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ABC文学网 >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 第425章 大青定计,重要情报

第425章 大青定计,重要情报

金月真君作为卫道盟元老,夏文月的师尊,总舵没有理由拒绝她的造访。

“金月道友可是过来问罪?陆某此前未经同意,纳贵宫夏仙子为妾,确有唐突之处。”

陆长安没有拒客,似笑非笑的道。

“陆真君悉心栽培文月,本宫怎会怪罪?陆真君和本宫一样,都是为了文月好。”

金月真君一反强势的做派,笑容温和欣慰,仿佛一位通情达理的师长。

听到此言,在场了解金月真君的高阶修士,不禁叹为观止。

纳兰师姐脸皮微微泛红。

她暗忖,得知夏师妹私定终身时,您老可不是这么说的

过去一百年,夏文月不受师尊待见,备受冷落,根本没有重点培养。

如今在陆真君提携下,夏文月晋升元婴期,可以说是打了金月真君的脸。

金月真君造访总舵,绝口不提陆长安擅自纳妾的事,客套寒暄,仿佛是一家人。

楚盟主、金月真君等几位元老,在陆长安府上小庆。

“陆真君,金云谷的四阶灵脉,承担不了那么多元婴修士。夏仙子如果能留在卫道盟总舵,本盟主不会亏待她。”

楚天封暗自传音道。

由于金月真君是主和派,楚天封不想夏文月跟她回到傲月宫。

金月真君也悄然传音,协商道:

“陆真君,文月结婴承了你的恩情。本宫可以不收聘礼,傲月宫欠下你一个人情。不过,文月师承傲月宫,修行两百多年,这里才是她的归属。”

“不收聘礼?”

陆长安有些好笑,金月真君真要这么好说话,自己就不会找楚盟主打掩护了。

楚天封和金月真君的提议,陆长安都没有倾向同意。

“等文月巩固出关后,陆某征询她的个人意见。”

陆长安回应道。

“也对!要尊重夏仙子的个人想法。”

楚天封颔首笑道。

金月真君虽然急,却知现在的主动权不在自己这里。

夏文月是陆长安的妾,又是后者栽培晋升元婴期。论关系疏远,乃至结婴的恩情,谁也比不上陆长安。

当晚,几位庆贺者离开陆长安的元老府邸。

金月真君索性留在总舵,耐心等待。

半个月后。

密室内,陆长安第一时间见到出关的夏文月。

结婴后,夏仙子容貌未变,眉目如画,莲腰花态,但气质有无形提升。

由于道体和功法原因,夏文月依旧清冷如雪,结婴后更是高处不胜寒,孤清超凡,仿若广寒宫中的月娥仙子。

“夫君!文月成功结婴,总算没有辜负你的栽培。”

夏文月冷秋般的眸子,泛起淡淡温情的波光,流露感激和庆幸的神情。

陆长安知道夏仙子不是热情主动的类型,便主动将她搂入怀中。

一声夫君的呼唤,可见夏文月对陆长安的认同,以及心态转变。

同为元婴期,她也有勇气如此称呼。

二人没有谈什么正事,相拥温存,偶尔低语叙话。

“夫君,在心魔劫的最后关头,文月差点动摇。还好,妾身最终选择坚定的信任夫君。”

夏文月心有余悸的样子。

还好,心魔世界里的罪恶,各种人性底线,大多被陆长安模拟过。

她最大的心结,确实是陆长安。

幸运的是,恰好陆长安本人配合,掌握《天魔秘法》,助其圆满,。

“信我,你吃不了亏。”

陆长安笑着,将裙衫半解的新晋元婴仙子,压倒在胯下。

“心魔还蛊惑妾身,说你最终还是会跑路,弃我而去。”

夏文月恬静如画的雪颜,泛起淡淡绯红,双眸直视着眼前的男人。

“只有弱小时,才会跑路。”

陆长安淡笑回应,让夏仙子无以反驳。

一日一夜后。

殿室内残香余韵,裙衫鞋袜凌乱散落。

“夫君,为何晋升元婴后,妾身法体仍是吃不消?”

夏仙子换上一身雪白新衣,忍着疼痛,酥软无力的起身。

环顾狼藉的房间,她琼鼻轻皱,施展法术清理,除去夹杂在残香中的海鲜气味。

陆长安盘坐运功,面色舒展,心头涌起惊喜。

昨夜论道,二人共修《龙凤双鼎法》,效果比陆长安预期好。

陆长安只与两位元婴仙子共欢过,没有太多比较对象。

夏文月“冰魄玉髓”的先天道体,显然更契合双修,对修炼的促进效果明显比紫霞仙子更好。

今日修行,陆长安发现效率大增。

虽然受岁月桎梏,每日进度只有那么多,但可以节省两个时辰的空余时间。

而且,一次阴阳论道后,对身体精元的促进,至少可以维持半个月。

“以前夫君对你怜香惜玉,手下留情。”

