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权谋世家 > 第181章 圣迹之源起

第181章 圣迹之源起

"孩子,无需担忧,我只是想问你,你是否真心喜爱她们?" 赵秋水的声音平静如秋水,宁静而深邃。

然而,这话在苏白听来却如雷霆炸响,他困惑地望向赵秋水,"伯母,我,我爱小云,爱娟姐,也爱青青,可我真的不明白该如何选择?"

"孩子,这就对了!" 赵秋水的声音充满慈爱,宛如母性的关怀。"我知道你深爱她们,她们也钟情于你,但现在,你是幸福的,因为你尚未面临抉择的时刻。"

"什么,抉择的时刻?" 苏白更觉迷惑。

"没错,因为你尚年轻,拥有更多成长的空间,你可以全心去爱她们每一位,甚至可能爱上其他人,比如庄家的千金庄心恬。"

"啊,那个淘气的小仙子?我,我怎会爱上她呢?"

"孩子,为何不能爱上她呢?" 赵秋水语气平淡地说:"因为你深深地爱着曹姑娘,以及小娟和青青,所以你的感情是纯粹的。正因为这份纯净,他人无法轻易走入你的心扉。不过,孩子,你可曾想过,同时爱上她们是无法长久的,即便小娟和青青嬉笑玩闹说要共享你,也只是她们童真的玩笑罢了。"

苏白心神一阵恍惚,赵秋水的话语宛如晨钟暮鼓,震醒迷茫,是啊,就算自己对明小娟和青青的情意深重,她们亦是如此,但她们怎能双双向自己托付终身呢?更何况还有曹露云的存在,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那一刻,苏白顿觉前路渺茫如深渊。

赵秋水握紧苏白的手,“孩子,或许我此刻对你诉说这些尚早,但我真心不愿你步我旧日的覆辙。”

“您的旧日覆辙?”苏白隐约感觉到,赵秋水即将揭示一段尘封的过往。

“没错,孩子,你可知道为何带你至此地?”赵秋水并未直接回应,而是遥望着远方,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哀愁。

远方,黄沙漫漫,残阳无力的洒落,使得一切显得荒凉而苍茫。苏白竟生出一种无边的绝望感。

良久,赵秋水低语道:“因他在此地显现,因他的到来,我心中荡起情感的涟漪,爱情的波澜!”

“他究竟是何人?”话音未落,苏白已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然而赵秋水并未责怪,只是轻轻一叹,“孩子,他的身份其实无关紧要,你只需知道他曾在此出现。你看,那座古堡般的建筑,可曾见过?”

苏白早已注意到前方矗立的古堡,仿若中古欧陆的遗风。“嗯,那建筑颇有气势。”

“当年,他便居住其中,是公认的年轻一辈中最强大的修真者,文才斐然,风采出众。”赵秋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年轻一辈的强者。”苏白暗自思量,赵伯母虽未曾提及那人姓名,却又泄露了重要线索,岂非欲盖弥彰?只要稍后向小云或娟姐打听,那人身份便昭然若揭。

赵秋水接着说:“那一岁,我与老庄分道扬镳,离开了青城派。哦,不必问为何与老庄分手,因为我们的结合,实乃一场阴谋。想必他已经向你述说许多,就当他所言皆是事实吧。”

苏白只好应声,尽管他真的很想知道赵秋水与老庄当年的纠葛,但又怕追问会让赵秋水觉得他多管闲事。于是,他像个真正的君子般专心倾听,庆幸这又是一段有趣的逸闻,令他兴致盎然。

赵秋水接着讲:“当然,离开青城派也是因为老庄,我害怕他纠缠不休。然后,不知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其他缘由,我来到了这座古堡之前。”

此时,苏白与赵秋水已立于高大的古堡之前。

古堡威严,却蛛网密布,色泽黯淡,苏白感受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但他想,这恐怕是因为长久无人居住所致吧……

苏白暗自惋惜,此古堡之宏伟,超越凡俗豪宅无数,竟遭废弃,其主之豪奢,令人惊叹。仿佛洞悉苏白思绪,赵秋水淡然道:“非他不愿驻足,实乃诸多变故,加之根本之因——自那位仙逝后,此堡便鬼影幢幢。因此,他唯有黯然离去。直至今日,此处人迹罕至,恐怕皆因鬼魅之说也。”

“鬼魅作祟?”苏白微惊,身为修真者,竟有惧鬼之人,实难理解。

“确实,世人皆知世间无鬼神,唯有我辈修士才是真实的存在。于凡人眼中的仙灵、妖魔,可谁又能想,我们亦有惧鬼之时?”

苏白略显迟疑地问:“赵姨,照您所说,此堡之内,莫非真有厉鬼?”

赵秋水轻笑:“鬼魅与否,无从证实,然而众人坚信,堡内必有异物。即便如他那样的无上强者,对此亦无可奈何。”

他乃无上强者,苏白默默点头,逐一分析,尽力剔除无关之人。数十年前的无上强者,现下至少应与五大至尊齐名。

如此,世间符合条件者屈指可数。老庄显然不在其列,老宁头与dabo女关系微妙,绝非可能,dabo女与蓝瑟梦幻同为女子,更非人选,五大至尊只剩金光大道的曹京华。然而,此事概率微乎其微,毕竟从未听闻曹京华有何风流韵事传出。

既然五大至尊可逐一排除,那只能从更上一层的四大亚圣之中寻觅答案。

韩星身为唯一女性,率先剔除。荀梅、孔离、孟高三位老者,让苏白在心中反复权衡。

不过,苏白内心深处隐约觉得此人即使非老者,也必然与他有着深厚渊源,具体何人,他却一无所知。

苏白脱口而出:“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圣贤?”言罢,又觉唐突,忙默念静心咒。

赵秋水并未嘲笑苏白:“孩子,你所言非虚,其实大家都已联想到此点。然而,俗世之人乐见鬼魅,修真者却又避谈圣贤。此情此景,犹如琉璃台一般,越神秘,越引人揣测。呵呵,苏白,你或许未知世间有三大圣迹吧。”

