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大明:百岁修仙者,朱元璋亲爹 > 第168章 暗面的锋芒

第168章 暗面的锋芒

“成了!”

蓝玉挥手,“别踏马吹牛逼了!好好守着你陕西的一亩三分地,给咱大明江山拱卫周全,比啥都强。”

“这小子是咱晚辈,以后前途也不劳烦你们操心了,天色不早了,回吧都!”

秦王强忍着激动:“好!”

两人又对朱雄英打了招呼,便准备上马车离去。

“老三,你上哥的马车来。”

晋王不解:“啊?为啥?”

“哪那么多废话,上来!”

目送秦晋二王离去之后,朱棣和徐家人也走了出来。

朱棣目光深邃的看着朱朱雄英,他很豪迈,刚才喝了许多酒,现在依旧四平八稳。

“小子,今天一别,咱们日后恐怕相见的机会很少了。”

朱雄英道:“能知晓燕王殿下,乃晚辈荣幸。”

朱棣挥手:“莫搞虚招,本王很欣赏你,有时间来北平玩玩,本王做东,带你去北疆看看大明的塞外粗犷河山。”

朱雄英点头:“会的,会有这么一天。”

朱棣笑笑:“本王恭候光临,成,告辞了。”

朱棣迈着虎步,掠过朱雄英身旁。

身后,徐辉祖三兄弟深深看了朱雄英一眼。

朱雄英看着徐家三兄弟,微微施礼。

徐膺绪和徐增寿被针扎一般,随意拱拱手,便也跟着离去。

蓝玉笑了笑,对朱雄英道:“走吧,咱也回去吧,今天可让咱开了眼界,你小子,得和咱好好说说,这一身本事哪儿来的,啥时候学会这一身武备了”

朱雄英苦笑:“勤于练习啊,每天早晨跑跑步,闲暇时间骑马狩猎,久而久之就熟能生巧了。”

“不过,这些都是师尊安排的,我认为应该是师尊的功劳。”

听到朱雄英这轻飘飘的话,淮西勋贵的这群武将都有些羞赧。

同时,对朱长夜也是更加敬佩起来。

“呵!你小子,这话也幸好对咱们说,要是旁人听到了,尤其那朱高煦,恐怕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啦。”

他们私底下否嘀咕着。

另一边。

夜,有些黑了。

一辆辆马车朝前走去,在官道的分岔口朝四面八方纷纷散去,仿佛人生的十字路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前途和宿命。

秦王的马车上。

“二哥,为啥要让我上你的马车”

晋王挠挠头。

秦王意味深长的道:“老三,我问你哈,这皇宫里姓朱的还有谁?除了咱老朱家的人,其他姓朱的,都有啥权力?”

晋王摇头:“有殿阁院士,给奏疏分门别类呗,自从咱爹废除丞相制,那衙门不是形同虚设”

“除了这个,没其他朱姓人了。”

秦王皱了皱眉,继续道:“可刚才那小子咋说的?他爷爷在皇宫里头。”

晋王点头:“那又如何啊”

秦王深邃的道:“我且问你,他和朱高炽辩治国论的时候,是不是引用了京畿的刑卷?这些资料,你觉得.若他是平常人,他能接触到吗”

“这些奏疏,他哪儿能摸到?”

晋王愣了愣:“二哥,你想说啥”

秦王道:“如果殿阁内坐着的学士,不是殿阁学士呢?如果朱雄英在殿阁的那个亲戚,能接触到奏疏并且给他看到呢”

晋王大惊:“那咋可能殿阁学士哪有这权力除非是父皇嘶!二哥,你究竟想说啥”

秦王笑道:“你不是已经知道我想说啥了吗?我告诉你,我基本可以肯定了,这就是朱雄英。”

“哎呀,真没想到啊,一段时间没见,这小家伙变得咱都快要不认识将。”

晋阳大惊:“什么,这这!”

秦王依旧感慨道:“哎呀,老爷子为啥这次咱们进京,藏起朱雄英,现在我也有所了解了。”

“恐怕老爷子,也是见到朱雄英变化极大,咱们都认不出来,所以.他在下一盘大棋,很大的棋。”

秦王叹口气,道:“本王有预感,明年或许注定不会是个平静的年岁!我们.拭目以待吧!”

