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基因审判 > 第三章 救赎

第三章 救赎

这个冬天,魔都飘起了罕见的大雪。

雪,如同天空倾泻的羽毛,覆盖了魔都冬日的每一个角落,给这座城市披上了一层寂静的银纱。罗因河静静流淌,奇怪的是它那未被冬寒锁住的波光,成为了都市传说中一抹神秘的色彩。

可能跟河水奔流不息有关,但为何只有魔都中的这段河流没有结冰?有人传言,罗因圣母当初便是在这里赋予了大地生命的基因,就像魔法一样造就了如今的魔都,所以这里的河流总是暖洋洋的。

苏星并不这么认为,基因不会作用在原本没有生命的物质,他认为罗因河底下一定是埋葬了异世的瑰宝,因为他曾经在一篇古籍上发现过文明的痕迹。

“看来是回不去了!”

苏星只身一人,在雪白的桥面上穿行。

他深深地叹息,不是因为糟糕的事情接踵而至,而是这段路似乎没有尽头,他身后的脚印就像是天上孤星的映照,不规则却充满了未知。

这些日子实在难熬,他的朋友也已离他而去,原因是帝国剥夺了他作为因浮众的临时身份。那些往日想和天才科学家称兄道弟的家人们,又回归到趾高气扬的阵营。

虽然贫民窟有众多苏星的支持者,但是他们的灵魂早已被束缚,只能在路边摊和他们一起吃酒猜拳,却无法交流内心的苦楚。

他十分怀念陈梦,那个无比善良的女孩,如果没有她,苏星早就冻死了。犹记那年的冬天,父亲将他抛弃在贫民窟里,是一个比他还小比他还瘦的女孩带走了他。他永远望不了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也永远望不了与之青梅竹马的这段感情。

可是一切都已烟消云散。

就连曾经满是温馨的那个家,他都回不去了。没有高贵的身份,任何人休想在舒适区立足。

苏星仰望苍茫的天空,闭上眼睛,任由雪花洒落他的脸庞,无论是冰是冷都已麻木,他逐渐感受不到外界的温度。

他不禁怀疑自己,是自个错了吗?

做一个浑浑噩噩的下等人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挤进那片舒适区,让他享受那样的生活却又活生生地被剥夺,那种痛苦比割断心脉还要难受。

他努力睁开眼睛,平视白花花的江面。

他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由远及近,在不停地向他招手。

那轮廓越来越清晰,临近眼前竟然是告别多年的母亲。他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的童年,被母亲疼爱的感觉既真实又虚幻。

只因他母亲是修罗众,他就该被抛弃,而亲生父亲也不过是个清道夫。后来听说母亲被折磨致死,年少的他恨不得杀了那个恶魔。

但是命运终究没有给他报复的机会,因为那个恶魔已经坠入了这片奔涌的罗因河,当时怕是连个浪花都没有激起。

不知为何,母亲一直向他招手,聪明绝顶的苏星仿佛理解了其中的含义。

对,救赎!

他必须先救赎自己,才能拯救母亲,甚至拯救陈梦。那是一个个被束缚的灵魂,无法逃脱的灵魂,他们被束缚在这片奔流的河床,那源源不断的暖流就是生命的气息,也是灵魂束缚的证明。

他一跃而下,没有任何犹豫。

他要投身母亲河的怀抱,一探究竟。

他的落水同样没有激起任何涟漪,只是在白茫茫的天地间,点缀出一个细小的黑点,细到无人察觉,仿佛这个世界又悄无声息的吞噬了一个未曾枯竭的生命。

几天后,终于有人觉察到天才科学家苏星纵身于罗因河,这个时候才有铺天盖地新闻报道。

有的说,苏星是冰天雪地意外失足坠落身亡;有的说,苏星是被剥夺了因浮众的身份才投河自尽;有的说,苏星是因为女友的离去而伤心欲绝;还有的说,苏星没有找到他所谓的公平世界,唯一的希望已经破灭,那么活着不如死去。

