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鸿钧道祖,创世归来 > 第133章 恭喜你做到了,不认命…

第133章 恭喜你做到了,不认命…

“认输?我,不会认输,你,不管你是什么,我费洪绝不认命,来啊!”

“噢,不认命吗,那让我看看你要怎么不认命法。”

费洪心里清楚,如果他今天退缩了,那么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比他强大的敌人了。因此,他必须战胜心中的恐惧和不安,才能在未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于是,费洪强压下内心深处对陈玄夜的恐惧,让自己的身体适应这种感觉,并在不断地战斗中提升自己的实力。

同时,费洪也意识到,要想战胜陈玄夜这样的对手,单纯依靠力量和技巧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更多地了解陈玄夜的弱点和攻击方式,以便找到反击的机会。费洪时刻保持警惕,仔细观察着对方的每一次攻击动作,并试图从中寻找破绽。

然而,陈玄夜却是丝毫未动,硬生生抗下他的攻击没有半点神情变化,而这也是让他近距离深深意识到,眼前的陈玄夜绝对不是元婴实力,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虎,装模作样,

“战王府,你们这些帝都,各个地方的豪门家族子弟,又怎么可能理解得了我们这些底层平凡人,我们除了不认命,借这个机会之外,根本毫无出头之日,所以,不管你是什么,哪怕是洪水猛兽,我费洪今日也要赢过你们,涨一涨我们普通人的傲骨志气!”

陈玄夜面对他的冲杀,也是单手抵挡,沉色苦笑,“底层普通人吗,我又何曾不知道,毕竟以前我也是其中一个,好,那就让我们这些豪门子弟看看,普通人底层人也有足以傲视群雄的力量,”

“用你说!”

费洪这一拳一脚的两下攻击下来,虽然看起来力量不小,但明显有些没有章法可言了,只是凭借着自己的身体优势,以及强大的力量和速度来压制对手。然而,这种毫无技巧性的打法,效果自然收效甚微,尤其还是面对的陈玄夜这样一个高手。

“费洪,就算要不认命,那就要拿出不认命的实力,你这两下可没有什么威力可言,不认命可不是仅凭脑子一热就能办到的,你难道就只有这样的实力吗。”

实际上,费洪又如何不知,只是刚刚自己身体的本能太过强烈,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他心里清楚地知道,这种行为可能会引起陈玄夜的不满,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做出了那样的举动。或许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压抑住内心深处想要对陈玄夜颤抖的冲动和欲望。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后果,等待着陈玄夜的反应。而对于陈玄夜来说,他或许也感受到了费洪的异常,但没有立刻做出回应。静静地站在那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费洪紧张地看着她,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做。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仿佛一根紧绷的弦随时都会断裂。

“用不着你告诉我!”

费洪瞬间后撤数十米,感受到自己身体的畏惧不再那么强烈后,也是双眸一亮,一黑一白的两粒棋子随即环绕身前,力量汇聚,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发动攻击。他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和决心,似乎已经做好了应对任何情况的准备。

“很好,这股颤抖和畏惧总算压制下去了,现在就让我好好看看,你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

然而,就在费洪准备开始大展身手,对陈玄夜发起猛烈攻击时,直面对方那恐怖目光的瞬间,自己的意识却是瞬间出现在了一个不知名的水墨空间之中,而这明显不是刚才自己还身处其中的角斗场平台了,

“怎么回事!这不是角斗场,什么时候……”

还没等费洪搞清楚此刻的状况,只见在自己的眼前,一个庞大到如同遮天蔽日一般的可怕身影,缓缓浮现在了天幕之外,那充满威严和神秘感的面容,一下也是让费洪认了出来,

“张玄!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费洪,你口里的不认命,要怎么不认命,做给我看吧,当你真的面对这悠悠天地,浩瀚星辰,无穷宇宙的时候,你,要如何不认命,镇!”

只见庞大的陈玄夜,宛如一个比天地还庞大的巨人,单手抬起之际,指尖的一枚棋子更是如同一座可怕的大山,一同随之镇压而下,逐渐迫近的巨大威压,直面死亡和毁灭的恐惧,直接是一下将他压得不禁双膝跪地,艰难喘息着,

“这是毁灭,来自世界本身的毁灭,你,你不是人,你到底是什么存在!”