与此同时。

另一辆马车内。

“儿子,人见到了,评价评价。”

朱棣父子三人坐在马车上,朱棣微微阖着眼睑,若有所思的样子。

朱高炽开口:“爹,即便他在市井生活了一段时间,但这智慧丝毫不落下风。”

“儿子问的是最难的治国论,最能反应出一个人的眼光和格局,可他却贯穿历史上下千年,侃侃而谈到那种程度,还能对京师的卷宗了如指掌皇爷爷应当是没少培养他了!”

朱棣若有所思:“以前父皇对大哥就是如此倾囊相授,想不到历史在轮回,轮到他也是如此,而且老爷子这段时间一直注意咱家,这让本王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朱高煦哼道:“爹,你毋需担忧!爷爷他不会做什么的,咱们又没做错事!”

“至于那人,虽然这射术儿子没比过他,但真正要打仗,那是要死人的,他这温室养着的花朵,见过血吗见过尸体吗?见过成山成海的尸体吗”

朱棣看着朱高煦:“你不服”

朱高煦道:“对他的箭术很服气,但打仗,孩儿谁也不服!”

朱棣哈哈大笑:“那就好!有朝一日,咱们卷土重来,到时候再看看,谁能高高在上,谁又只能匍伏称臣!”

朱高炽想了想,对朱棣道:“爹,从今日见面来看,他身后的那群淮西勋贵,应当都知道他了,而且都在给他撑腰。”

朱棣嗤笑:“那又如何”

朱高炽道:“他们也身经百战,蓝玉的武功不弱于任何人,小心为妙,步步为营。”

朱棣深以为然的点头:“怕,就怕蓝玉这群人!要是这群人被除掉,本王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

“这不简单。”朱高炽道。

朱棣笑着道:“万事都能操作,且不急,当年胡惟庸李善长权势滔天,该死的还是死了。”

尚膳监。

大总管谷用漫不经心的对一旁陈芳道:“今天皇爷心情不是很好,晚饭让郑和悠着点。”

陈芳愣了愣,再看着谷用似笑非笑的面庞,陈芳喜道:“奴婢明白。”

谷用道:“你明白什么了?咱家可什么都没告诉你,你自己好好考量一下。”

陈芳小心翼翼点头。

谷用意味深长的道:“陈芳,你跟着咱家十年了,也是宫里的老太监了,你比谁都知道,这深宫的道路不好走。”

“进一步或许等着的就是深渊,退一步兴许就会海阔天空。”

“人这一辈子,哪儿有那么多你死我活的事?那小公公我看了,并不是睚眦必报的性子。”

“咱家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怎么抉择,看你自己吧。”

陈芳感激的看了一眼谷用,恭恭敬敬的给谷用磕了个头:“谢老祖宗提携。”

谷用挥手,“去吧。”

看着陈芳离去的背影,谷用幽幽一叹。

世间是一场名利场,当初自己进宫的时候,也是几度险恶,最后才明白一个道理,不争,才是最大的争。

可惜,陈芳不明白。

陈芳贪图权势,不折手段,这样的性子,要么站的高高的,要么摔的死死的!

可是,那郑和的小太监,会这么容易就被你玩死了么别自己引火烧身咯!

陈芳出了谷用的房门,轻轻将房门关上。

一旁贴身小太监见陈芳脸色不好,关怀的问道:“干爹,出啥事了啊?怎大汗淋漓的?”

陈芳目露深沉,抬头看了看天,道:“刚才老祖宗告诉我,说皇爷心情不太好,才发过怒火。”

小太监喜道:“干爹,那现在不正是时机?”

陈芳叹口气道:“老祖宗提醒咱家,说不要玩火自焚,哎老祖宗老了,没有争的心了。”

顿了顿,陈芳脸上换出一抹狠厉。

“走!去尚善监厨房!”

厨房内。一群小太监围在郑和旁边。

“郑公公,晚上给皇爷做个啥吃”

郑和苦笑摇头:“不知道,我会的只是一些家常小菜,这一顿啊,要么你们来做”

身旁几个老一点的太监喜道:“好好!可是小郑公公,你可要教教我们,我们没你那本事能哄皇爷开心。”

郑和笑道:“我就会一些家常菜,你们想学,我自然不吝啬。”

众太监顿时喜笑颜开,纷纷点头哈腰道:“感情谢谢郑公公啦!”