种种猜测,人们只关注结果,并不在意真正的起因。

就这样魔都冬天的积雪化了又落,落了又化,天才奇迹苏星终究是消失在季节更替的历史长河,连个孤独的影子都没有留下。

随着岁月的流转,苏星的故事逐渐被人们淡忘,但他对公平与自由的追求,对灵魂救赎的渴望,却像罗因河一般,悄然影响着每一个曾经试图理解他的人。

在这个世界的一隅,总有一些灵魂,即便消逝,也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提醒着后来者,生命的意义,往往超越了生存本身。

就像苏星在博客上留下的那段告别辞,成为了他生命终结的印记。

八年后。

魔都的冬日再度被漫天大雪拥抱,这一季的雪花似乎更加眷恋人间,绵延不绝,将整座城市装扮成一片银装素裹的幻境。街道覆满皑皑白雪,纯白得令人心悸。

在这寒风凛冽的傍晚,一名身系围巾、头戴深色兜帽的男子,被刺骨的冷意驱使,遁入街角的一家酒吧,寻觅片刻的温暖。

酒吧内,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在光影交错中欢笑舞蹈,仿佛通过一杯杯热烈的酒液与激情的旋律,就能抵御窗外的严寒,享受冬日独有的浪漫与炽热。

罗征,这位与众不同的来客,虽然遵从惯例点了一杯酒吧特调的鸡尾酒,但他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抵御门外的凛冬。

他轻酌慢饮,目光在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下流转,那被帽檐半掩的双眸,闪烁着敏锐而深邃的光芒,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不久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坐着一个裹着厚重衣物,形似温暖棉球的女孩。她的存在,在这喧嚣中显得格外静谧而引人注目。

罗征拎起酒杯来到女孩的身边,径直坐在了对面,引起了女孩的不满:“不好意思,先生,这个位置有人预订了。”

罗征观察到女孩的表情并不吃惊,但平静的面容下隐约透露出一丝焦虑,他抬手拿起桌前一包小点心送入口中,温和地问道:“你在等人?”

“与你无关。”女孩似乎并不满意这种老套的搭讪方式。

“你等了他三天。”罗征又追加一句。

女孩这才露出讶异的表情,仿佛内心的防线已被人窥探,她放下手中满满的酒杯,又下意识地紧了紧上衣,淡淡地回应:“那也与你无关。”

罗征笑了笑,发现这个女孩有些特别,他便开门见山:“恐怕你要等的人不会出现了。”

女孩再度感到紧张,即使小嘴抿了抿也逃脱不了罗征敏锐的察觉。

“你不必紧张,我叫罗征,别人都叫我神罗侦探。我在这片儿很有名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你?确实有名,有名到…我没有听说过。”女孩刻意讽刺,他并不喜欢卖弄风头之人。

“噢,这倒是有点尴尬。不过无妨,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谈话,尊敬的夜莺小姐。”

刹那间女孩抬头正视了罗征一眼,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名号很少有人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罗征绅士般地递给女孩一张纸巾,用手指示她嘴角边上的奶油痕迹,微笑说道:“喜欢甜食的女孩,心情总是愉悦的,对吧?”

“有话就说吧,我可不吃公子哥撩妹的那一套。”夜莺擦了擦嘴角,那张樱桃小口更显妩媚。

“好吧,你的伙伴盗取了一件文物,作为侦探,我的任务自然是来帮助失主找回那件文物的。那么请问夜莺小姐,这件东西可在你的手上?”

“神罗侦探,不知道你说的东西是什么,如果在我手上,你觉得我会坐在这里吗?”

说罢,夜莺起身要走,却被罗征拦住,谁知夜莺小姐一个漂亮的转身,她那件厚厚的上衣被罗征拉了下来,展现出一幅美丽动人的身姿,尤其是中间那条若隐若现的事业线,甚是诱人。

随即,女孩大声呼叫有人非礼,又随手从旁边的一位男子身上撇下一件外衣披在自己身上。这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给罗征一个措手不及,当他解决掉眼前被众人围困的麻烦时,那姑娘早已经消失不见。

罗征迈出酒吧大门,拿起女孩那件刻意丢失的衣服仔细看了看,即使在低温下也能闻到一股淡雅的芬芳,嘴角边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