“怎么,这就承受不住了?这就是你所谓的不认命?那你的不认命可真低贱,连面对死亡和毁灭的勇气都没有,谈何不认命,”

“你!你!不,我,我……”

“归根结底,你和那些只会口头上高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蝼蚁,又有何区别,但又有几个人能做到,甚至连死都战胜不了,不认命?岂不可笑至极?”

“闭嘴!你强大又如何,我们的命运,你又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就算是这片天地也不行,战胜不了死亡毁灭,至少我可以毫不畏惧,就算化成一抹飞灰,我费洪也要扬在这九天之上,绝不认命,绝不!!”

“是吗,那就如你所愿。”

“来啊!谁怕你,啊!……”

伴随着陈玄夜的指尖镇压,黑棋落下,费洪竭斯底里地用尽全身力气在抵挡着,就算是每一寸肌肤都开始皲裂,每一个细胞都开始撕裂,每一滴血液都开始蒸发,他始终都是在咬紧牙关地支撑着自己,仿佛一头被天地牢牢镇压,却依旧不断抗争的顽强猛兽,不到毁灭自身的每一寸骨骼,都是不会有丝毫地停歇。

而就在费洪的意识在不知名的水墨世界之中,展现出那般惊心动魄的举动之时,实际上在外界,在此刻的角斗场平台之中,两人的情况却是让人搞不清楚状况,

因为除了刚刚的那一拳一脚的攻击之外,两人之间再也没有了任何的交锋,一股莫名的安静,全然笼罩在了整个平台之上,两人就这般如同木桩一般,彼此呆立在对面,一动不动,

“搞什么?怎么突然都不动了?这两人打傻了?”

“傻什么呀,他们压根儿就没怎么打好不好,啥情况呀这是,这不打架还算什么斗武大会?再不打退票啊!”

“对呀对呀,发什么呆呀,我们是来看比武刺激的,不是来看你们发呆的,直播睡觉都不敢这么玩吧,退票!”

“没错,退票退票退票……”

台上的裁判龙平风却是看得出来两人的情况,毕竟身为化神期的高手,对于眼前的状态,他还是有过一丝经验的,

“这两人是进入了某种顿悟状态?可是在这种场合也能顿悟吗,怎么看起来更多的是被强行拉进去的,费洪…不对,刚刚的情况是张玄,这战王府的小鬼难道还能有让人强行陷入某种意识领域的能力?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

而在龙平风对陈玄夜的实力境界开始存疑的时候,看台上的龙无锋也是暗中传念而来,“此子实力不明,但明显不简单,恐怕会对我们的大计造成影响,趁着他们两个都是意识陷入空冥,干扰他,让他心神受创本源动荡。”

“明白,”

龙平风也是假装一脸不解之色,借着周围不明所以的群众催促之下,试图上前打断两人的状态,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陈玄夜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这样毫无防备地呆立人前,

只见还没等他上前迈出半步,一道冷厉黑影尖刺,几乎是瞬间就从陈玄夜的影子之中激射而出,直直抵在了他的眼球半寸之距,吓得他瞬间惊恐,不敢妄动。

“这是什么!这家伙难道没有意识空明?好可怕的力量,竟然连我都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如此一幕,让众人都是不明所以地一脸疑惑,而看台之上,张离尘和张道陵都是异口同声说道,

“裁判,别干扰他们,这会让他们伤到根基的,”

无奈之下,龙平风也只能是暗暗看向了龙无锋,见到如此,龙无锋暗暗叹息,摆手示意,龙平风才是后退半步,不再靠近,

时间就这般一点一点地流逝着,所有人此刻都是在等待着两人的变化,而秦家父子在高位之上,也是对费洪尤为感兴趣,

“这叫费洪的不错啊,这是被前辈看中了?”

“等大会结束,你去接触一下这小兄弟,能被陈前辈看中,甚至前辈明显是在有意指点他一二,此子必有过人之处,不要再让我华夏的人才,被别有目的的他族挖了去。”

“有前辈在,这人才应该挖不走,除非这家伙是个傻子。”

“让你去就去,别偷懒,前辈是前辈,我们该有的诚意和礼数还是不能少的。”

“啊?老头子你啥意思。”

秦无痕此话也是得到了后方神农的认同,“嗯,不错,人皇你还是分的清楚自己立场的。”

“老祖过誉了,这是无痕的职责所在而已,陈前辈这种通天彻地,凌驾于世间万物之上的存在,不可能会真的完全站在某一方,”

