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不问天许 > 第70章 夜家惊变(二)

第70章 夜家惊变(二)

“也对,我居然在奢求你认得出我,哈哈哈,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愚蠢了。”

夜白的声音没落下,身影就出现在夜龙傲身前,一拳轰出,将夜龙傲轰成虾形。

“噗——”

夜龙傲喷出一口血,剧烈的疼痛传到整个身上,方才那一拳,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内脏破裂移位,恐怖的力量将后面的椎骨都震断。

“老公!”

李颖赶忙跑过去扶住倒下的夜龙傲,夜白将这房间的空间封闭,虽然夜龙傲砸在墙壁上,但是并没有撞烂。

方才的一拳也是收住了力量。

不然现在夜龙傲已经不是半身不遂了,而是命丧黄泉。

“你到底是谁!好大的胆子!敢伤害夜家家主的三子!”李颖一边照看夜龙傲的伤势,一边朝着夜白怒吼。

“没有跟你说过,太聒噪让人烦吗?”夜白慢步向前,一张面具之下透露出的声音让李颖瞳孔一缩,冷意遍布全身,浑身上下的汗毛立起。

“你......你要干什么!”李颖的声音中已经充满了恐惧,奈何也是夜家夫人,地位不能说低,语气中仍然带着些许的硬气。

“希望你这副表情能持续时间长一些,好让我看得起你。”夜白走向前,脚下的影子连接到李颖和夜龙傲的影子上。

“嗡——”

灰白的眸子放出一道白光,射入两人的眼中。

“咔——”

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两个人的悲鸣。

影子缠住十指,一同掰断。

方才的白光,夜白用幻道手段加剧二人的疼痛。

“你!到底是谁!”夜龙傲忍着剧痛,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快被逼疯了。

夜白用手指掏掏耳朵,走上前拽住夜龙傲的头发,将他提起来,心中杀意近乎爆发,可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道:“记性很差吗?还是说我没有给你线索?你们这群人就喜欢别人在你们的淫威下知无不言吗?!”

“叔叔......叔母!叔叔......”夜龙傲想到之前夜白所说,飞速思考着自己的侄辈中的男性,谁和自己有仇。

突然间,夜龙傲脸上露出一抹剧烈的惊恐,他的眼神慌乱,满脸的不可思议:“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他!你早该死的!”

“哈哈哈哈!”夜白抓起夜龙傲的头往身前的墙壁撞去。

夜白没有调动自己的力道,只是单纯用着一个十七八岁少年该有的力量。

“啊!”

“啊哈哈哈!”

夜白一下下撞击,还带着疯笑,七境强者,身体素质不能说弱,二十多下的撞击硬是没磕破点皮。

一边的李颖早已吓得不知所措,她本就是一个世家小姐,没上过战场也没有经历过生死大难,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哪见过这大世面。

“罢了,就先放过你,我先去找那老东西算账!”

夜白一掌击打在夜龙傲的胸口上,使得他整个人直接昏厥过去。

李颖同样挨了一巴掌,虽然自己的仇没有她什么事情,不过既然是一家人,总是要走的整整齐齐的。

夜白将二人纳入自己的影子当中,身形一闪,来到宅邸的顶层。

夜家的家主此刻深夜还没有休息,作为域人族顶头的大佬之一,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虽然年纪不小,但好歹也是修行者,八境的修为少说也有千年的寿命。

夜归游喝了一口浓茶,瞥了一眼门口,轻松开口道:“阁下,我夜家,可不是那么好闯的,既然来了,便坐下聊一聊吧。”

夜白坐在椅子上,显露出身影,普通的伪装,对这种老牌的八境来说,确实不够看的。

不过夜白也并没有打算伪装。

“阁下有何目的?”夜归游没有抬头,还在看着手里的事情。

“寻仇。”夜白不温不火,声音很清淡。

“哦?寻仇?和我夜家有仇的不少,可否告知家门?”夜归游笑了笑,放下手机,看着一身灰袍一副面具的年轻人。

“呵呵。”夜白笑笑,瞬身来到夜归游身后,拍在夜归游的肩膀上。

俯下身子,在夜归游耳朵边轻道:“爷爷,您老人家,可曾害怕过这一天?”

夜归游听完话,眉头一皱,眼神中出现一抹凶狠,一只大手抓住夜白的手腕。

可当抓上去释放灵力的一瞬间,夜归游眼中的凶狠却被恐惧所代替。

八境绝巅!

“感受到了?”夜白感应着戛然而止的灵力,轻蔑的笑笑。

夜白脚下的影子开始蔓延,渐渐将整个房间化作一个漆黑的水箱结界。

夜白摘下面具,露出不算清秀的脸,左眼的伤疤很显眼,一双灰白眸子让人感到神秘莫测。

“你看我还有几分像从前?”夜白闪身回到座椅上,盘起二郎腿,静静地看着夜归游。

“真的是你。”夜归游冷漠的看着那张较为熟悉的脸,皱眉道:“你应该早就死了。”

“哈哈。”夜白笑了笑,声音变得急促:“在你们眼里,我是不是就该死啊!”

夜归游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当然该死!若不是你,我最优秀的儿子又怎会与夜家决裂,你到反过头来来找我算账?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山里的一只野狗!”

夜白脸上出现一抹释然,他方才还在犹豫,万一自己下不了手怎么办,看来现在并没有疑虑了。

“夜归游,你是不是觉得你很高贵,可以将世家之外和书院上层之外的所有人看做贱民。”夜白看看自己的手,语气重回平淡。

“呵呵。”夜归游闻言一笑,脸上出现一抹轻蔑,嘲笑道:“我并不觉得我是何高贵之人,也不觉得我域人族几亿人民是什么贱民,我不过只是觉得,你是一只野狗而已,一只连亲生父母都抛弃的野狗!”

夜白闻言额间青筋暴起,怒火中烧,冷声道:“你若再敢诋毁我的亲生父母,我便让夜家,一夜消散。”

“就凭你?”夜归游丝毫不示弱,一脸冷清的瞪着夜白。

“你不过就是仰仗着圣殿的那个老祖,老牌圣人又如何,我孤家寡人一个,怕他作甚。”夜白平淡的说道:“你倘若不信,我们大可试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