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十五章 吃些苦楚

第十五章 吃些苦楚

梁娇娇放倒了梁中明,提起双刀,显出火势势的模样,一路跟着周氏恶气冲冲的去找采英去了。

身后跟了一大群要看热闹的奴仆,不知道的人看见这样子,以为是一群“娘子军”要上阵驱敌。

此时的采英哪里知道要“大祸临头”?一个人在房间里,脸带桃花笑,正在聚精会神的欣赏自己昨日在娘家写的那首“好词”(当然是她自己认为的。)

她的心里还在想王慎,此时葵心已经出去好久了,去找王慎家的小厮了,还想要与王慎“暗通款曲”(情郎不找她,她便就去找情郎。)

还是爱雪月,喜风花,受用人的恭维,将自己泡在“蜜罐子”里,听不得别人的一句良言“批评”,自持美貌,才学。

采英还在幻想这次与王慎相见的样子,她春情泛滥,心里狂喜,如思春的女儿家,沉醉在这美好的思绪之中。

只是幻想即将破灭,如水中浮沤,一戳就破,稍纵即逝,将采英拉回现实。

唯一能降服梁娇娇的梁思宽此时又不知身在何处,眼看这采英就要吃些苦头。

采英在阁楼之上,门户皆开,对着窗户露出一张明朗秀气的脸蛋。

梁娇娇在楼下一眼就看见了采英,对着窗户喊到:

“贱人~还不下来受死,你做的好事,这传扬出去,我的哥儿怎么做人?他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是这些做狗屁文章能比的。”

“还好只是我们梁府之内的人知晓,量他们不敢往外说,如今趁别人不知,先将你这个骚货解决掉,屋里的物件可是贵着哩,我只杀你,不杀物件,快下来,我让你好死,不让你受疼。”

采英从户牖内往外看,黑压压的一片人,她的脚一下打软,害怕的不行,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小脸蛋儿吓的煞白煞白的。

春梅想过去扶住她,她好像还嫌弃春梅一样,想起那龅牙花子就不舒服,不过最终也还是没有说些什么,让春梅扶稳了,没有一屁股吓的坐下去。

采英心想:

“不能够啊,葵心今日才出去,难道这家人是~顺风耳~千里眼~他们是何时知道的?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采英因为有了前因的亏心,这~后果~找上了门来,她心里以为自己找慎郎的事情露馅了,故此已是吓的“三魂去了七魄”。

不过采英什么最厉害?自然是她那一张~嘴~,俗话说:“三百年的老鸭子,全身都软了,还剩一张煮不烂的嘴”。

鼓了鼓气,清了清嗓子,强装镇定的说:

“我是你们梁家新过门的新人,我又没有犯什么事情,你们这是做什么?好大的架势。”

“我不下去,如果下去,你们要把我撕成八块,我采英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了?”

“现在我南明国是礼仪之邦,容不得你们这帮粗俗的人胡作。”

莫采英此时心里也不想她的慎郎了,出现在她脑海里的第一个就是她讨厌的“梁思宽”,她心里暗说到:

“梁思宽去了哪里了?还不快来救救我,怕的要死。”

“你偷了人,肚子已是鼓鼓的了,你如是不下来,那我就上来了,解决你这弱不经风的骚货不过是一刀的事情,费不了多少劲儿。”

周氏也在下面拱火:

“别不认账,我今日看见你干呕不止,以为你是怀的思宽的孩子,哪里知道你是偷人的。”

莫采英听了才知道,这是说的哪里跟哪里的话?原来她们并不知道葵心出去的事情,自己是被梁思宽气疯加上看了春梅的大牙花子,才干呕不止的。

心里瞬间有了底气,径直的走了下去,要去与周氏解释清楚。

她下去的时候,哪里知道?还不等她开口,梁娇娇举起刀就向她劈去。

还好她反应够快否则采英此时就是一滩乌血了,采英吓的惊叫~~啊~~啊~啊~快来人救命啊,跑的极快,随后一下躲在一个洗衣裳的青石板之下。

此时采英也不顾及平日书里学的“笑不露齿”“闺门准则”了,尖叫声传的梁府上下人尽皆知。

青石板里面小,只够容纳采英一个人的身子,内里深,暗黑黑的,四周蛛丝结网,弄的采英满头都是蛛网,还有蜘蛛在她身子上爬来爬去。

采英见蜘蛛盘绕在她的周围,平日老鼠,蜘蛛,蠊虫这类是采英最害怕的,见了都要绕道而走,今日躲在青石板下与它们“亲密接触”也不敢出去。

梁娇娇的身子庞大,无法进去,她用双刀的刀背,在青石板之上~哐哐哐~的拍的巨响,采英如同身处巨在一口巨大的金钟之类,外面有人撞击金钟,将采英的耳朵几乎震的发聋。

梁娇娇还在拍打,采英头脑发昏,在石板里面告饶:

“小姑子,别要拍打了,我教你诗词啊,你放我出来吧,别要杀我,我与你们解释,不是婆婆说的那样。”

采英的几个丫头子见有周氏与梁娇娇在,谁敢出头?一个个装聋作哑的不说话。

“贱货~谁要你教诗词,像你学那么多诗书,好去勾引男子,快说奸夫是谁?你肚子里的娃娃几个月了?是否嫁入我们梁家都有了身子了?”

周氏说:

“娇娇我儿,别与这个贱人闲话,叫丫头子拉她出来,你身躯大,无法进去。”

过来了几个虎狼的婆子,一个个掀袖捏拳,要将躲在石板下的采英脱出来,一个拽采英的右手腕,一个拽左手腕。

采英不住的蹬地,不出来,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姐,怎么抵的住两个悍婆子的力气?

隔着厚厚的衣服,采英都感觉到了手腕被两个婆子捏的火辣辣的疼,就像要断开一般,地上的泥土被采英两只小脚蹬出两条深深的坑痕。

看着着实让人可怜。

两个婆子一下将采英提出来:

“我两个婆子都拉的费力,力气大的不行,这哪里是闺房里读诗书的女子?骚劲忒大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