“三大圣迹?”苏白沉吟道:“黄土鬼堡算一个,想来琉璃台也是其中之一,但第三个在何处,我却不得而知…”

赵秋水道:“如你所言,这两处便是两大道统遗迹,黄土鬼堡自数十年前一夜之间,众人皆莫名消失,此后便无人敢踏足。当然,曾有许多修士结伴探秘,但无一例外,刚步入古堡门户,便被一股神秘的仙力一同震出。此般情形反复上演,故而无人再敢涉足。最为诡异的是,那些探险者每次受伤均比上一次更为严重,最后一次,传闻南海的导引大宗师亲率数人入堡,结局,想必你也已猜到。”

苏白淡笑,“导引大宗师,你说的是小云的师尊,他在那神秘仙力面前,竟也无力抵挡?”或许在他心中,导引大宗师至少与五大巨头同列。

赵秋水微笑道:“没错,当年寄予厚望的导引大宗师,却与先前的队伍一般,甫入堡门,即被那神秘力量远远弹出。那次,他们五人在堡门外昏迷整整三日,方能苏醒。事后有人询问大宗师所见何物,他只是一味摇头,留下三字——不可言!”

苏白听得分外疑惑,听导引大宗师所言,似乎他见到了不应见到之物,却因畏惧威严,不敢直言。

赵秋水续道:“那时的导引大宗师可说是大陆顶峰强者,他此次失利,终让所有人断了探究真相的念想。而他也心如死灰,自此隐居,与柳梦梅一同退出五大巨头的竞争。”

苏白豁然开朗,难怪曹京华会让曹露云拜导引大宗师为师,原来,他才是当今第一人。

不过,苏白又顽皮地思量,不知这位导引大宗师的修为与老者相较,究竟孰强孰弱。当然,这其中自然有个悖论,那神秘力量绝非老者等三位亚圣装神弄鬼,否则以导引大宗师的修为,至多略逊一筹,又如何会被瞬间击败?

苏白道:“伯母,若非导引大宗师和天外飞仙退出,五大巨头如今恐怕已是七大巨头了。”

赵秋水颔首道:“孩子,你说得没错,不过自那之后,导引大宗师便遁世修炼,期间仅受曹京华之托,收曹露云为徒,其余时间,可谓是不染俗尘。而柳梦梅却不然,当年败于曹京华,数十年来始终耿耿于怀,四处寻找机会报复,近来他修为猛增,终鼓动梅老大剑指榆林会镇。若非你们及时阻止,一旦他势力坐大,往后定会惹出不少麻烦。”

“伯母,看来对于天外飞仙的所有行动,你都了如指掌。”

"自然,如今是动荡之秋,世间一动一静,皆牵动修士的存亡,尤其是我们五大世家,更是不敢有丝毫疏忽。”赵秋水轻叹,“自魏老与胡老在老庄的虚空秘境中失陷,旭日集团的重责便落在我肩头,也因此,我方能率先洞察诸多秘闻,如老庄投靠明日宗,梅花门占据索伦河谷,白虹剑宗围困尔等,更有甚者,渡边一族与西境的nc势力暗中涌动。哎,未曾料到,山竹君竟与渡边一族狼狈为奸。昔日他与我颇多交往,只可惜世事变迁,他离陆而去。如今他在此地现身,实出我意料之外。苏白,我在此谢过你放他一马。”

苏白心中思量,这位赵姨果然非同寻常,先是与老庄交往深厚,后又与神秘强者暗通款曲,与山竹君牵扯不清,最终却下嫁娟姐的父亲魏明伦。想来她在风华绝代之时,定是让无数英豪倾倒。

然而面上,苏白淡然一笑,“姨娘,其实我亦知这一切皆因渡边一族作祟,山竹君不过是受其蛊惑。即使你未出现,我亦不会为难于他。对了,姨娘,你说三大圣地,另一处位于何处?”为避免尴尬,苏白故意转换话题。

赵秋水微微沉吟,“三大圣地中,最为人知的便是琉璃台。因其在凡人眼中隐而不现,故无人将其归入神秘之列。凡具备隐形修为者,皆可登临琉璃台。即便那禁忌之语人尽皆知,但求道之人依旧趋之若鹜。”

苏白没料到询问另一圣地,赵秋水却提及琉璃台,他对此了解不多。他曾与曹露云约定,回到榆林镇后便一同去镜湖探寻传说中的琉璃台。闻言,他不禁脱口而出,“琉璃台,琉璃台,上去易,下来难!”

赵秋水微笑道,“孩子,你也知晓此禁言啊,所言不虚。不知多少年前,此禁言便在修士间流传开来。越是久远,却越有人甘愿踏上。”

“可是,如此岂非自寻死路?”

“是的,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这就是那些修士不顾一切攀登琉璃台的原因吧。”

“啊,置之死地而后生。”苏白略感困惑。

“孩子,你尚年幼,难以理解那些苦研道途的修士。他们已走到修行的边缘,前行无路,于是宁可登上琉璃台寻求更高境界,也不愿在世间庸碌无闻。”

"哈!" 苏白忽然灵光一闪,诚然,与其在俗世中艰难寻觅,空手而归,何不踏上琉璃仙台,追求那一抹遥不可及的仙境呢?或许,唯有敢于攀登琉璃台之人,方是胸藏壮志的修道者。

至少他们无惧生死,这种坚毅令人心生敬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