“凌驾于天,俯视万物,这样级别的大能,从来都只是旁观者,即便是偶尔入凡尘,行人道了,那也不过是游戏人间罢了,如若不是我们华夏神州历代先祖们,一直以来都自强不息,只怕我们也早就被淹没时间的长河之中了,前辈恐怕看都不会看我们一眼,我这只是自助而已,”

“嗯,你这人皇,倒是觉悟不错,没有辱没了人皇这个人间至尊的名号,不错。”

“一切,只为华夏,万世千秋。”

而在平台之上的费洪,此刻却还是意识深陷在另一个玄妙空间之中,被陈玄夜的一子落下,猛烈到几乎如同星球爆炸一般的恐怖力量,直接将其淹没在了一片狂暴却又死寂的莫名冲击里,那恐怖的力量和无尽的黑暗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

费洪瞪大了眼睛,试图挣脱这股神秘的力量,但他发现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漩涡,越挣扎越是沉沦。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身体也逐渐失去了控制。

在这片玄妙的空间里,时间似乎变得异常缓慢,每一秒都像是漫长的折磨。费洪想要呼救,但喉咙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想要逃离,但双脚却像被钉住一样动弹不得。

那片狂暴的能量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的思维变得混乱不堪。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从这个可怕的空间中逃出去。

然而,就在费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一股微弱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那光芒虽然微弱,但却给了他一线希望。他努力朝着那道光芒靠近,尽管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我,我这是要死了吗,没有光暗,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感觉,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这就是毁灭的极致吗,好玄妙的感觉,却也好可怕,”

“死吗,似乎并没有害怕,反而是一种极致的平静,我只是不甘呀,我努力了十几年,挣扎了十几年,最终,还是没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没能摆脱自己的命运吗,爷爷,洪儿要让你们失望了……”

陈玄夜身处空间之上、天地之外,目光始终锁定在爆炸中心的费洪身上,不放过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

在这片无垠的虚空中,万物似乎都变得渺小而无足轻重。然而,这场爆炸就像一颗璀璨的星辰,在黑暗中绽放出令人瞩目的光辉。它所释放出的巨大能量,犹如宇宙间最为绚丽多彩的烟花,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爆炸产生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虚空,仿佛将时间都定格在了这一刻。那汹涌澎湃的力量,如同一股无法阻挡的洪流,奔腾不息地冲击着周围的一切。这股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连虚空都似乎在颤抖,仿佛随时都会被撕裂开来。

陈玄夜静静地凝视着一切,“这小家伙,难道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嘴里一直喊着不认命,可最后还是和芸芸众生一般,只是面对死亡和毁灭,就轻言放弃了吗,哎,无趣,还以为是能遇到了个不错的年轻人呢,”

咻…轰!

然而,正当陈玄夜转身要离开这片虚空之际,原本还在不断膨胀爆裂,仿佛要吞噬整个天地空间的超大能量团,下一秒却是迸发出了一阵宛如心脏一般的跳动,

能量开始缓慢朝着自己的中心不断坍塌收缩着,一时间宛如一个恐怖的能量漩涡,就这般生生出现在了这片玄妙的虚空空间之中,

陈玄夜不禁转头,脸色微喜,“噢,看来这小家伙还没放弃呀,不错,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嘴里说着不认命谁都可以,但真到了生死毁灭的那一刻,这万千众生里又有几个是能坚定到底,贯彻始终的,很好,就是这样小家伙,生而为人,如果至死都没有那份与天争,与地斗的精神和信念,那人类又何必从百兽万灵之中脱颖而出,继续,继续下去。”

伴随着能量逐渐收缩坍塌,直到最后只剩下一片大陆的程度后,费洪那撕心裂肺,竭斯底里的呐喊,也是随之逐渐从毁灭的能量之中传荡而出,

“失望?我费洪,即便再无能为力,也绝不会向这个不公的世界轻易妥协,更不会让一直将我寄予厚望的亲人们失望,绝不会!不就是死吗,何惧之有,但就算要死,就算要被毁灭,变成这天地间的不过一抹灰尘,我费洪也要让这个世界留下自己最深刻,最让人无法抹去的痕迹,我费洪,绝不认命!!!”

就在费洪的意识和灵魂在不为人知的天地之中,经历着巨大的蜕变和痛苦之时,此刻在外界的他的躯体,也是随即发生了让所有人都为之触目惊心的变化,

“不是,台上的那两人到底是还要就这么站着多久,这都半个小时了吧?”

“就是呀,我们是来看比赛的,不是来看他们一动不动的,龙家这是把我们当傻子吗,退票退票退票……”

“等一下!那,那人动了,好像有变化了,快看!”

