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不问天许 > 第119章 安排

第119章 安排

是夜,月明星稀。

月光洒在院落当中,有些刺眼,山中野兽吼叫,晚风微抚,树影摇曳。

房间中,些许灯火,两道人影,正在密谋些什么。

“这架该怎么打?”

常玄看着夜白,没什么主意。

“我和前辈肯定要一起出手,这样才能快速拿下她。”夜白摸着下巴,动着机智的小脑袋瓜。

“一起上?”常玄一挑眉,问道。

“不不不!”夜白摆摆手,连忙道:“前辈,我们是暗杀组织。”

“前辈原先是名门正派,可能还不太习惯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过慢慢来,时间久了就适应了。”夜白露出一脸阴险的笑容。

“额.......”常玄挠了挠头,脸有些抽搐。

怎么说的,我们干的事情这么下贱呢?

“那你说怎么办?”

常玄继续发问,他现在就是半养老的状态,不喜欢动脑子。

随便打打架,没事的时候溜达溜达。

舒坦!

什么年纪的人了,还整天算计这算计那的。

这种事情就要交给年轻人,这时代是他们的。

这个理由,足以让自己的摆烂心安抚,让自己摆的舒适,摆得顺心。

“前辈可能不熟悉操作。”夜白揉着自己的手腕道:“所以你来强攻,拉扯她,待到那莫海棠露出破绽,我来动手。”

“能行吗?再怎么说也是个圣人,况且在人家的主场作战,若是不能一击必杀,怕就难了。”常玄还是有些不放心。

双方都是圣人,就算比对面多一个,那对面也是圣人。

能成为圣人的存在,哪一个不是人精?

“这就不用前辈操心了,前辈只需要让她露出一个小小的破绽,我有自信,直接杀了她,就算杀不了,重创也不是问题。”夜白从容不迫的说道。

就一个圣人而已,昔日跟两位圣人和一位半圣打架,自己都没出过全力。

从始至终,夜白唯有当时对阵李伯然出过一次全力,但那也是圣人之前。

到了圣人境界之后,在地渊一招血怒逼退三人的时候用了一次全力。

其余的,夜白最多只用了一半的力量。

“那便依你之言。”常玄看着夜白,心中有点兴奋,好多年没打过架了。

而且,他也想看看夜白真正的实力如何。

夜白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前辈安心准备,我先去探探路,到时候我将前辈拉过去就好。”夜白别过头对常玄说了一声,便走出了门。

夜白手一挥,无名出现在面前。

血目睁开的一瞬间,空间之力迸发而出。

一道银色光门打开,夜白进入其中。

“空间之匙,好东西啊。”常玄目光定格在夜白消失的地方,有些走神。

稍许,常玄缓过神,笑了笑,喃喃自语道:“好久没活动筋骨了,不知道世人还记不记得我这老头子了。”

常玄走出门,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笑道:“鬼君,要回来了!”

东洲。

云海花宗百里外。

夜白的身影从空间当中缓缓浮现。

夜白手里拿着无名,看着远方的一片云海。

相隔百里,云象却能看得一清二楚,这空气当中也弥漫着淡淡花香。

冥界东洲,生机最旺盛的一个洲。

绝大部分地带都有草木覆盖,这里的生态也是整个冥界最为复杂的地方。

夜白鼻子嗅嗅,闻着花香,笑了笑:“不是多好闻。”

夜白释放出自己的灵力,将精神放到百里之外。

不一会。

夜白睁开眼睛,摇摇头道:“这宗门怎么能配得上顶尖势力的?”

就在方才,夜白能感受到云海花宗当中一众弟子修为极差。

已经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了。

而且这些弟子身上都有些问题,应当是那莫海棠的功劳。

“嗡——”

“嗡——”

夜白听到一阵嗡鸣,腰间的令牌在微微震动。

夜白皱了皱眉头,拿过腰间的令牌。

令牌正发着隐约的紫光,夜白拿到的时候也没问怎么用。

于是现在遇到一个很尴尬的情况,这令牌一直响个不停,但是夜白没办法使用。

中洲。

一座小城中。

时言之拿着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一脚踩在凳子上,等的有些不耐烦。

突然间时言之瞪大了双眼,拍了一下桌子:“完了!忘了跟他说怎么用了!”

与此同时,夜白把玩着这令牌,早早的开始了推衍。

“就一块破令牌!至于弄这么多禁制吗?”夜白越是推衍越烦。

本来以为上面就只有一点小小阵道而已,结果到现在已经半个时辰了,还没解开。

“不管了!”夜白恼羞成怒,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手中出现。

“咔——”

随这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整块令牌上的所有禁制都消失不见。

打不开?我给你全拆了!

“什么事!”夜白没好气的问道。

正在发呆的时言之被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吓了一跳:“你怎么解开禁制的!时家就算是我也要两三天,怎么做到的!”

“快说!有正事要办。”夜白语气很不好。

正准备干正事呢!瞎联系什么,这幸亏是没进去,要是去踩点的过程中响了,那不出事了嘛!

“是这样,我问过家里了,可以告诉你,你看什么时候面谈一下?”时言之语气平和,好似在请求夜白。

“再说,我要准备杀人。”

夜白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

“杀......杀人?”时言之挠了挠头发,不解道:“杀谁?”

对方是圣人,既然是他盯上的,那应该不是什么小角色。

“莫海棠。”夜白语气依旧清冷,不紧不慢。

“莫......谁?”时言之突然反应过来:“你要杀莫海棠?不是!为什么要杀她?”

“杀人还要什么理由?我就是要杀她!”夜白轻笑一声:“七日之后,花音阁见。”

说罢,夜白用力一握,只听到“咔”的一声,整块令牌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靠!”见令牌里没了声音,远在中洲的时言之把手里的令牌摔在地上,一脸通红的骂道:“什么人呐!一点素质没有!”

“不行!”时言之嘴里吐出两个字,随即赶忙往家里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