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逍遥仗剑行 > 第276章 应龙论伪,白帝真身

第276章 应龙论伪,白帝真身

狭小的洞府本容不下那么多人,但随着应龙气势汹汹地靠近,他每前进一步,洞府内的乾坤便扩大了几分。等他走到榻前,原本不过十几见方的卧室已经扩大到了数百顷,数不清的天材地宝随之滋生,浓郁的灵气弥漫在每个角落。

应龙之后,常思等人紧跟其后。常思和桃源最快,应龙的威胁还没说完,两人已经一左一右地扑到了秦萧的床前,一人把脉一人内窥,脸上写满了忧虑。紫鸿和芥弥也围了过来,灵丹妙药成堆成山地被她们掏了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小白不慌不忙地走在最后,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秦萧身上的时候。她默默地穿过了人墙,自然而然地脱了鞋坐在榻上,半躺在秦萧怀中。在其他人为秦萧诊断的时候,她凌厉的目光始终没有从应龙身上离开。

沉默无言,目光如剑。

应龙被她盯得发怵,搓着手挤到她面前,讨好地笑道:“闺女,你别这么看着我。有事你说话,我这当爹的有求必应。你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现在也给你摘下来。”

“这是你说的……”

话说到一半,小白忍不住抬头看了秦萧一眼。此时桃源和芥弥正在为其检查魂魄,秦萧感受到小白的目光却并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他有些迟钝地扯出一个微笑,指尖刚拂过她的头丝便陷入了呆滞中。

小白接过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攥紧放在了胸前,感受到他的温度,小白的微笑从内心流露而出。但这样的美好只是转瞬即逝,她很快摆出一张冷脸,对着应龙传音道:“从东海到龟山,谁伤了他,咱要谁死。”

“这好办,不过有两个杀不了,要是杀了鸿蒙如今的平衡会被打破,一个弄不好就是生灵涂炭。”

“哪两个?”

“有尊灏,原东海龙王,不过我已经把他贬到北海赎罪去了,没个万年回不来。还有一个穷奇,虽说不是不能杀,但兽主的性质和人族的人皇挺像的,受天道庇护。我要是杀了影响不太好。”

“……”

原本还想陈述其中利害的应龙一看小白不说话了,脸色立刻就变了,立刻谄媚地凑上前,急忙给自己找补道:“闺女你别不说话呀!要不这样闺女,我先把其他几个给你弄死,然后我再给你想想办法,争取把穷奇打个半死?”

“除了这两个,你都能杀?”

应龙点头如捣蒜:“都能都能!你开口,我动手,保证把所有欺负你的都处理得干干净净。”

“你有多强?”

“……”

这个问题倒是把应龙问懵了,作为站在鸿蒙顶点的至高之一,他的强大无需多言。但要是具体形容,他还真不太好说自己多强,毕竟到了至高,已经没有什么能参照的了。但他又怕说强了怕小白不信,说弱了又担心被她看不起。

在脑中纠结许久,应龙得出了一个比较折中委婉的答案。他指着一旁的常思说道:

“闺女,你对常思这妞儿的实力有没有概念?”见小白缓缓点了点头,应龙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那正好,爹就给你讲解一下仙人之后的境界以及差异。就拿常思和你之前遇到过的仙人举例吧。”

无视了常思投来的白眼,应龙伸手一点,小白面前便呈出一张阶级分明的塔状图,应龙在一旁解说道:“首先是常思,她刚突破到了伪至高,在此之前她的境界大概是十三境最巅峰。如今刚入十四境,在稳定前应当是最弱的伪至高。”

“在通用的十五境中,差别最大的有三个境界。第十境的仙人视十境之下皆是蝼蚁尘埃,十四境视仙人亦是如此。像你们之前遇到的贪嗔两仙,都不过是十一境的仙人,痴仙是十二境巅峰,那个来救场的青龙则是十四境。”

“唐襄,封号东苍,九天宫四方之一。”芥弥在一旁冷不丁地提醒道。

“他算是十四境中靠前的一个了。若非是忌惮贪嗔俩死后相应大道会崩溃,唐襄想要杀了他们不难。同理在龟山的时候,也是他拖住了有尊灏。要不是那崽子用黑渊海相逼,怕是在唐襄手下走不过十招。”

这时紫鸿冷哼一声,语气中尽是对有尊灏的不屑,插话道:“我估摸着老唐当时肯定动杀心了。要不是你插手,恐怕有尊灏那个丑泥鳅早就死了。”

“别老插嘴。”应龙不满白了她一眼,紫鸿是一点都不怕他,毫不客气地做了个鬼脸以示回敬。

吐着的舌头还没来得及收回,紫鸿被打飞了出去,直到靠近墙壁才缓缓减速,一屁股掉在了地上。

“臭老头!我揍你啊!”

