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故国不在山河依旧 > 第五章 刘子歌(平步青云)

第五章 刘子歌(平步青云)

莫采英看着梁思宽的背影,心里想着他说刘子歌的那些传言。

当今刘子歌平步青云的事情,南明朝效仿之人众多,有人说他时运好,有人说他有真正的本领,不过都是夸赞他的,闲言碎语也有,不过采英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她认为一个从最底层爬起来之人,身后一定有一群嫉妒的小人作祟,是这些人造谣也说不定,一个读圣贤书,模仿圣人脚步之人怎么会抛妻弃子呢?

采样盲目的认为是梁思宽为自己的不求上进找借口,对刘子歌这个她相当崇拜的人物,进行无休止的诋毁,她喜欢拜读刘子歌的诗册。

~南明国~是一个没有战乱的国家,在刘子歌的诗册里却有非常豪情的句子如:

“三尺龙泉万卷书,千里独行照骨枯”

还有歌颂东主偃武尚文的诗词,赞扬东主对百姓的功绩,国强民安,马肥人壮:

“雨顺风调,兵器不动农具摇。”

“河清海晏,征旗不飘酒旗招。”

“师罢战,马添膘,杀气消,如今将帅都做了幕僚。”

“脱去了铠甲,身着紫袍,腰间棠溪剑归鞘,寰宇安奠,我自逍遥!”

更有赞美才子与佳人爱情的美好诗句,采英读着每每欲罢不休,将自己与王慎带入诗词之中:

“待得鸾凤趁飞时,欲盼良宵共绸缪。”

采英想能够写出这些诗词来的人,心中绝对是沟壑万千之君子,不急不缓,娓娓而来,不可能是梁思宽口中的那种人,采英非常固执的这样认为。

闺房女子到底是没有经历世上险恶啊,出门乘轿,也算得上娇身贯养,采英还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后面再提这些罢,如今只好先继续故事。

除了采英带过来的葵心,梁中明还给采英配了四个丫头,大多十二三岁左右,两个长的粗笨的负责采英日常起居,叠被子,倒马桶等粗使的杂活。

一个丫头叫春梅,头发黄毛都还没有长齐整,嘴唇往外凸起,一口的牙花,另一个丫头叫做晚秋,是个秃头的小女娃子,皮肤黑黢黢的。

还有两个一个叫做铁丁,一个叫做铁化,是两个胞胎的姊妹,长的甚为一样,模样清秀可怜,专为采英端茶递水,做些轻巧的事情。

葵心年长她们两三岁,四个丫头子都唤葵心为姐姐,一切听从葵心的安排。

铁丁,与铁化伺候好采英洗漱,然后换上新的衣裳,一身湖蓝色的水褂,四周是兔毛锁的边,下面是两层的长摆裙。

“小姐如今已是人妻,马上要去给公公,婆婆递茶,葵心为小姐梳髻,再不是做女子家的小姐了,这头饰不能像以前做女儿家那样了。”

“我们南明国是礼仪之邦,四面的使者皆称赞我们长幼有礼,物品有节,这都是当今文人的“功劳”,小姐也要梳髻的,就让葵心为小姐梳一个垂尾髻吧。”

“小姐不喜欢浮夸的头面,那就将这只碎玉簪插在髻子上就好了,即简单又大方,老爷奶奶看了定是欣赏。”

“葵心,把我妆奁里慎郎送我的玉簪拿来插在髻后,方才你出去打水,那厮浮浪本性即现,对我说了些不三不四的荤话,气的我发癫。”

“还诽谤起朝堂的刘上士,他与王慎乃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惜我与慎郎此生无缘了,那些他送我的头面,首饰我也只能睹物思人了,快走吧,还要与婆婆公公进茶。”

日子虽然是寒冷,阳光却投进了采英的房中。

忽的门前好像多了一座大山,挡住了阳光,屋里变暗沉起来,采英与葵心抬眼望去,见门口被堵的严实,门中站了一个肉球,看样子有二三百斤的样子。

那肉球开口说话:

“我哥儿呢?新娶了媳妇子忘记自家妹子呢吗?”

采英说:

“请问小妹你是……?”

“果然是传说中的~不栉进士~这你都知道?我就是梁思宽的小妹,他们都叫我~梁娇娇~皆因为我长相柔美,娇嫩可爱,人人都喜我。”

采英满脸黑线,她称呼小妹是尊称,且并不知道梁思宽还有这样一个肥的惊天动地的妹子,比她的母亲还要肥硕的多,说话也不太灵光,采英在心里想:

“这个女士莫非是傻子吗?”

“你嫁过来就好,我爹让你为我们梁家传宗接代,以后我哥儿的子女就可以考取功名了,今后我也要与你多多的学习,做一个贤能的女子。”

梁娇娇肥硕的身材一边说,一边扭,采英打量着她,见她的衣裳宽大如戏袍,脖子上有四五道雪白的褶子,像一条条吐丝的蝉宝宝,说话粗嗓门大音量。

如果她远远的走来,像球非球,似人非人,人未到肚皮先到,梁府上的丫头子小厮婆子些背后都给这梁娇娇取了个好听的号,叫做“腹先来”皆是取笑她这巨大混圆肚皮。

腹先来见采英打量着自己半天不说话。

“新来的新娘子,我可不是傻子,你不要这么看着我,今后你就是我的嫂嫂,我就是你的小姑子。”

铁化忙忙的走过来说:

“少奶奶,这位是娇娇小姐,是我们将军与二姨姨生的大闺女,已然是出了阁的,小姐的姑爷是入赘我们梁家的,住在西面的屋子里。”

“死蹄子,什么小姐,你也叫我少奶奶,小心我撕烂你那臭嘴。”

“我们梁家的钱用不尽,我娘说了叫我使劲的败,我的哥儿左不齐也是个败家的。”

“我的汉子跟着我入赘到我爹的家里,又不是入赘到你的家里,你这么急急忙忙的嚼给新来的嫂子听做什么?”

腹先来走从门中走出来,伸出熊掌狠狠地拍了一下铁化的脑袋瓜子,转过身从门缝里面挤走了。

采英与葵心愣神在原地,接着采英哭兮兮的说:

“天爷,我哪里对不住你,要我落入这么一个罗网之内,那梁思宽还不够,如今又多了一个堕神一样的小姑子,她竟然比我娘还要厉害,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样粗鲁的女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