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无限提升资质,我一秒无敌 > 第14章 神丹楼拍卖会!

第14章 神丹楼拍卖会!

羽月客栈。

“小友,安心住在此地,等明日真龙秘境开启便可!”

“多谢周老!”

秦风对着老者拱手,一路上浅谈,他也知道了对方的来历,姓周,乃是羽月国皇亲国戚,此次是给长公主羽凤撑腰的。

“小事而已!”

“对了,周老,真龙镇内有售卖丹药的地方吗?”秦风问道。

周老看了秦风一眼,没有多问,笑道:

“自然是有的,你若过是买普通丹药,真龙镇上有许多丹药铺,如果你要是买罕见的丹药,这间客栈下方便是一个拍卖场,小友你可以去看看!”

说着。

周老手中出现一枚玉牌,递给了秦风:

“这是他们给老夫的请柬,老夫正好懒得去,这请柬便给你吧!”

“周老,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周老豁然一笑:

“反正拍卖会上也没有老夫要的东西,另外,你也不用担心,这请柬是不记名请柬,拍卖会场不会知道你身份的!”

话说到这份上。

秦风也不再拒绝了,否则便是疏远了,接过玉牌感谢了一番。

“秦公子,多谢!”

周老离开后,吕昶对着秦风拱手,神情真挚。

刚才如果秦风没有叫上他们师徒,十皇子和那柳鹰无处可撒的怒火恐怕就要全部倾泄到他们师徒身上了。

“不用客气,回头带我去你们宗门转转就行了!”秦风道。

听到前半句话,吕昶心中还在感激。

但是听到后半句话,吕昶人直接麻了。

怎么老是想去他们宗门?

不安好心啊!

“唉,秦公子人呢?”吕昶还在想着怎么打消秦风念头,抬起头来发现秦风已经不见了。

“师傅,秦公子刚才出去了!”

.....

羽月客栈下。

拍卖场入口。

“大人,请柬无误,请进!”

守卫接过玉牌,顿时变得恭敬无比,这样的不记名玉牌,都是拍卖场送出去的,拥有这种玉佩的,无一不是大人物。

守卫立即让开位置,将眼前这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神秘人放了进去。

而这个神秘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番打扮”后的秦风。

高品级的丹药、灵石在修行界的价值远远高出低阶丹药,他可以通过

吞天壶可回收低阶丹药、灵石化作源气,从而提升万物品级。

这也是他来参加拍卖会的目的,挣些“差价”!

“这位大人,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

刚进拍卖场,一名容貌娇艳、身材火辣的迎宾小姐走了过来。

“拍卖一些丹药!”

秦风将早就准备好的几个丹药瓶扔了过去。

“大人,这是?”迎宾小姐好奇问道。

“三瓶灵级高阶聚气丹!”秦风淡淡道。

“好的,大人...不对...”

迎宾小姐脸上露出程序化的笑容,但很快笑容变成了震惊。

灵级高阶的丹药!

这种顶级的丹药,三国加起来都没有多少。

而对方竟然一次性拿出了三瓶?

这怎么可能?

迎宾小姐心中有些怀疑,但专业的素养让她没有表现出一丝异样,重新恢复笑容,恭敬道:

“大人,灵级高阶的丹药太过珍贵,奴婢没有权力检测,大人可否稍等片刻,奴婢请执事大人过来?”

“可以!”秦风点头。

迎宾小姐立即将三瓶丹药递给秦风,而后离开。

不多时。

迎宾小姐跟着一个神色倨傲的女人出现。

“杜执事,这位大人要拍卖三瓶灵级高阶丹药!”迎宾小姐介绍道。

“灵级高阶丹药?”

杜执事打量着秦风,眼神中满是怀疑:

“请问阁下是从何处得到这三瓶丹药的?”

黑袍之下,秦风眉头微皱:

“来拍卖东西,还需要说出东西的来历?有这个规矩吗?”

“正常来说是没有,不过!”

杜执事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灵级高阶丹药,三大国中无人可炼制,连三大国皇室都没有多少,而你一次性拿出三瓶,这让本执事不得不怀疑你这些丹药是假的!”

一旁的迎宾小姐小声道:“杜执事,这些丹药应该是真的...”

啪!

杜执事一巴掌抽在迎宾小姐脸上,迎宾小姐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掌印,委屈的眼睛红了起来。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再有下次,直接滚出去!”

