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不问天许 > 第36章 时间长河上的敌人(三)

第36章 时间长河上的敌人(三)

“呵呵呵,李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夜白笑道:“可能你并不熟悉我这张脸,不过我们几年前见过一面。”

“如果李先生没有什么能教我的了,那么,我想这场游戏也应该结束了!”

夜白眼神中多了一分阴翳,宙道的能力,自己有了新的感悟,但是目前的战斗有些拖累自己。

但这李伯然不得不除,这家伙是域人族暗中的守护者,且能力太强,不除去,后患无穷。

李伯然望着不远处的少年,想到几年前的种种,突然想到某个人,道:“你是当年汶水的江河!”

“看来那只是你的一道分身了。”李伯然猜到了一些东西。

夜白笑笑不说话。

李伯然脸上露出一抹浓厚的笑意:“看来,我是破坏了你的大计了,着实抱歉。”

夜白笑道:“大计算不上,不过破坏,李先生可是多少小看了小子了。”

李伯然脸上的笑容变成了阴翳,看来事后要找到他的其他分身,一个个的处理掉了。

不过思索之际也是有了不小的震惊,也就是说,他除了光、宙、力三道之外还有音道的修行!

这个人是个危险人物,必须处理掉!

想到这里,李伯然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

如今放虎归山,引来后患,当年没有刻意调查,现在招来这种大敌,当真麻烦!

只见九个小世界齐齐爆发威能,一道道时间符文汇入时间长河当中。

“你在汲取众生的力量,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哈哈!”夜白看着没入时间长河的符文,心间一阵兴奋。

“既如此,小子也不客气了。”

夜白闭上眼睛,内心世界中死灵山的力量涌入体内。

滔天杀意如狂风过境,在时间长河上掀起阵阵波涛。

睁眼!

夜白灰白的眸子中瞳孔冒出猩红光芒。

无名破空而出落入夜白手中。

“你这畜生!到底杀了多少生灵!”李伯然看到眼前的异象,心中勃然大怒。

从未见到过如此大的杀意!

“杀了多少?”夜白冷笑一声,道:“我也数不清!你会记得你吃过多少粮食吗!”

剑鬼在夜白刚开始修行之际就在杀戮,最开始一天就有几千人,而越往后杀的人越多,再加上死灵山无数岁月来的煞气死气和戾气不断滋养自己的煞天魔罡剑魂,这杀意的质量和数量都是非常高的地步。

抛开其他不谈,夜白绝对是赤裸裸的疯子,为了修炼一人屠杀近十年不停止。

没有一天缺席,没有一天停止!

如今这世上,没有人像剑鬼那样,就算是现在域人族最强的那位侯爷镇国侯也没有夜白这般!

现在世界上杀生最多的,绝对是守在鬼门的那位剑鬼!

别的强者,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不会对低境界的人出手了,讲究的就是一个将对将兵对兵,而夜白不同。

就算境界上去了,冲进敌军阵营里面,管你什么境界,只要是活物,全部杀了,连只鸡都不放过。

以至于恶灵族那边都称剑鬼丧心病狂。

“该死的东西!”李伯然骂了一声,随后提着手中时间浪花所化的长刀便冲了过去。

“哼!”夜白冷哼一声,无名落下,一道凶厉的斩击出现,途中破浪而行,使无数生灵的时间轨迹发生改变。

这一日,有家中老人突然暴毙,有小孩退回婴儿状态,甚者有老人变年轻了许多。

但是这些人不多时全部死去。

时间的改变沾染了因果运行,一切被改变的,都要接受命运之轮的反噬!

先天帝具的反噬,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住的!

某个空间当中,有一长发男子端坐在王座之上。

他的左半张脸被长发遮挡,似乎在遮蔽脸上的什么秘密。

一袭白袍显得高贵圣洁,一身贵气给自己添加了几分独特的气质。

在这男子右手上戴着一个紫金色的手环,此刻的手环正在发出些许光芒。

“时间长河上,可惜没有我族没有擅长宙道的修士。”男子的声音很动听。

他看着右手的手环,道:“罢了,消耗些许寿元而已。”

随着话音落下,手上的手环不断变大,其形状犹如齿轮一般,有着一个个凹槽,如果仔细看,这是一条条线化作的圆环形。

线是因果线,手环,则是五大先天帝具之一,命运之轮!

“天杀的东西,竟然殃及这么多生灵!”男子声音有些恼怒,显然对于给人擦屁股这种事情,让他有些恼火。

“杀术——命改!”

随着阵阵紫光释放,一条条因果线急速转动,原本死去的生灵突然又活了过来。

都在感慨死是什么感受的。

少顷,命运之轮恢复成手环的模样,重新回到男子手中,而男子满脸的疲惫,像是被掏空了一般。

“咳咳!”

“噗!”

男子咳了两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形不稳,半跪倒在地。

“少主!”一声惊呼传来,随声而来的,是两个仓促奔来的老者。

两个老者赶忙将男子扶起来,让他坐在王座上。

“无事,两位叔叔不用太担心,过两天就好了。”男子虚弱的开口,像是下一刻就要死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您要动用命运之轮?”其中一位佝偻老人说道。

“判罚,等少主恢复再说,我等先退下。”另一边身姿高挑的老者一边给佝偻老者使眼色一边说道。

“好。”佝偻老者回应一声,又对男子道:“少主好生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们便好。”

男子点点头,脸上带着恭敬道了声好。

两位老者随后退出大殿,其中佝偻老者满脸怒意,眼中露出极度的狠毒,对高挑老者道:“必须严查!这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哼!殃及到缘崽子,当然不能这么算了!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能耐!”

高挑的老者满脸阴沉,快要滴出水一般,眼中的狠毒不知道比佝偻老者多出多少。

这男子是二人的侄子,二人没有妻子和子嗣,所以这个小侄子视作自己亲生一般,从小到大一直呵护着,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两个人岂能不怒!

......

ps:喜欢的小伙伴来点一条龙服务(催更、书架、五星)吧!

(求求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