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二十一章 不要杀我!

第二十一章 不要杀我!

梁思宽听采英兴致勃勃的介绍这鱼儿的品类与葵心。

走到采英的身后接着采英的话,将身子也弯下说:

“这清丽淡雅的叫做~金丝白云~虽然颜色不比周围的鱼儿艳丽,但好在绝丽,又小却极为活泼,游来游去,经常做出越池的行为,现在我又叫它为~不守池道~的鱼。”

采英将头低下看鱼,听见什么~不守池道~的鱼,将脸转过去抬高,恰好对着梁思宽那张霸气的面庞,棱角分明鼻梁高挺,两人的面庞第一次挨的这么近。

啊~啊~啊~采英吓的惊叫,六神无主,不知她怎想的一个猛子“扑通”一下跳入了观鱼池之中,观鱼池极大,水又深,加之又尚在寒冬,采英多半是吓傻了,头脑短路也是常有的。

葵心拨弄着池面,也吓的呼天抢地,就要跳下去,梁思宽一把拉住葵心。

葵心道:

“公子,快救救小姐,她不会游水。”

采英在观鱼池里针扎,池面上吐了几口大泡,采英足足的喝了个饱,梁思宽急忙跳下池中,直接拉住采英衣服上的腰鞓将她从池中拖了出来。

采英冷的打寒颤,全身湿淋淋的,梁思宽将采英放平,在她身子在拍了几下,采英吐出几大口水来,~咕咚~几声两条~金丝白云~从采英的口里吐出。

一头的水草,低眉顺眼的看着梁思宽,第一句话就是:

“夫~君~,不要杀我!(这句话相当于不打自招)。”

梁思宽被采英的话逗笑,说:

“你的慎郎就是他啊?我知道了,既然是~恶姻缘~可以选择不嫁,父母的话不能过于顺从,这样不是耽误了你一辈子吗?”

“你又没做什么恶毒之事,我为什么要杀你?我梁思宽从来恩怨分明,如果你实在不愿,就是写休书与你也行,为什么不守妇道?”

“你是读书人,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采英将倦起双脚,将头埋在膝盖之上,任由梁思宽数落。

今日梁思宽的衣衫湿透,只得与采英一道回去换了衣裳再来找梁中明。

王慎回去见采英不见,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还想:

“采英一定会来找我的,不急在这一时。”

采英换了衣裳,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没有脸面见梁思宽,心里好生难过。

葵心说:

“小姐,姑爷真好,发现这种事情,也没杀你也没杀我,就是寻常之人见了自己的正妻做出这样的事情,早就火冒三丈,拉你去见官了。”

“何况姑爷还是将军之子,又有一身武艺,家里多的是银子,小姐,你看你这几日闹的,不是挨打就是溺水,你怎么想的?要往池里跳。”

采英说:

“不要说了,以后再不去找王慎了,就当今生无缘,乞求来生,都被梁思宽知道了,我写的那首诗也被他看见了,他现在不发作,定是要上告婆婆,我可怎么办?”

“如此丑事,不如叫他一刀杀了我,传扬出去我怎么见人?~呜呜呜呜~采英又哭个不停。”

“不如你主动找公子将你与王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小姐你与王慎认识在前,那时并不认得公子,就是今天去见了王慎也是没有一些事情的。”

采英睁大天真的双眼,眨了眨看着葵心说:

“真的吗?他杀过人,我着实害怕,今日一头扎进池子里也是急过头了。”

“小姐~你刚不是才说就是一刀杀了你也可以吗?怎么这就怕了?”

“去就去,说去就去,采英到。”

梁思宽脱去衣裳,屋里热气氤氲,一扇极宽大的屏风朝南而立,伺候的丫头子将干爽的衣服搭在屏风之上,屏风的后面有一个大大的净桶。

梁思宽踩进去,准备洗洗身上的污泥,屏风若隐若现的映出梁思宽结实宽厚的臂膀,铜色的皮肤与清水接触,水慢慢溢出木桶之外,直到梁思宽的整个身体全部进去了净桶之内。

门扉半掩半开,采英不明情况走了进去。

梁思宽刚好出浴,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全身上下还在~滴答~的滴下水珠,男子雄性的气息弥漫在整个房间之内,梁思宽闻到了采英身上一股若有似无的郁金香味。

就算洗浴之后,那股残存的闻到还是有一丝,因为它太过于浓烈了。

梁思宽见采英进来了,拿起擦身体的手帕在赤裸的身体之上游走,他并无什么特别的表情,倒是采英将自己的眼睛捂住,脸上烫的火辣辣的。

他擦干身子,拿起屏风之上的衣服,穿戴了起来,发丝还有水珠,叫丫头泡了一壶茶,坐下自斟自饮起来。

采英放下捂在眼睛之上的手,同梁思宽坐了下来,她心思此时萌动,对梁思宽产生了莫名的情意,不在排斥他。

两团红霞浮在采英的脸蛋儿上,她一向清丽简单,不过略略施些薄粉,有时连薄粉也不施,在唇上点上一点膏红,也就自有一副天然的模样。

此时两人都不说话,在房间里安静的坐着。

良久……梁思宽一盏茶已然入喉。

“你与王慎多久了?”梁思宽预先打破沉默。

“我~我~我已不是处子之身。”采英听了梁思宽的话,冷不丁的冒出这一句来。

梁思宽玩弄掌中的精致茶杯,邪着眼看向采英,故意的松开手指把茶杯~吧嗒~一声打碎在地上,茶杯落地摔落成碎片,杯子中剩下的茶水溅了一地都是。

采英紧闭双眼,以为梁思宽气急败坏,正在等候他的雷霆之威降临在自己身上。

实际上是梁思宽知道采英胆小不经吓,有心戏弄,他心里尚不爱采英,就算像青青那样有真才实学的女子在跟他之前也不是处子,而且梁思宽的心里知道现在的南明国浮躁,闺门之内不清净的事情有多无少。

况且他一生不羁,爱的是两颗长久的心,享受的是当下,没有拘泥世俗那一套,故此采英是否是处子他并没有多么的上心。

就算此刻采英衣裳退去,送上自己,他梁思宽也一定会笑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