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十章 红杏思出墙

第十章 红杏思出墙

这莫鸣堂听见梁思宽说这话“赢了算他的,输了算我的”心道:

“这哪里是他舅子啊,这简直就是他莫鸣堂的~亲爹~出手大方豪气,不!比亲爹还亲,看来妹子嫁的好啊,不枉他一番撮合。”

莫在行与杨氏听在耳里,都兴鼓鼓的,心里赞叹着梁思宽的豪爽,现在的时人都是咬文嚼字,抠搜搜的,哪里去遇这种大爷?

心里就像捡了宝一样高兴,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梁思宽不住的点头称赞。

“你什么不教他,你要他去赌坊,好的不学你让他跟着你学,你的名声在上阳出了名的,也要带累我的哥儿吗?”

“妹子,你这话说的哥儿我不爱听啊,什么叫带累?做妇人的好好做妇人,你与娘一个德行,你看我光棍子一个你心里是否高兴?”

“我现在看见你和娘就害怕,如果将来取个媳妇子也像你与娘一样泼悍,我倒是宁愿一辈子打光棍,就让莫家这枝香火从我这一代断了吧。”

“妹夫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可是让你这么个柔柔弱弱的女子降服住了?你要是这样降服妹夫,我莫鸣堂可是第一个不干的,我要去衙门告你说你辱没自家的汉子。”

莫在行说:

“采英,你是有些做的过头了,你娘从来没有这样说过我哩。”

杨氏此时也添了一嘴说:

“我们做妇人的,三从四德最要紧,你的圣贤书读去哪里了?别怪你哥儿说话难听,你在家里使性子可以,这嫁夫随夫,可不能这样对待女婿。”

采英听了自己的家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责备她,她是为了莫鸣堂好,要他上进,别去赌坊,一家子又硬要把她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心里莫名的委屈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从凳子上一屁股起来,小跑着上了楼,哭的稀里哗啦的,葵心走在后面跟了上去,安慰采英。

采英抽泣不住,泪海翻腾,梁思宽也没理哭泣的采英,大大的喝了一口茉莉酿,说:“好酒,不过比我爹酿的醇酒差了些,不带劲。”

“葵心,你你~说慎郎是~不是忘~记我了?我这这~几日都在~思念她,采英扑在床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话都说不直。”

“他~~与梁家是~故交,为什么不~找个借~口来看看~我?难道是我~伤害了~他的心~吗?葵心,你回答~我。”

“小姐,说实话葵心也不知道,不过你已经嫁人了,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不,我只是嫁给~了他,但是~我与他还没~有~夫妻之实,我的人和我这~~颗心永远~是属于慎~郎的。”

“葵心,他不来找~我,我去找~他~好吗?葵心~你帮~~帮我,就当我~求你。”

“小姐,你是读圣贤书的人,这个事情可是人妇能够做的,这可不是单单戳脊梁骨的事情,如被人发现脸往哪里搁?”

采英擦干眼泪,止住哭泣,定了定神,片刻之后,说:

“不会被发现的,如果被发现叫他休了我才好,我就是去司音坊内做唱的舞的,也不愿意与这个莽夫共渡余生,还不如让我去死。”

“你看他,家里人都对我指指点点,他半句话也不肯为我说,如是慎郎绝不会让我受这种委屈。”

“小姐,你可别信口雌黄的乱说,司音坊内多少女子脱籍都来不及,你还要往火坑里面跳?才嫁给思宽姑爷,就死啊死的挂在嘴边,你不是自诩和别的秀阁姑娘不一样吗?如今一看倒不如那秀阁里的。”

“小姐,我是从小跟着你的,才敢说这些话,但是你执意要去见他,必须得像个万全之策,否则叫公子知道了,可就了不得了。”

“不知怎么的,我一看见思宽公子就怕,总觉得他和那些粉面男子不一样。”

“我听将军府上的丫头子们说公子武艺可强了,用刀剑,长枪无所不能哩,我看他脸上总是有杀气腾腾的。”

“如果公子发现一刀结果了我们怎么办?今日公子说杀人,我就想到铁化给我说的公子以前是杀过人,具体的她也说不清,不过被将军按了下来,工子没有受连累。”

采英睁大双眼不可置信说:

“什么~他杀过人?是真是假?老天,我居然嫁了杀人的魔头,如今你说了,我的心不由也胆寒了一阵,现在的读书人别说杀人就是杀鸡也是见不得的。”

“他能杀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葵心,你说我的命怎么就比黄连还要苦三分?”

“明日回去,还是照老样子,你去与王家那个往来的小厮商量好,说我要去找王慎公子,你我乔装打扮一番,好去见慎郎。”

“我到要质问质问他,为什么不来看看我,害我饱受这相思的煎熬。”

说着又迎迎的卖弄了两句,又腐又酸的诗:

“寻前程?觅下梢?”

“偏偏与我配了个~恶姻缘~”

“他是个杀人魔,败坏人伦,胡作非为。”

“我如寄生草,干落个闲淘气。”

“难消受肠肚萦牵,思我慎郎!”

吟好后,还不忘让葵心拿来笔墨,自己讲刚刚随口而出的诗词,写成了白纸黑字,最下面右下角还小小的落了自己的名款。

写好后,拿给葵心看,想让葵心夸奖她莫采英文采斐然,飞扬神思。

“小姐的诗词,真是越写越老辣,如是交给葵心来写,非得将笔毫含在嘴里想烂糊不可,小姐的笔都是徽州的兔毫,每只约要几百钱,如是含在葵心的嘴里可是划不来的哩。”

“我看就如小姐这几句诗词,在我们上阳城找不出一二了,你的那些小姐妹们谁有小姐半分的才华,难怪那王慎公子喜欢小姐。”

莫采英在葵心的夸赞之下,逐渐想入非非,迷失自我,她真的认为自己是学富五车,纵贯上阳的奇女子,故此眼高手低,空有皮囊一副。

喜好说教,天真散漫,沾沾自喜,不知天高地厚!

赌坊之内,莫鸣堂“呼卢喝稚,大行博戏之道”,梁思宽要了一壶好茶在旁边看着他,赌坊的人都知道梁思宽的大名,将这座财神爷供起的,茶钱也不收他的,还送了几碟子花生,瓜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