,说:

“大监今儿怎么了,要他梁思宽在此等候不行吗?与他出去赏春不是有失身份吗?朝中哪个做大官的愿意和梁家有往来?”

“探花林是我文人赏花对诗的地方,梁思宽一个~村人,俗人~不要把那些名花名树玷污了,哎~~大监真是的。”

说完又只顾自的吃茶吃食。

两人一路往探花林走,通往探花林之路已是春色无边了。

百鸟啁唽,声音婉转,嫩芽吐蕊时已有蝶儿来采,扑面来的柔和清风,让孟良的酒意顿消,阳光微洒,透在探花林两边的湖水之中,湖中有风丝细摆,风过之处把湖面的水波吹荡,泛起一层层如绉纱般的鳞纹。

不知不觉的两人已是在探花林之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