杜执事呵斥,而后看向秦风,淡淡道:

“要么出去,要么主动交代丹药的来历!”

“是真是假,请你们拍卖场的炼丹师鉴定一下便可!”秦风声音微冷。

“呵呵!”

女人嗤笑:

“你以为炼丹师都很清闲吗?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到?我告诉你....”

话音未落。

啪!

秦风出手,直接一掌抽在女人脸上。

顿时。

女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抽飞了出去,狠狠撞在拍卖会场的墙壁上。

这么大的动静,瞬间吸引了周围人的动静!

“嘶!竟然敢在神丹楼的拍卖场动手,这家伙胆子真不小啊!”

“是啊!神丹楼背后可是有铭文境大能坐镇啊!”

“这家伙如果给不出一个交代,今天怕是要倒霉了!”

....

周围人看着一身黑袍的秦风,议论纷纷。

“你敢打我?”

杜执事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鲜红的掌印十分瞩目,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死死的盯着秦风,神色狰狞:

“敢在拍卖会动手,你死定了....”

话音未落。

嗤!

秦风消失在原地。

女人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即身前便出现一道黑影。

“你....”

女人惊恐无比,想要逃离。

突然一只手掌锁住她的脖子,无法抵抗的力量将她提到空中。

“你就这么想死吗?”秦风黑袍下的眼睛盯着惊恐的女人,淡淡道。

女人脸色涨红,本想放些狠话,但看着黑袍下那双冰冷的眼神,她吞咽着口水,求饶道:

“大..大人,我...错了...我只是按规矩办事....绝无...针对大人的....意思...”

“还要交代来历吗?”秦风淡淡道。

女人惊慌道:“大人....不...不必了,我立即安排炼丹师给您鉴定!”

嗤!

秦风挥手将女人扔了出去。

“怎么回事?”

突然。

一道声音响起。

随即。

一道人影从拍卖场后门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穿旗袍的中年美妇,身材凹凸有致,在旗袍的衬托之下散发着成熟的风韵,让人无法挪开眼神。

“舒总管!”

杜执事见到来人,大喜过望,指着秦风道,一把鼻涕一把泪道:

“这个躲躲藏藏的家伙过来闹事,属下只是问了他几句,他就不分青红皂白,要对属下动手,还望舒总管能为属下做主!”

舒总管闻言,看向秦风,黛眉微皱。

对拍卖场执事动手,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对于拍卖场的名声会有不小的影响。

不过。

能做到拍卖会总管的位置,她显然不会只听一人之言,于是看向一旁的迎宾小姐,问道:

“你说,发生了什么?”

杜执事立马给了迎宾小姐一个威胁的眼神。

迎宾小姐身体一抖,颤声道:

“舒总管,这位大人带了三瓶灵级高阶丹药前来拍卖,杜执事要这位大人交代丹药的来历,然后就....”

围观众人听到迎宾小姐的话,顿时炸开了锅。

“拍卖东西,还要交代来历,哪个拍卖场有这样的规矩?”

“这女人被打的不冤!”

“就是啊!这女人一点脑子都没有,要是看不起一般人也就罢了,但这位大人能拿出三瓶灵级高阶丹药,显然不是一般人,她还去得罪,这不是纯纯脑袋有病吗?”

“这位大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一次性拿出了三瓶灵级高阶丹药?”

....

围观众人议论纷纷,看着秦风的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和敬畏。

舒总管听到周围的议论声,脸色沉了下来,淡淡的看了杜执事一眼,杜执事立马惊恐的瘫倒在地,而后醒转过来,保住舒总管的玉脚,惊恐求饶道:

“舒总管,属下都是为了拍卖场啊....”

砰!

舒总管一脚将地上的女人踢开,而后看向秦风,带着歉意道:

“客人,这件事是我们神丹阁招待不周,作为赔罪,往后您但凡在我神丹阁拍卖东西,全部给您打八折,另外,您在神丹拍出的宝物,神丹阁不收任何手续费,如何?”

此话一出。

围观众人全部震惊了。

“嘶!舒总管好大的手笔啊!”

“不就是打折吗?这怎么了?”