应龙保持着弹指的姿势,嘿嘿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挑衅着她。看着下一刻张牙舞爪冲过来的紫鸿,应龙挥袍卷起一阵飓风,带着她在尖叫中飞上天,然后再次重重砸在地上。

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

就在应龙玩得不亦乐乎时,他一扭头就瞅到了小白锐利的眼神,无言的压力让直打哆嗦,当即正襟危坐,任由紫鸿咆哮着跑过来,让拳头如暴风般砸在他身上,不做任何回击。

直到紫鸿打累了,泄气了,气鼓鼓地走了,他才继续说道:

“说回刚才的话题。唐襄算是伪至高中很有责任心的一位,他心有顾忌,担心波及鸿蒙天地,所以很少全力出手。但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在全鸿蒙也能排上个前十。当然,这是不包括至高境的。”

“前五?鸿蒙有多少伪至高?”

一听到小白主动问话了,应龙当即兴奋了起来,这些个鸿蒙的秘密被他全都抖了出来,全无保留。

“按照域分,九州有三个。掌剑山有濮阳文颐,是当今剑道执牛耳者。九天宫有唐襄和澹台且歌,唐襄不必多说,澹台且歌出手极少,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实力。”

“森罗有两个。以前是三个,不过后来北域的凤凰丫头转生了,如今只剩下南域的相柳和东域的穷奇。”

“穷奇……”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小白忍不住重复道。

“对,穷奇。”应龙一改之前的态度,极为严肃地提醒道:“他通过生灵无我借给了莫秦萧一丝力量,但也夺走了一些东西。我暂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闺女你一定要小心,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也是个不折手段的野心家。”

见小白同样郑重地点了点头,他表面严肃的同时,内心早已乐开了花。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他便继续了说下去。

“穷荒也是两个,太诛和太懿,刚和常思她们交过手。这其中太诛被誉为鸿蒙杀伐第一,魔族多数出面的伪至高都是他。与之相比,太懿要低调得多,出手次数极少,但每次出手都是一场惊天浩劫。”

刚和太诛交过手的常思在一旁补充道:“如果光论战力,唐襄应该和太诛在伯仲之间。具体谁强我不好说,但能感觉出太诛在和我战斗时并没有使出全力。至于太懿……”

提到他,常思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只见她伸出手虚握了两下,一缕黑气便从指尖缓缓升起,所过之处灵力溃散,化作更低级的灵气。但本就存在的灵气则凝练成灵力,被她吸收。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小白稍作思索便忍不住惊呼道:“常思姐,难道这就是那太懿的力量?转化灵力和灵气?不对,好像更加复杂一点?”

“没那么夸张。”常思笑道:“他的能力并非是转化,但也很接近,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要我评价,太懿的实力决不在太诛之下,某种程度上他甚至更加威胁,或许他才是如今穷荒魔族中最需要提防的敌人。”

“都说了别老插嘴了。”见小白被常思吸引了过去,应龙不满地啧了一声,但当他扭过头看向小白时,旋即又挤出一副笑脸。

“除了上述这些外,还有三位。高天有一个,但那个老家伙当年差点被九天宫打死,现在是不是还活着都两说。”

“北海有鲲鹏,如今正在云游天外,算是我的老朋友了。”

“最后一位在东海,比较特殊,你只要知道他叫阴阳就行。”

掰着手指一个个数过,应龙最后补充道:“这是如今还活着的,在以前还有一些伪至高,不过都已经死了。像是人族的三圣,妖兽的凤凰,再往前还有几个,就不一一列举了,除此以外天外还有一些,也不是很重要。”

“这十位伪至高,是当之无愧的鸿蒙最强。比肩天道,睥睨众生,当之无愧的顶点。而常思,就是如今鸿蒙的第十一位伪至高。”

“那你呢?”

“我?”

应龙呵呵一笑,屈指一挥,十一位伪至高的虚影便被他握在手中。小白不语,静看十一位至强者在他手中上下翻飞。四周静可闻针落,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将目光集中在了应龙身上。

“我视伪境,不过小丑跳梁,萤火微光。纵使十一位皆至,又何惧哉?断我一臂一足,废我半身修为,亦可覆手杀之。”

应龙轻笑,众人无言。

唯有此话,无人质疑。

沉默良久,小白依旧平复不了内心的惊讶与震撼。她离得最近,自然能感觉得出方才十一位投影的奥秘——那是可以媲美本人的投影。仅是常思的投影,其上的传来的威压与她本人一般无二,而小白的神识告诉她,那就是常思。

