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二十七章 床梆声是什么啊?

第二十七章 床梆声是什么啊?

就在今天还没有天黑之前,梁娇娇坐在她比常人宽大三倍还多的椅子上,学人家描眉擦粉。

梁娇娇屋子里任何器物都比普通人用的大的多,床是三张梨花大床叫木匠从新拼接在做的,饭桌椅子,蒲团,被子,褥子,套子……都是放大版的。

她的脸大,就是镜子也要比别人大的多,门做的是三张大开的,否则就像初次见采英那样,被门框挤着进不去。

她坐在凳子上打白面粉,郑顺全掇了一张凳子在那里好好的看着她,心想啊:

“我怎么娶了这么一个泼悍的女子?早知不该贪图这么些荣华,打死也不进这个门啊。”

他看着梁娇娇~荆皮~一样的黑脸,面上敷住的白粉不住的往下掉,脖子粗大的像一把~铁扫帚~,白面与脖子的颜色一个像冬瓜上面的白醭,一个像是一条~乌棒~。

郑顺全看的入神,表面上不停的点头,在心里暗暗叫苦。

这时候巧了,翠瓶正端了一盆盥洗的水,要去与梁娇娇洗手,虽然梁娇娇留下的都是一些,秃头,龅牙,歪手等的一些丫头子。

不过冷不丁的看一下,对比此时对镜裹妆的梁娇娇来说,就如云泥之别,让人的眼神也可以稍作停留。

郑顺全看了青春年少的翠瓶,体态也袅娜,头上一根红绳系住青丝,脸上粉黛未施,别有一番滋味,忍不住移开了看梁娇娇的目光。

在翠瓶的身上逗留了一会,梁娇娇怎么肯依?这哪里了得?算是掀了马蜂窝子了。

她硬说郑顺全与翠瓶有账,郑顺全回过神来,察觉不对一溜烟的跑了,以为能躲过一劫。

梁娇娇倒是没有为难翠瓶,从小跟在她身边,骂了几句也就算了,并没有责打她。

到了晚上,郑顺全偷摸的回来,被梁娇娇逮个正着,这才有了悍妇降夫这一幕。

“你不去勾引翠瓶,她敢和你眉来眼去的?我的丫头子我知道,她胆子小的不行,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动了歪心肠,她怎么敢?”

“冤有头债有主,我梁娇娇也是恩怨分明的女子,我不拿丫头子出气,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看你以后还敢在我的眼里柔沙子吗?”

拿起鸡毛掸子,~噼里啪啦~从上到下将郑顺全打了环绕周身,郑顺全如跳猴一样在身上左摸右摸,挨疼吆喝。

采英看着,将自己的眼睛一闭一睁的,说:

“葵心,好狠毒的妇人,哪有这样责打自己的夫君的,郑顺全是缺了手还是缺了脚,要她这样打也不还手?没有男子气概,病殃殃的。”

葵心说:

“公子倒是有男子气概,你又嫌他没有书卷气,整天~村人,村人~的挂在口里,如果郑顺全是公子那样有魄力的男子,我看这人肉山还敢不敢放肆。”

“~梁娇娇~,我郑顺全被你打的够够的了,现在东君爱怜我们这些读书人,你既然这样虐打我,我要去告你去。”

郑顺全被梁娇娇打的没奈何,忍不住怒吼了一声,可是膝盖骨还是软的,并没有站起来说。

“站起来啊,站起来啊~别跪着了,像个男子汉,采英在外面耸肩搭背的说着,就好像自己在梁娇娇的屋子里面一样,一个劲的为郑顺全加油打气。”

葵心与采英看的起劲,梁思宽此时回来早就在身后看着她们的一举一动,梁思宽的动静不算小,故意将一旁的小花瓶踢倒。

奈何这采英与葵心心无旁骛的看的正欢哩,毫无察觉,这分明是入戏太深了。

“你还敢告我,要告就去告,堂上坐的都是我爹的熟识,你要是高的准,我梁娇娇以后就服你,如是告不准可不是这鸡毛掸子打你了。”

“你可要想清楚,郑顺全~”

郑顺全听了此话,刚刚才直起来的身板立马萎缩,弓腰搭背又弯了下去,说:

“我与翠瓶真的没有什么,还请夫人你明查才好,不要冤枉了好人,自从来了梁家别说与哪个丫头有账,就是远远的看见丫头子们走来,我也是要绕道走的。”

“你早这样与我说话,也不至于受那么多的苦打,本姑娘吃软不吃硬,你要好话与我说说就是你与她有账我顶多再打你几棒子,能把你怎么?”

“你不与我好好说话,就是你什么错事也没有做,我也要起你一层皮肉,知道吗?”

“又不讲理,又是悍妇,你听见了吗?葵心,人家就是没有犯错,她也要起人家一张皮哩,我们走吧,没看头了,郑顺全这一辈子也直不起腰杆子了。”

“哎~~~!采英幽幽的一声叹息,慢慢的转过身子。”

被梁思宽吓了一跳:

“你是鬼么?老是喜欢无声无息的站在人家后面,采英说。”

“是啊,我就是鬼,是个专门偷听别人墙角的~偷听鬼~,你不是读书人吗?”

“正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些最初的学识都不知道吗?我方才看你背影手舞足蹈,口里还一直不断地说些~好听~之话。”

“原来~不栉进士~的名号就是这样慢慢来的,好听吗?”

“明日我要去与我妹子说道说道,说你今夜在外面的东墙之下听她们小两口的~床梆声~。”

“不要诬赖好人,他们在吵架你没听清吗,我这是想进去劝劝他们,哪里来的~床梆声~只有你这么下流的男子才会去偷听。”

“好卑鄙的村人,说出这么个名头来扣在我的头上,你才从司音坊内出来,这~床梆声~还用听吗?你自己都做了,采英,没好气的说。”

那葵心愣头愣脑的没经历过人事,问:

“公子,小姐?什么叫~床梆声~啊?好听吗?在哪里去听?”

梁思宽一脸的坏笑说:

“我与你家小姐在同一张床的时候,你在外面贴着耳朵听听就知道了,别说好听,那叫~销魂~。”

“如果你想听,问问你家小姐愿意否?我反正是随时奉陪的,你家小姐矜持的紧,你没事开导开导她吧,葵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