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细说红尘 > 第846章 伴鹤而归

第846章 伴鹤而归

第846章伴鹤而归

等易书元从《山河社稷图》中出来的时候,原本被斗转乾坤炉融化的那座雪峰已经重新被冰雪覆盖了,放眼望去,大苍雪山也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当然,在苍山的一些地方,冰雪已经渐渐开始消融,植物已经开始抽芽,只是易书元所在的位置处于终年积雪带罢了。

“呼这群家伙倒也干脆,我还以为会有留在这里等我们的呢!”

灰勉趴在易书元肩头这么说了一句,它能理解龙族见到化龙丹之后的激动,但看起来龙族到底还是要脸的,不至于在先生明显无意将丹药出手的情况下一直赖着。

“好歹也是四海龙君,你以为是泼皮无赖啊?”

说话间,易书元身躯随风而起,带着灰勉渐渐远离这苍山,经过一片山峦低头望去,曾经那个带来梦魇的古道驿站所在也已经冰雪消融。

经过阔南山的时候,黄宏川和老松就在一处山岗上看着天际流风,易书元便也下去寒暄几句,为前阵子的动静吵闹致歉。

不过这致歉似乎是多余的,黄宏川和老松这么近,早已经清楚经过,而之前那苍山炼丹之事,也不可避免的已经传扬了开去。

——

一日后,娥江边上,易书元和灰勉回到了这里。

魔境中早过立秋,但在这里,不过是夏季而已。

娥水的水道似乎也正是繁忙的时候,易书元站在曾经侄儿最喜欢钓鱼的位置,左右两方的江面,时不时就有大小船只经过。

灰勉已经跳到了

“江珠儿江珠儿.”

“鬼鬼祟祟的,要喊人家就大方点。”

灰勉完全不改,还是小声喊着,而易书元则已经在岸边蹲下,手中出现了乾坤葫芦,他轻轻摇晃一下,里面隐有涓涓水声。

此番开炉,不只是炼成了化龙丹。

易书元打开葫芦嘴,把葫芦压到水面,一股淡淡的白气从葫芦中溢出,而在这白气之间,也有一个小人随着白气飘了出来。

这小人初时才通过葫芦嘴,飘到外头则慢慢变大,背部朝

不远处灰勉所在,江珠儿才从水面探出个头,然后就见到了这一幕。

江珠儿来的时候也不只有自己,姚娥娘娘知道灰勉叫她,多半易先生也在,所以是一起来的,只不过她的身影出现在离岸更远处的江面。

“燕先生!”

这是江珠儿的声音,易书元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正从水面走来的姚娥,随后伸手舀起一点娥江水,就这么泼到燕博的脸上。

“哗啦啦”一声过后,燕博眼皮动了动,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先是天光一阵刺目,然后是江水凉凉的感觉,以及水流的晃荡和清风的浮动,还有近岸青草和泥土的芬芳。

这种感觉是那么细腻真实。

姚娥已经到了近处,她料想得不错,易先生肯定不会让燕博就此魂飞魄散,也肯定有办法。

燕博这才转动视线,看到了已经在身边的易书元和姚娥,以及走过来的江珠儿和小灰貂。

燕博就像是这么多年来无数次那样,自然而然就从水面站了起来,向着易书元等人行了一礼。

“易先生,我已见花开,看来是真的成了!”

姚娥略带诧异地打量着燕博,听到他的话也点了点头。

“燕先生守花之诺已然实现,如今还你自由!”

“多谢娘娘!”

江珠儿也是一脸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

“燕先生这是非但获得了自由,还阳重新获得了肉身?”

燕博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那特殊的感觉,皆因为自己如今并非魂体,而是有血有肉了!

重活一次之后,再回水神府,再见紫泥潭,往昔依旧历历在目,却多了几分感慨。

再听到易书元等人提及苍山炼丹,提及魔境丹劫,燕博脸上的表情除了惊愕还是惊愕,就连姚娥和江珠儿也差不太多。

或许这也是古之丹道凋零的原因之一吧,当然易书元或许猜到旁人怎么想的,却也不会点明自己的特殊。

一日之后,众人在娥水江面分别,姚娥有感燕博守花之功,送他一部古旧的仙道典籍,易书元瞥了一眼,名曰《江花沐雨》,也不知是何门何派之法。

既然姚娥敢送,想来大概是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不过就算没有修习什么仙典,燕博也早已不是普通凡人,御水御风亦可信手拈来,更何况他本就是白羽道高徒,曾经之术如今也超越当年眼界另有所悟。

