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十一章 对赌(一)

第十一章 对赌(一)

莫鸣堂今日在赌场大展雄风,赢了几十两,一雪前耻,将银子放进包搭里,准备见好就收。

他早就在赌场大肆宣扬,他的妹子莫采英嫁入了将军府地,那钱就如山一样堆积,就如海一样宽阔,今日梁思宽又陪着他来赌钱,给他面子,便宜他把赢的钱拿走,反正迟早还是要输回赌坊的。

“梁公子,你也来一把如何?虽然将军府上不缺钱,可是过过手瘾也是好的,我们这里方牌,骰子,天地人,六博棋都有,公子喜欢怎么玩?”

“要依了公子这般豪气冲天的心性,定是喜欢玩骰子这类赌法,干脆利落一局定输赢,要不来几把小过小过?”

“你和我赌?我赌骰子不赌钱只赌彩,你敢不敢?”

那赌坊的赌博士人人叫他“癞头三”。

他道:

“梁公子要赌什么彩头,只要你的赌注够大,什么彩头也不为过,说来听听。”

“那就要你这间赌坊,我输了给你一万两,你输了这间赌坊就是我梁思宽名下的。”

癞头三先是一愣,随即奸笑,凑在梁思宽的耳边说:

“梁公子,你知道我这赌坊真正的主人是谁吗?你敢如此开口说大话。”

“你不敢,就是不敢,何必拐弯抹角?你要我赌,又不敢下注,这么多人听着看着,叫话吗?”

赌场中之人此时起哄上架,唯恐不乱,莫鸣堂拉住梁思宽叫他不要鲁莽行事,说:

“~哟~我的好姑爷,大姑爷,你这一万两给我该多好,如何要白白的去打水漂?他们是起哄你让你把这一万两拱手送人哩。”

“这凡事要做思考,姑爷你是个武行生,哪里知道这里面的门道?”

“孬种,孬种,孬种!赌坊的一大群人大骂癞头三。”

癞头三被人拱火,心里又还惦记梁思宽说的一万两银子,加上自己后面还有那么大一堵靠山,断定梁思宽的一万两银子白白收入自己囊中了。

说:“赌就赌,谁怕谁?我们开赌场的不是白面书生,谁是孬种?一帮歪骨拉子货。”

“像这般规模的赌场这上阳城里面还有几多处,就是输了也不怕,不过是区区一个而已。”

“有气节,我梁思宽服气,我最爱有气节的铮铮铁骨,只是空口无凭,人证还不够必须还有物证,这里面的人证也还不行,必须得找几个文人雅士方才可行。”

“至于物证嘛,劳烦你白纸黑字的写下来,落字无悔,如你抵赖,官府门庭上我也有说辞。”

赌场之内,有两名男子出来说话,长的白白静静,细皮嫩肉,斯斯文文。

“在下贵波,这位是冯平,今年是大考之年,我们两个是应试的学子,王庭之内造籍册上有我两的名姓,我俩愿意为公子与癞头三作证。”

“如今东主,以及满朝文臣,皆是重诺言,信承诺之人,~言出必行,行将必果~,但凡大小对赌,对于无赖之人是严惩不贷的。”

“两位请放心,我两人皆是文士,不管你们双方谁最后谁言而无信,那么必将见官,~愿赌服输~自古以来的规矩,这是不能移变的。”

梁思宽见时机成熟,人证物证借俱全,又有做文章的学子作证,料定癞头三不敢抵赖。

拿上笔墨,癞头三,当着所有人的围观写了一张书子,梁思宽,也当着所有之人写了一封书子。

梁思宽的书子上写:

以骰子定胜负,三局两胜。

梁思宽输,奉上纹银一万两。

“万赌坊”赌博士,癞得胜输,情愿将赌坊作为彩头,让出!

立字人:梁思宽

见证人:贵波、王平

癞头三的书子:

以筛子定胜负,三局两胜。

我输,将赌坊让出,绝不食言

梁思宽输,与我纹银一万两

白纸黑字,无毁。

立字人:癞得胜

见证人:贵波、王平

各自在自己的名姓下按了红指印。

赌坊之内的人此时都停下了自己手头的活计,专一看这大赌,没有了以往的喧闹之声,出奇的安静。

癞头上找了一张大的赌台,将赌台之上的杂物,用左手胳膊一扫而下,落在地上~哗啦啦~的响,他不看别的地方,只是盯着梁思宽。

他在上位,梁思宽在下位,癞头三示意让赌坊里的伙计过来,将他平常出千用的那副注入汞的骰子拿了出来,他不能输,故此出千!

“癞头上,赌坊有现成的骰子为什么不用?要叫伙计去拿?梁思宽笑问。”

“这可不是一般的赌,你赌的是我这家赌坊,还不兴我用自己趁手的骰子吗?你如果怀疑我出千,等会骰子来了,任你梁大公子上手查验。”

伙计一共拿了两幅骰子,一副是掩人耳目没有注入汞的骰子,另一副则是动过手脚的。

癞头上接过递过来的两幅骰子,以极快的速度将有名堂的那一副放入手左腕的袖口之中,然后把那一副没有动过手脚的骰子,~啪嗒~一下甩在赌台之上,叫人来查验。

梁思宽笑而不语,没有去查看,倒是周围的人上手,左摸右摸,其中老手查看,都说没有问题,请梁公子放心。

癞头三见情况一片大好说:

“众位怎的?我岂有监守自盗的道理?脸上洋洋自得,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闲话少说,开始吧,癞头三,五个骰子猜点数如何?”

猜点就猜点,癞头三,将赌桌上的骰子收回右手袖口,又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倒了左手袖口的骰子出来。

梁思宽将盅子拿在手里晃了几下,忽的盖在赌桌上面,癞头三还在装模作样的摇,然后落下。

我猜,四,二,三,六,一,梁思宽说,我猜,三,六,一,一,五,癞头山说。

癞头三心中一紧,想:“他怎么知道我摇的数字?”故此将手扣了一下盅,将梁思宽猜的四,二,三,六,一,变成了,四,二,五,六,一。

伙计大喊“一,二,三”一起开!

癞头三看见自己碗里的,四,二,三,六,一摸了一把眼睛,心里想怎么可能,我明明出了千的,寒冬腊月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泚。

“承让了,癞头三,那还有一局的时间,如是在输一次,这间赌场就是我梁思宽的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