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不问天许 > 第3章 初始(二)

第3章 初始(二)

罚天盯着夜白,看了一会,道:“你会得到的只有两个字,最强。”

夜白认真的看着罚天,道:“我该如何信你?”

“因为你的命,是我救的,你也是我招来的,你是我将你从你亲生父母身边带来的,一出生便是,你的命同样是我救下来的,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我是罚天,不需要任何理由。”

罚天幽幽的说道,话里带着很强的狂傲。

夜白对于罚天所说将自己招到这里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是有点淡漠。

“我又应该付出什么?”

夜白问。

“付出?”罚天想想,发出一声叹息,道:“如果真的付出,那便超过我!顶尖的风景不错,只不过......孤独了些。”

“你若有朝一日能超过我,便将这世界重新还原,从支离破碎的情况恢复,当年大战的结果,你便替我扛下来吧。”

夜白轻道了一声可以,又问:“你难道不想复活吗?”

“复活?呵。”罚天轻笑了一声:“人活得太久并不好,很没意思的,死了就死了,我留着一道意志,无非想将一身本领传下去,看是否有人能够超过我,我还是那句话,顶峰的风景很好,但是太过于孤独了。”

夜白有些震撼,有些道理,谁都会明白,什么登临顶峰便剩下自己,但不还是有人往上爬,想看看上面的风光吗?

没有登临顶点,自然无法体会那种意境,他夜白想看看,而到那时,他也有了力量,可以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夜白笑了,对着罚天那道身影。

那身影看到夜白的眼睛,也不禁笑笑,他能靠着灵魂的波动“读心”,自然明白夜白的意思。

一道银光闪过,夜白灵魂连同他的躯体一并消失不见。

夜白还是保持着灵魂状态。

因为他的这具身体已然破碎不堪,再进去怕是会直接进入濒死状态。

罚天带他进入了地宫。

这是地宫的最深处。

这里有五座血池,中大四边小。

小血池又相互连接,里面的血液不断循环。

罚天将夜白的躯体丢到中央血池当中。

一股强烈的痛感传到身体了,夜白的灵魂自然也有感觉,因为他只是灵魂出窍,灵魂与肉体联系紧密,况且他的肉体也还没有真正死亡。

伴随一股股剧痛传来。

夜白的断臂断腿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肉芽慢慢冒出,剧痛中伴随着痒的感觉,就像是无数蚂蚁边在身上爬边撕咬一般。

不时夜白的躯体伤势一空。

在罚天示意下,夜白的灵魂归窍。

夜白睁开眼,眼睛再也不似从前那般普通。

他握了握手掌,感受着如今的力量,好像自己的力量变大了,不管是身体的韧性还是强度跟从前一比,那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觉醒的智道天赋吗......倒是不错。”

罚天看着夜白的一双灰白眸子喃喃自语。

“看来不需要我出太多力气了,呵呵。”

罚天唤过夜白,轻点一指,九道光点从半空飞出,汇聚到夜白眉心,随后没入夜白身体。

而一道道信息在夜白脑中出现:

魂,剑,力,血,影,幻,阵,音,空间。

九个流派!

夜白不禁心头大震,这世间竟然有人能够同时修炼九个流派!

“哈哈哈,你不必惊慌,我生前轮回九世,每一世都在至尊之境,更甚者,在九境圣人之时便斩了至尊,接下来我会指点你。”

罚天感受到夜白的灵魂波动。

而在这时,夜白心脏空了一拍,强烈的窒息感突然涌上,心脏一阵剧痛传来!

“啊!”

夜白痛的出声,身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道黑纹和符号,心脏之处像是中心点。

仅仅刹那便传遍了全身。

剧烈的疼痛使得夜白在血池中翻动,溅起一阵阵的血花。

他双手抱头,不断大喊,指甲像是要扣入头颅,此等剧痛,根本就不是人能够承受的。

“天杀之力?”

罚天看了一眼便认出了夜白身上的黑纹是何来头。

“苏末啊......”

罚天喃喃自语几句,只见迷雾身形抬起一只手臂,一股无形的力量传入夜白体内。

夜白身上的黑纹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疯狂“逃窜”。

眨眼间的功夫便回到心脏的中心处,龟缩起来,任凭力量如何冲刷都冲不下去。

“也罢,毕竟我只是一道意志,还是要靠这小家伙自己啊。”

罚天摆摆手,安稳住夜白的灵魂。

并向他解释到:“这黑纹是天杀之力所化,也就是说天也要杀你,这东西有大渊源,你且听我细细道来。”

“天杀之力,本没有这东西存在,但是在几亿年前,一个疯子出世,他号夺天帝君,同是冥族。”

“之所以叫他疯子,就是因为这家伙与天夺力,将从天道那里夺来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他也是冥族的唯二的至尊,我九境斩至尊,斩的便是他。”

“他这夺天之力非常霸道,然而也有很大的弊端,夺了天的东西,自然要承担天的愤怒,他自然不会怕小小的天,但是这天道之力,会流传下来,他的后代或是传人,一旦得了传承,便会被天杀之力侵扰。”

“所以你的身世背景,很大。”

夜白安静的听着罚天所言,一会想起刚刚差点要命的力量便有一阵心悸。

罚天叹了一口气,又道:“我已经将这力量封印,但是无法根除,想要根除就必须你自己努力。”

夜白此时眼中露出一抹怒色,原本平息的怨恨重新涌上心头。

为何自己什么也没做,偏偏要我死?!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天要杀我?我又为何要让它杀!命运应在我自己手中,而不该问天意如何!我要掀了这天!”夜白怒目,一口钢齿紧咬,愤怒之色尽显。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有志气。”罚天道:“那就修炼,不要让你的实力,配不上你的野心!”

“你先参悟一番,看有何结果,而后我再教你。”

夜白点点头,盘坐在血池当中。

由于年纪小,盘坐之后,血池已然快没过嘴巴,并非他不想出来,而是罚天的嘱咐,而且在这血池当中,夜白能感受到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自己体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