以术窥道,难免镜花水月,以道观术,一切皆在心头自然浮现。

才与众人分别,燕博并未立刻离去,逛了一圈附近集市,买了几身衣服,又买些许熟透的莲子和新鲜的莲蓬,以及许多花种,半日之后才御风北去。

——

西河镇易家大宅,易书元和灰勉在云头看着下方,阿宝如今也不是曾经的阿宝了,人生之路似乎是末年,但既然已将入道,修真之路才刚刚开始。

只不过凭借着经历的种种,阿宝的起点或许会稍高一点。

易书元也不现身,出于对晚辈的关爱,他袖口一甩,一道流光落在书房中,正是一部《五行妙术》,也是当年易书元自己修行开端所阅。

“先生,您不亲自教教阿宝啊?”

易书元看看肩头的灰勉。

“能阅《乾坤变》而入道,阿宝也算天赋异禀,且看他自己能走到哪一步吧,万事皆不怕晚!”

“那我们不去见见他么?我还想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厉害呢!”

看着灰勉舞动的肢体动作和表情,易书元忽然露出几分古怪的笑容。

“在修行之道上跌跌撞撞,自以为自悟自修不断砥砺前行的阿宝,日复一日中,慢慢或偶然或必然的发现,自己伯爷爷和曾经的玩伴小貂,其实十分了不得,并且越来越突破自己估计和想象,你不觉得”

易书元话音一顿,见到灰勉脸上也露出差不多的怪笑,不等他说话就主动接着说了下去。

“那一定会非常有趣!先生,就这么办!而且知道先生的人真弄清楚阿宝的身份后,一定会奇怪为什么他不知道您的很多事,定会东想西想,说不定还憋着不敢向阿宝点明,想想就有趣!”

“有道理,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嘿嘿.”

对家中晚辈的期许是真,此刻的玩笑也是真。

易书元和灰勉这么笑着,随后天风一卷,已经消失在云头。

而用过晚餐的易阿宝在进入书房之后,一次无意间蹭了落了书架上的书籍,也夹缝中落下一本《五行妙术》.——

离开西河镇之后,御风而行的易书元和灰勉所去的方向也是北方,一人一貂只是先去一趟西河镇,但也想见见燕博此去会发生什么。

只不过易书元不想以本尊的身份伴随,或许对于燕博和他记忆中的曾经种种而言,另有更合适的身份。

离开娥江水域的时刻,御风于天际的易书元跃前横飞,在双手伸展之刻已经化出翎羽,顷刻间变化为一只神俊白鹤振翅而飞。

白鹤腾飞的速度还要胜过易书元原本那不紧不慢的御风而行。

“唳——”

当白鹤跃过当年大庸和南晏边境的时刻,一声鹤鸣响彻天际,不多时竟然也有鹤鸣回应。

“唳”“唳”“呜噜噜噜.呜噜噜噜”“唳”

易书元只是尝试一番,但也确如当年那般,引来了许多只白羽鹤。

其中有几只白鹤明显有些不凡,在易书元不刻意提速的情况下,竟然能列出队形跟得上他,他便也带着鹤群不断向前。

如今没了大晏皇宫,一些白鹤迁徙途中少了一个好吃好喝供应的地方,还以为眼前这只神俊的白鹤能带着他们去找好地方觅食呢。

只不过随着鹤群不断腾飞前行,竟然渐渐追上了前头一個怪物,不,白鹤们仔细一看,那不是个人么?

“唳——”

领头白鹤一声长鸣,身边的白鹤也跟着一阵鸣叫,很快飞到了前头那人的旁边,在其身旁振翅而飞。

燕博有意朝着这群白鹤靠近,发现它们并不怕自己,脸上了露出一丝笑容。

虽然早知大晏已经物是人非,虽然知道白羽道早已经覆灭,但燕博终究是从大晏,从白羽道走出去的。

归来之刻有白鹤相随,对于燕博而言心情也更愉悦几分。

“多谢诸位伴我一程!”

燕博这么说着,一抖袖口,从袖中抖几朵相对脆嫩的莲蓬,再一挥手,许多鲜嫩的莲子就飞向了一群白鹤。

除了最前头的那一只,其余白鹤都叼住了莲子吞咽,也引得一阵欢快的鹤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