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基因审判 > 第十二章 审判日

第十二章 审判日

罗征从若琳那双深邃的眼眸中读出接下来的风暴预警,即便他贵为少爷,但在若琳面前,他的权威仅限于探案的领域。

当若琳逐渐逼近,罗征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如同海浪般席卷而来,企图抽身却发现自己被这股气势锁定了。他仿佛看见了若琳眼中燃烧的烈焰,那火焰即将吞噬自己。

“若琳,你听我解释,别冲动啊…”

“少爷,你觉悟吧!”

若琳的步伐愈发坚定,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声音铿锵有力,直至近在咫尺,她猛地向前一扑,罗征如同一片落叶被狂风吹拂,整个人被掀倒在地,紧接着被若琳牢牢压制在身下。

“极品…助理…是几个意思?”

此时罗征的狼狈倒是让夜莺目瞪口呆,没想到她一句玩笑话能让若琳直接暴走。昨夜辗转反侧之际,才下楼找到一副耳机,想借助音乐抚平内心的波澜,不曾想引来一场风暴,实在是始料未及。她想上去劝解,又不知从何说起,给一个丫头道歉,那是不可能的。

罗征既尴尬又无力抵抗,若琳看起来像是一个文职工作者,平时也会帮助他整理案件资料,但其真实身份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保镖。她那看似柔弱的身板犹如坚韧的柳木,牢牢将他夹在两腿之间,令他无法动弹。

只有小七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从他加入侦探社,若琳的凶悍可没少让他遭罪,耳朵上的神经还在隐隐作痛。但此时他似乎找到了避风港,悄悄地躲在夜莺的身后,并低声解说道:“若岚姐姐,这个时候你千万别说话。”

夜莺低眉紧蹙,一个眼神交流,她便大致明白了局势。如此绝妙又香艳的场面,她怎能不刻意欣赏,日后在罗征面前还能成为她谈笑的资本。而小七却有些同情罗征,嘴里开始嘀咕着:“可怜的少爷,又要大放血咯!”

只见若琳跨坐在罗征的胸前,紧紧抓住他的领带,杏眼圆睁,气势汹汹:“少爷,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啦!”

罗征无奈之下,只能放下身段求和:“若琳,给我点面子,让我先起来,好不好?”但若琳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还不打算开口吗?那我只能使用那招了…”

“行…行…我答应你!”罗征最终屈服道。

就在罗征无奈妥协的那一刻,若琳仿佛突然间按下了某个神秘的开关,那股令人心悸的凶悍气势犹如秋风扫落叶般迅速消散。

原本紧绷的脸庞松弛下来,那对怒视的杏眼瞬间柔和,化作了月牙般的弯弯曲线,里面闪烁的是笑意而非怒火。

她的嘴角轻轻上扬,绽放出一个温暖如春的笑容,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愉悦,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场无伤大雅的游戏,而她便是游戏最终的胜利者。

她缓缓松开了紧攥着罗征领带的双手,那力度的转变,就像是从暴风骤雨瞬间转换到了和煦春风,随即又帮罗征重新系好领带,并伸手扶他起来,她的动作优雅而不失力量,像是一个温柔体贴的邻家女孩。

站稳脚跟后,罗征整理一下衣服,目光再次落在若琳身上。她正站在那里,弯腰抬头,双手背于身后,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仿佛刚刚达成了一项重大成就。

“少爷,我相信你会遵守承诺的。”若琳的声音温和而坚定,与之前那番咄咄逼人的语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说吧,真是怕了你,这次又看上那样东西了?”

“嘻嘻,那当然是芭娜娜最新款的激光笔了,据说限量版还能播放音乐哦,跟你送我的量子耳机乃是绝配!”

“好,最新款限量版激光笔,少爷我记下了,现在能请你回座位上工作了吗?”

罗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希望姑奶奶安静下来,这已经是第二次认栽了,果然再聪明的男人也逃不过彪悍女人的魔爪啊。

而在一旁看戏的夜莺,小手撑起小脸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当罗征的目光扫过,她才按捺内心的浮动,独自上楼休息去了。

当夜莺再次下楼时,已接近中午休息的时刻,罗征告诉他,小七的分析报告完成了,其中就有一个关于幻指的消息。

夜莺急切地想知道具体的内容,罗征先是告诉他神罚组织其实已经成立了好几年,早期在暗网只是传播一些关于伪神论的东西,后来他们开始宣称真神已然降临,对于一切有罪的人都将会接受天眼的审判。而失踪的幻指极有可能是被神罚组织定义为有罪之身,最终招来神罚使者的逮捕。

从天眼论坛获得的最劲爆的消息,是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一被定义为审判日。当天会通过视频直播的方式对抓捕的犯人进行审判,一旦认罪,就会被当场执行处决。

夜莺听完后脑胀欲裂,她最担心的事还是要来了,她迫切地追问道:“既然是审判,可有抓错无罪释放的人吗?”

罗征摇摇头,低声道:“无一释放,全部认罪。”

夜莺更加急躁,如果坐以待毙,她岂能甘心,她开始狂怒和咆哮:“他们凭什么给人定罪?是凭法律吗?还是他们宣称的真神不会错判每一个人?真神是谁,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吗?”

虽然幻指的性命与罗征无关,但他能深切地感受到失去幻指对夜莺意味着什么,所以另一个消息不得不说出来。

“若岚小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尽管如此,我还是得告诉你,幻指也在下一期的审判名单中,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不到半个多月的时间需要找到神罚组织的基地,然后联合警方才能把幻指救出来。”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夜莺的情绪几度崩溃,就连罗征的话都开始怀疑。罗征情不自禁地把双手搭在夜莺的肩上,告诉她时间紧迫必须稳定自己的情绪,才有可能捣毁这个神秘的组织。这些话既是安慰,也是鼓励。

夜莺给自己沏了一杯咖啡,平复自己的心情后,提出自己的想法。

“罗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放着家族的少爷不做,成为一个私家侦探,姑且是为了追求事实的真相吧,但我的朋友是无罪的。既然他们认为幻指有罪,那我们就尝试去查证所有被抓的人到底有没有罪,也包括幻指。”

“若岚小姐,我正有此意!”罗征果决地回复道。

“那以后就叫我若岚吧,我可不是什么家族的大小姐。”夜莺的目光似乎坚定了许多,那深邃的瞳孔折射出一片清晰的视野,伴随着由内而外的气质,隐约可见心中那片神秘的宇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