一伙人正拉着家常,陈芳冷着脸走来,呵斥道:“几个时辰了还不做御餐”

“小郑公公,你快些做餐吧,皇爷可饿着呢。”

郑和点头:“好!”

陈芳冷冷看了他一眼,转头就走。

郑和心里有些奇怪。

陈公公今天没为难自己,难倒放下了?

他挠挠头,便开始掌勺。

一旁有个老公公笑着道:“小郑公公,要么咱家替你掌勺?这以后,也不能总劳累你呀。”

郑和思考片刻,点头:“成!你来!”

似乎想起什么,郑和笑着道:“对了,这位公公,还没请教你的名讳呢”

那老公公忙不迭道:“曹喜。”

“有劳曹公公了。”

两人说话间,外面有小太监走来,看到曹喜在掌勺,那小太监先是一愣,随后不动声色的对郑和道:“郑公公,陈公公叫你出去一趟。”

郑和有些为难,不过还是点头:“好!”

说着,他对曹喜道:“曹公公,皇爷喜欢吃大油水的菜肴,您就按照我刚才的来,我去去就回。”

“成!小郑公公放心吧。”

没多时。

郑和来到陈芳面前,弯腰行礼道:“见过陈公公。”

陈芳点头,皮笑肉不笑的道:“小郑公公,咱家给你道个歉,前两天咱家对你过分了,你莫要朝心里去。”

郑和喜道:“谢谢陈公公,该当我道歉的,我那日并非要羞辱陈公公的意思。”

陈芳面皮微不可察的抽了抽,笑着道:“没事,都过去了。”

陈芳拉着郑和说了许久贴心话,才放郑和离去。等郑和走后。

那小太监道:“干爹,我咋感觉有些不对劲?”

陈芳愣了愣:“什么意思?”

小太监道:“方才进去的时候,我不是要支开郑和么可我发现郑和已经主动让曹公公在掌勺了。”

“您说,这是不是郑和故意的?”

陈芳洒然一笑:“左右不过一个毛头小子罢了,他能有什么心机他知道这深宫的险恶么”

陈芳抬头看了看天:“差不多了,曹喜那边的饭菜也该给老祖宗送过去了,等着吧,皇爷心情不好,要是看到如此铺张浪费的一幕,一定会迁怒,咱们不过都是皇爷的一条狗而已。”

“一条狗要是没办法讨皇爷欢心,那下场就只能去死了!”

曹喜是他陈芳的人,方才故意支开郑和,就是在铺张浪费上下心思。

又加上皇爷心情不好,极易迁怒于人。

想来郑和这次一定九死一生!

在明朝,没有太监敢做一些乱七八糟下毒谋命的事,他们都是奴婢,都是低贱的人,对权贵畏惧是发自骨子里的。

要在规则范围之内使用手段,这不容易。

但这也恰恰体现明朝太监的争斗残酷的一面。

此刻。

朱元璋有些生气。

听到梅园内朱棣那些带着威胁意味的言语,老爷子不高兴了。

虽然自己大孙反击的很凌厉,可老爷子心里还是不舒服。

“皇爷,用餐了。”朱元璋点点头。

谷用命身旁小太监将御膳陈列在朱元璋面前的案牍上。

只是。

当餐盘被打开之后。

几名小太监顿时脸色刷白!

谷用一脸深意的望着饭菜,面上也有些复杂。

陈芳还是动手了!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皇爷。

果不其然,老爷子的脸色渐渐变的有些愠怒。

桌子上的菜肴有三碟,腊肉青菜,蒸香肠,烤整鸡,菜不算太多,油水却很大。

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甚至对于皇帝来说,这样的农家菜还有些寒颤。

可对朱元璋来说,这却是很大的事!

朱元璋三令五申,宫内所有宫人不可铺张浪费,他这个皇帝更是一直简朴。

上次郑和送来的菜肴虽然也有三盘,但量很少,只够一个人吃。

但这一次,菜的量很大,别说老爷子一人吃,便是在叫来几人,怕都吃不完。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