哪怕和常思本人对上也绝对不会落于下风的投影,此刻就这么被应龙握在手里。

挥手造物,本体无瑕。

这就是应龙的本事。

然后,又被他随手粉碎。比撕碎一张纸难不了多少。

沉默,又一次长久的沉默。在场没有人怀疑应龙说的话的真假,源自本能的震撼与恐惧已经告诉他们,何为至高的力量。

此刻唯有悠长的呼吸在空旷的室内回荡,应龙微笑着身处所有人视线的中央,平静的面容中,意外藏着一丝恳求被夸奖的期待。但小白已经被他的力量震撼,只是呆呆地看着他,麻木地吞咽着口水。

旭日夺目,帝王尊荣。

无论他在小白面前多么卑微,在紫鸿面前多么顽劣,在妖兽同族前多么和蔼,都无法遮掩一个事实——他的强大,已是超出了鸿蒙这方天地。

仙人于弹指间定凡俗生死,应龙于思索间创生毁世。

这便是至高。

“这就是至高境的力量吗?随手造物,就算比之天道恐怕也不遑多让吧?”

寂静的房间内,莫秦萧的声音突兀而清亮。他像是完全没有被应龙的气场影响一般,笑眯眯地看着他,由衷感叹道:“单是这一手,应龙前辈就无愧于万兽之祖的名号。也只有亲眼见过,才能感受到至高的强大。”

“秦萧你醒了!”

看着清醒过来的秦萧,小白如乳燕归巢般迫不及待地扑入他的怀中。秦萧轻抚着她的秀发,看向面前脸色骤然变得铁青的应龙,露出一个略显歉意的笑容,道:“应龙前辈,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呵!用不着!你小子本事可大,这一声前辈我担不起!”

应龙冷哼一声,暗自攥紧了拳头,不能动手的他只能暗戳戳地阴阳怪气。此刻的他活像个眼睁睁看着自家白菜被猪拱了,但却没有一点办法的老农,于是便用包含杀意的眼神一遍又一遍地剐着莫秦萧,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杀个一千遍。

如果不是小白时不时投来的警惕的目光,丝毫不用怀疑,他真的会这么做。

“呵呵。”

莫秦萧浅笑一声,稍稍一拱手。手掌掩住了他的脸,当手缓缓落下的一瞬间,他便将小白搂在怀里,神情也变得庄重严肃起来。还没等小白反应过来,风残雪应召而来,拦在应龙与莫秦萧之间。

身后众人来不及制止秦萧,应龙只是咦了一声,以床榻为中心的乾坤再次扩张,眨眼间常思等人已消失在了万里之外,无论怎么样前进都无法靠近一分一毫。

两个男人第一次的正式对话,应龙眯起眸子,凌厉的寒光在夹缝间酝酿,“嚯?小子,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向我挑衅吗?”

“不敢,只是先礼后兵而已。”莫秦萧脸色如常,一边安慰着小白,一边握起了风残雪,剑刃向己,不卑不亢道:“有些事要问清楚,不然心不安,我也不能让小白单独面对你。”

这一瞬间,小白微微颤抖了一下。她抬头看着莫秦萧,看见的是他坚毅的双眼。

应龙依旧眯着眼。面色如常,无法估量。自由无我对应龙无效,莫秦萧也看不出他脸上的任何表情,若有若无的威压与危机感萦绕在他身边,数次让他难以呼吸。源自本能的恐惧,甚至让他开不了口。

心跳,呼吸。

这是唯二他能听见的声音。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的应龙身上,哪怕他只是无意得瞥过莫秦萧一眼,他都能感到一股揪心的痛苦。他的呼吸数次变得纷乱,心跳几次趋近停止,巨大的压力像是一把刨子,剥削着莫秦萧的内心。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在提防应龙。

相峙间,沉默如冰,寒人心魄。

恍惚间,莫秦萧好像看到了阴曹地府的大门,又一次在眼前打开,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站在门前,向着自己的方向指指点点。

细看……他似乎是在数落应龙?

大概是我看错了吧……

意识模糊之际,莫秦萧依旧不肯松开他的手。看着他这副样子,应龙突然嘴角上扬,散去了身边的威压。

“要问就问,别扭扭捏捏的。”

莫秦萧如释重负,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方才又死过了一回,如今感受着背上传来的冰凉,他只有后怕。

后怕之余,看着怀中的小白,不知名的勇气再次涌上心头。

“晚辈斗胆,试问小白和你是什么关系。”

“好问题,一句话回答你。淮江仙白秋练以身封无支祁后,转生成了如今的小白。在此之前,我唯一的女儿,世上本不该存在的第二条应龙,转世成了白秋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