有些人不太了解,好奇的问道,当即有人语气激动的解释道:

“舒总管承诺的不仅仅是这场拍卖会,而是神丹楼所有的拍卖会,要知道神丹楼产业不不仅仅是在三国之内,更是涉及整个东域,来头巨大,舒总管的这句承诺价值无可估计!”

随着解释,原先不解的一群人也瞪大了眼睛,语气震撼道:

“这不就是说,有了舒总管这份承诺,这位黑袍大人往后凭借这份承诺,便可以通过替他人拍卖东西挣差价?”

“没错!不过这些都是小利,真正的价值在于这位大人得到了神丹楼的友谊,这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机缘!”

“早就听闻舒总管来头惊人,似乎出身于神丹楼总部,如今看来,果真如此,否则,一个地方拍卖会根本无权许下这等承诺!”

....

随着成熟美妇的许诺,周围人陷入了震惊之中,也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之前杜执事的刁难,大多人都开始羡慕起秦风了。

而这也正是美妇人的目的。

另外。

看似她付出了巨大代价,但能结识一位背后疑似有灵级之上炼丹师的客户,神丹楼倒也不亏。

当然。

更重要的一点。

眼前这黑袍人只是锻体九重,且声音并不苍老,显然是个年轻人。

而杜执事已经聚气二重,却在此人手中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眼前之人的肉身强度恐怕已经接近六万斤。

舒总管美眸中浮现一丝兴趣之色。

在这样的小地方,肉身劲力能达到六万斤,着实有些惊人!

对于这样的天骄,神丹楼向来是不吝啬的!

“客人,杜执事打扰了您的雅兴,就让您决定她的生死吧!”

“舒总管,不要...”

杜执事闻言,神色惊恐:

“属下这么多年尽心尽力,望您看在属下一片忠心的份上,饶属下一命!”

“真的忠心吗?”舒总管语气平淡。

杜执事身体一颤,心底的小心思被拆穿,变得慌乱无比。

她之所以刁难秦风,其实就是看到秦风一身黑袍躲躲藏藏,加上不过锻体九重的境界,认定秦风手中的丹药见不得光,便想一顿吓唬看能不能将丹药压价拿过来。

没想到秦风不按常理出牌,竟然直接对她出手了!

“舒总管,属下再也不敢了,求求您饶属下一命吧!”杜执事哭着求饶。

美妇人淡淡道:“杜执事,你找错人了!”

杜执事反应过来,连忙爬向秦风,手臂抱着秦风大腿,哭诉道:

“大人,饶命啊,我再也....”

话音未落。

嗤!

秦风一脚踢在女人腹部,直接将其踢飞十几米远。

“啊!”

“我的丹田!”

女人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撕心裂肺的惨叫。

碎了丹田,此生无法修行!

正常情况下,秦风必然直接杀了这个女人。

不过。

既然眼前这美妇人给了他足够的面子,他自然也要给对方一些台阶。

而眼前的美妇人显然也知道秦风的好意,微微躬身,笑道:

“多谢, 请随我去贵宾室!”

“丹药不检查了吗?”秦风问道。

美妇人笑道:

“妾身也是一名炼丹师,这空气中弥漫的淡淡异香,是灵级高阶丹药无疑!”

后方。

杜执事看着秦风和美妇人的背影,眼神怨恨,低声咒骂。

“该死的乡巴佬!”

“你敢废我丹田!”

“我杜家绝不会饶你的!”

秦风脚步一顿,看向一旁的美妇人。

美妇人面露无奈之色:“客人,您请便吧!不过,妾身必须提醒您一句,杜执事的家族在神丹楼中有些....”

话音落下。

嗤!

秦风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他出现在杜执事面前,淡淡道:

“活着不好吗?你就这么想死?”

女人神色惊恐,色厉内荏:

“我是杜家人,你敢杀....”

话音未落。

咔!

秦风捏碎女人脖颈,扔垃圾一般将其扔到脚下,随即朝着美妇人走去。

围观众人看着地上的尸体,摇了摇头。

“这女人真是找死啊!”

“留了一条命还不知足,竟然还敢叫嚣!”

“不过这位大人也真是大胆啊!竟然敢杀这女人!”

“这怎么了?舒总管都没有反对!”

“你没听见舒管家的话吗?这女人是杜家之人,世代在神丹楼任职,嚣张一些也是正常的!”

“竟然是那个杜家?这位大人怕是要有麻烦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