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不问天许 > 第139章 尉迟青刀

第139章 尉迟青刀

三日后。

夜白同常玄一同前往画剑山庄。

时言之因家中事务顺路同行。

“画剑山庄当中可有什么情报?”夜白看向漫不经心的时言之,想要了解一下画剑山庄的基本信息。

“画剑山庄啊,这代家主好像是第十八代庄主了,年头挺久远的。”时言之在自己的算卦箱子中翻找一番,拿出一个卷宗,丢给夜白。

夜白接过卷宗,打开浏览。

“这一代的庄主叫简瑾,人如其名,很谨慎,从上位以来所做的决策没有一次失误,画剑山庄也因为他蒸蒸日上。”

时言之一边解释一边思考:“大概是两年前,简瑾的长子简剑一道心破碎了,好像是比试的时候误杀了庄中弟子。”

夜白一挑眉,饶有兴趣的问道:“那简剑一是何天赋?”

“具体不太清楚,画剑山庄最不缺的就是剑,他一直用一把阔剑,基本没有怎么展露过,就算是我们时家也没能找到具体的。”时言之重新背上自己的算卦箱子。

“时家,在各方势力当中有暗子?”常玄听到时言之的话,想到了什么东西。

既然时家能够渗透到画剑山庄,那么自然也能渗透到其他组织。

“基本没有,画剑山庄里面的也不是时家人,不然就不会这么缥缈了,至于暗子......”时言之一笑,脸上露出一丝狡诈:“前辈不妨猜一下。”

“百山盟?”常玄脱口而出,几乎没有思考。

时言之拍了拍手掌,笑道:“前辈真聪明,百山盟这种小宗门聚集成的势力,是最容易渗透的,百山盟当中我们时家人有几个,但是不多,毕竟我们人手也不太够,血盟也有一个人。”

“你们时家的愿望太宏大了。”常玄看着时言之,对时家的做法做出了评价。

“确实很宏大,不过,事在人为,时家终究会看到一个统一的冥界,一定会的。”时言之看向远方的云朵,自信道。

“我相信夜白可以。”

时言之转过身,看着夜白。

“呵。”夜白轻笑一声,清冷的说道:“会的。”

良久。

已至正午。

时言之看了看周边的环境,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夜白,我有个合适的人选,可以进雨杀楼,正好离着不远,画剑大会还有一段时间,去看看?”

夜白微微皱眉,一脸的疑惑:“何人?”

“刀门少门主。”时言之指向一个方向,淡淡说道。

“纵酒狂歌,流炎若火。”常玄想到了那个少年:“尉迟青刀?”

“正是。”时言之肯定的点点头。

“若是他,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常玄笑着说道。

“前辈知道此人?”夜白有些不解,按理来说,常玄这二三十年重伤在身,不问世事,不应该的知道那尉迟青刀的实力的。

“五年前他来见过我,我同他父亲也是故交。”常玄明白夜白的疑惑,解释道:“五年之前他才二十一岁,便有七境的修为,五年,现在应当八境了。”

夜白思考一番:“那便去看看。”

良久,入夜。

皓月当空,萤火闪烁同天上繁星相映,山路还算平稳,走起来不算很困难。

和院落同样的,这里足够隐秘。

“嗅嗅——”

“闻到了吗?”时言之抬头嗅了嗅:“好浓郁的酒香。”

“看来是到了。”常玄闭上眼睛仔细感受这空气当中氤氲的酒气。

那尉迟青刀,平生爱两物,一者为酒,再者为刀。

“进去看看。”夜白足尖轻点,身子一跃而起,身形似鬼魅般在林中移动。

常玄见状,拉住时言之,快步跟了上去。

“前辈,大可不必的,我的平步上青云,应该能跟得上。”时言之将手缩回,脚下发力,速度竟然跟上了常玄。

“小友竟然能做到这般,当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常玄别过头看着和自己同一身位的时言之。

“没办法,平日做些偷偷摸摸的勾当,身法不好,被逮到可是会没命的。”时言之咧嘴一笑,加速前进。

“小友说笑了。”常玄轻轻一笑,紧跟夜白身后。

少顷。

“哗哗——”

瀑布之下,一汪潭水,映天上明月,谷中窸窸窣窣,隐有小虫作祟。

一青衣披发少年郎拿着红色的酒葫芦慢饮。

“明月落潭酒在手,天光人影成三行,欲求佳客同饮醉,哪知佳客早已来。”尉迟青刀轻抿一口,笑道:“三位,还不出来见一面吗?”

夜白一脸淡然的走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常玄和时言之。

“常叔!”尉迟青刀一拍地,整个人飞到三人前:“您的伤好了!”

“五年不见,修为见长,了不得啊。”常玄拍拍尉迟青刀的肩膀。

“跟您一比还差得远,这两位是......”尉迟青刀看了一眼夜白和时言之。

“在下时言之。”时言之拱手一礼。

尉迟青刀赶忙还礼:“尉迟青刀,幸会。”

“这位是夜白。”常玄走向前,指了指夜白介绍道。

“幸会。”尉迟青刀抱拳相对。

夜白没有摆什么架子,回了一礼。

“常叔,你们此来有何要事?”尉迟青刀看向常玄,一身的宽松长袍随风轻飘,袒露小半上身,加上披散的头发和手上的酒葫芦,倒是显得极为潇洒。

“当然是来找你。”常玄笑道。

“找我?”尉迟青刀略带疑惑:“找我何事,我一不问世事,二不愿出山,有何找头。”

“我有一势力,名为雨杀楼,虽然没有正式成立,但想要邀请阁下,加入我雨杀楼。”夜白轻声道。

“哦?”尉迟青刀喝了一口酒,擦了擦嘴:“常叔也在?”

常玄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我为何要去?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或者说,你凭什么说服我出山。”尉迟青刀转头看向夜白,略带醉意。

“我可以替你复仇。”夜白面色不改,轻声轻语。

“报仇?”尉迟青刀哈哈大笑一声:“仇恨什么的,是上一辈的事情,与我何干!”

夜白闻言一皱眉,这家伙,不同常人。

“条件,阁下可以提。”夜白看着尉迟青刀泛光的双眸,一脸正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