就在众人逐渐惊悚的目光之下,原本伫立不动的费洪,此刻却是躯体开始变得灰沉,宛如一座石头雕塑一般,周身的力度都开始飞速干枯,凝结成了一层皲裂的石灰外形,大量的生命急速流失,转眼间就仿佛死亡了一般,没了一点气息,

“我去,这,这费洪是死了吗?”

“这样的死法是怎么回事?一点呼吸都没有了,这也太诡异骇人了吧!”

白崇明台下也是捂着额头脸色苦笑,“哎哟夜子呀,你这下手也忒狠了,不是玩玩而已嘛,没必要杀了他吧,这下更不好交代了……”

看台高位之上,张离尘等人也是一脸吃惊之色,“比赛而已,竟然直接将人致死,这张玄太过火了!”

“玄夜这小子,下手也太没轻重了,这下怕是要有点麻烦了……”

“陛下!斗武大会原本只是意在年轻人比武切磋而已,但把人打死这就触犯刑法了,臣等请陛下治罪战王府的张玄!”

“请陛下治罪此子,以儆效尤!”

张离尘见状自然不能不护着自家外甥,连忙起身,脸色冷厉,“诸位大人,这刀剑无情,拳脚无眼的,免不了会出现一些伤亡,你们这般急着给张玄定罪,可是见不得我战王府出现这么一个绝世天才啊?”

“战王,此话多虑了,我们也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杀人偿命,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天经地义?呵呵,在这高位之上的诸位大臣们,试问暗地里有几个人能完全自信地说自己身上没有背过一两条人命的?要不要本王现在一一地提醒你们啊!”

“战王爷!你这就胡言乱语了,现在是那张玄赛中杀人的事情,别扯其他,还是说战王这是打算将此人包庇到底了!?”

“哼!是又怎样?我战王府的人,还轮不到你们这些老东西指手画脚,今天本王就把话撂这了,张玄导致费洪身死是他不对,但终究也只是比赛中的失误伤亡而已,事后我战王府自当全权负责,如果有人想借此大做文章,试图毁了我战王府的天才,就先问问我张离尘答不答应!”

“战王!你!”

“够了!”

秦无痕身旁,龙破天此刻也是看不下去,直接气息迸发,震慑众人,“诸位大人,陛下面前,你们这般可是对陛下的不敬,切不可没了分寸……”

“额…龙将军莫动怒,是我们一时失礼了,还望陛下恕罪……”

这时,一旁的老天师张道陵,却是双眸深邃,缓缓说道:“诸位大人,先莫要伤了和气,老道看来,这场比试没人死亡,诸位不妨再好好看看。”

“什么?”

就在张道陵话音刚落,平台上的费洪,此刻便是周身开始裂纹横生,仿佛一块在不断碎裂的石头一般,让人好奇不已,

而在这些裂缝之中,渗出的却并非众人预料的那般鲜血淋漓,反而一阵阵微弱的玄妙金光从中弥漫而出,一股明显强大的能量瞬间传荡而来,

“费洪这是…突破瓶颈,这是要突破了。”张道陵不禁抚摸自己的白胡子,微微笑道,“看来这费洪的小伙子不禁没死,还是因祸得福了,妙哉妙哉啊。”

下一刻,就在众人纷纷诧异震惊的目光之下,费洪如同蛇蜕皮一般,表层的那死灰瞬间破碎,显露出了内部宛如新生一般的自己,玄妙的微弱金光环绕下,一股逼人的气息也是瞬间涤荡全场,

“我,我不是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而对面的陈玄夜此刻也是意识回体,满意一笑,“怎样啊小家伙,浴火重生的感觉还不错吧,恭喜你,你的确做到了,不认命。”

费洪此刻虽然意外,但体内的感觉和能量却是明确地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一股玄妙的清明之感,仿佛充斥着他的整个灵魂,

“这,这真的是我自己吗…这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张玄,难道先前的一切都是你……”

没等他说完,身体之中便是自行迸发了一股压迫性十足的霸道气息,能量充盈之际也是宛如一道光柱一般,瞬间冲天而起,扰动风云,天空开始乌云压成,周围的天地能量飞速朝着他汇聚,一道道惊天的雷霆,逐渐交闪在了天空之中,

“他这是要破境渡劫,成就合体期了!!”

见到如此,陈玄夜满意点头,转身便是对裁判龙平风说道,

“裁判,这场比试,我认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