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不问天许 > 第126章 时求是

第126章 时求是

冥界东洲,云海花宗。

黑色血液破空而至,滔天杀意延绵不绝。

速度太快,以至于血液化作细针模样。

出于本能的反应。

危险来临之际,穆安凌空一跃。

“噗嗤——”

黑色细针穿透莫海棠的心脏,刹那间莫海棠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

天杀之力!

一道道咒文从心口朝着周身蔓延。

一股骇人的杀意将莫海棠的全身经脉磨灭。

她的皮肤开始龟裂,血液如涓涓溪流不断流出。

痛苦,并不是很快结束。

刺痛灵魂的杀意不断刺激着莫海棠,使得莫海棠全身已经止不住的痉挛。

“救我!老祖!老祖救我!”莫海棠抓住穆安的衣角,强烈的痛感让她快要说不出话。

一股死亡的感觉油然而生。

常玄看到中招的莫海棠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多少有些头皮发麻。

这小子的杀术,怎么这么吓人。

穆安没没好到哪里去,那黑色血液虽然在她凌空一跃之下没有刺穿她的心脏。

但却是从她的腿上刺过。

穆安牙一咬,眼中露出坚毅的目光。

“嗤——”

穆安招来一朵彼岸花,直接将那条被击中的腿斩了下来。

夜白此刻也是显露的身形。

看着穆安决然的表现,夜白心中对这疯女人的评价高了几分。

壮士断腕,可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更何况还这么果决,真的是太有魄力了。

要是缓一会,说不定就直接死了呢。

太可惜了!

“不知道......前辈的童子送命......”夜白转过头,看着还在流血的常玄。

“滚!”常玄狠狠瞪了夜白一眼。

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的吗?

人还没死透,你就先惦记上我这点家底了。

“啧——”夜白无奈的耸了耸肩。

“这位老......前辈。”夜白止住了自己想说的话,咳嗽两声。

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跟常乐待的时间长了,整个人都变得没素质起来。

“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送你一程?”夜白手掌雷光一闪,负在背后的手已经掐了一个法印。

“等等!”穆安抬手,一脸恼怒:“临死之前,可否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来杀我们!”

“杀人还需要理由吗?”夜白身后手掌一握。

穆安身后出现一只巨大骨架手臂抓住穆安,而后重重砸在地上。

穆安狼狈爬起身,吐出一口鲜血,连带着几颗牙也吐了出来。

“停下!”穆安大口喘息,此刻她已经没多少力气了。

“阁下若是有想要的,拿便是,我们可以谈谈。”穆安强提着力气说道。

“对不起,我只想要你的命。”夜白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的阳光又灿烂。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势力!就不怕扰乱了局面吗!”穆安指着夜白大喊大叫,扰的人有些心烦。

“呲——”

一道人影从穆安身后出现,白色骨刀从穆安左侧斜方肌直直刺入,刺进去的深度,刚好能捅破心脏。

那人像是和穆安有什么大仇,捅进去的刀子还搅动了几下。

“咔——”

“呲——”

两道轻微声音响起,穆安全身的骨骼生出骨刺,将全身内外捅穿。

“自报家门这种愚蠢的事情,也就你能想出来了。”那人拔出骨刀,冷淡的说道。

穆安想要回头查看,却发现自己的颈椎无法动弹。

常玄挑了挑眉,转头看向夜白,有些疑惑道:“一伙的?”

“没见过。”夜白看着来者,摇摇头回应常玄。

“不会是来劫场子的吧。”常玄看着来者,一脸警惕。

“应该不会。”夜白盯着那人,能撕开断界的,肯定是一等一的高手。

三人王八瞪绿豆,大眼瞪小眼。

少顷。

那人看穆安彻底没了生命气息才放下心来向前走。

“夜小友,早就听犬子说过你了,今日一见,果真是少年英雄。”那人缓缓走上前,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男人看上去和常玄差不多的年纪,看上去温文尔雅,倒是像个儒生。

“嗯?”夜白听到来人的话,不禁有些疑惑:“你是何人。”

“哈哈哈,二位不要紧张。”时求是摆摆手,示意两人,道:“在下时求是,你知道的时言之,便是在下犬子。”

“原来是时家前辈,小子有礼了。”夜白拱手行了一晚辈礼。

“这位便是当年咒天阁的鬼君常玄阁主吧。”时求是看向常玄。

“久仰时家家主大名,幸会。”常玄拱手一礼,客套一番。

“前辈若是没事,待到七日之后,可来花音城的花音阁来找我,我和常前辈还有事情要做。”夜白微笑道。

时求是哈哈笑了两声,道:“好,那便七日后见,今日犬子拜托我来一趟,怕你有什么意外,现在看来是多心了,二位保重。”

常玄和夜白随即与时求是告别。

夜白感受到时求是离开,叹出一口气:“这时家的情报,看来不少。”

“既然能知道莫海棠身后还有一个穆安,隐世的时家,当真厉害。”常玄赞叹一句,随即坐在地上,开始休息。

当了一天的打手,真累死人了!

以后有这活,绝对不接了。

“无妨,既然他们想找我们合作,那便交流一番,都身藏暗处,应该是个不错的盟友。”夜白走向穆安和莫海棠二人的尸体。

“赶紧干完,我要回去歇着,两个疯女人可累死我了!”常玄捂着腹部,颇为不满的说道。

“能者多劳,以后这种事情,少不了前辈。”夜白蹲在地上,一只手贴在莫海棠身上。

“可别,我一个老年人,就应该享受生活,打打杀杀的,还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常玄干脆直接躺在了地上,这么多年没动手,都生疏了。

若是从前,童子送命的速度和威力绝对比现在强,等着还要进行一番康复训练。

夜白使劲一抽,莫海棠身上的圣人伟力和悬命丹的药力全部被抽出来。

还有一身的肉身精华,同样被吸得干净。

“杀术——血食!”

不多时,一颗血丹被夜白炼出,剑光一闪,莫海棠的身首异处。

夜白转身来到穆安尸体前,同样的手法,异常的熟练。

常玄感受到夜白的所做,心中不免感叹,这玩意整的,我们好像话本里的超级大反派一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