陆长安看向有点洁癖的夏仙子,笑着摇摇头。

论天赋和潜力,夏仙子足以担任他这一世的道侣。

此女的先天道体,不仅能增幅斗法,论道的体验也极佳。

唯一的遗憾是,夏仙子比较传统被动,某些姿势无法解锁。

陆长安打坐后,终于和夏文月提及正事。

夏文月的最终归属,确实要遵循她的个人意见。

“妾身自然是追随夫君。”

夏仙子不假思索的道。

这一世,陆长安对她的影响最大。

年轻时,发掘先天道体,改变她的病弱体质,踏上修行,这是再造之恩。

她的第一次,最珍贵的太阴玉液,年轻时的倾慕思恋,都归属陆长安。

而在傲月宫中,她被孤立上百年,日子并不好过。

“如果不是夫君,文月此生无缘结婴,很可能身殒在心魔劫中。如此恩情,值得妾身侍奉终身。”

夏文月主动依偎陆长安,语气坚决,像是在表忠。

“我记得,文月刚去傲月宫的一百几十年,受到重用栽培的。”陆长安客观的提了一句。

“还不是因为你!”

夏仙子横了他一眼,让自己遭了百年之罪。

所幸,百年煎熬后,终于苦尽甘来。

“刚去傲月宫的时候,师尊待我还可以。前提是,文月要听话,甚至作为她的利益筹码。”

夏文月如实道。

在傲月宫,她毕竟修行了两百几十年,感情肯定是有的。

“金云谷的四阶灵脉,规模较小,不足以承载更多的元婴修士。”

陆长安提及客观事实。

“难不成,夫君打算让我回傲月宫修仙?”

夏文月诧异道。

她知道陆长安和师尊关系不对付,因而刚才表态,选择追随夫君。

“没错!我建议你继续留在傲月宫修行。”

陆长安建议道。

夏文月怔了下,疑惑道:“妾身不应该陪同夫君修行?为何如此安排?”

陆长安笑着跟她分析缘由:

“一是道义传承问题,伱若离开傲月宫,属于不义。”

虽说金月真君冷落在先但并没有将夏文月驱逐宗门。栽培之恩,师承道统都在。

“其二,傲月宫产业丰厚。作为元婴真君,文月你也有一份。等你师尊老迈或者仙逝。届时,你就是傲月宫的实际掌控者!”

听到这里。

夏仙子俏目瞪大,怀疑的目光看向陆长安:

“夫君扶植文月结婴,不会是想通过妾身算计、执掌傲月宫吧?”

“说的什么话!你夫君岂是那种贪图权势的人,如此安排还不是为了你好。”

陆长安愠怒,抬起手掌一声“啪”响。

他随后又做了一番思想工作:

“文月你如今晋升元婴,作为影响修仙界格局的女真君,应该独立自主,拥有自己的事业,在修行上不能依赖夫君。”

“况且,晋升元婴后,我已经没有足够资源培养你了。”

陆长安说罢,长叹一声,神色显得寂寥。

夏仙子恍然明悟,暗忖道:

“夫君之前为了栽培我结婴,恐怕已经耗尽了家底。他还养了一只四阶妖王,没法负担更多。”

明白“真相”后的夏文月,不禁有些愧疚。

她确实应该独立自主,不能给夫君增加经济上的负担了。

“好,妾身日后继续在傲月宫修行。”

夏文月被陆长安说服。

这个安排她可以接受,不用背受不义之名。

本来,她结婴后追随陆长安,准备给傲月宫补偿,包括人情承诺。

“文月回傲月宫修行,可以收些弟子门徒。另外,你要在卫道盟总舵挂职,与我和楚盟主处于同战线。”

陆长安又补充道。

“妾身都听你的,但有一个请求,希望夫君答应。”

“文月请说。”

陆长安看向她,暗道不会是想扶正为妻吧?

对此,他早有说辞应对。

夏仙子直视着他,语气幽幽的道:“夫君下回跑路时,能不能带妾身一起走?”

陆长安:……

夏文月出关后,在府上正式接见卫道盟的元老。

金月真君一改常态的热忱,与弟子夏文月叙旧,甚至送上自己的曾用法宝,作为结婴后的礼物。

师徒和睦温馨的画面,让几位元老感到尴尬。

夏文月没有拒绝,收下师尊的礼物。

其实,陆长安已经赐予了她一套上乘法宝,来自大渊地界的凌雪真君。

凌雪真君的法宝和传承,都很契合夏文月的先天道体。

等几十年后,夏文月法力神通有所成就,其先天道体的优势,斗法实力将超过其师。

当着楚盟主和金月真君的面,夏文月说出自己的去留。

“嗯,你在卫道盟担任重要职务,修行道统还在傲月宫,往后两地来去自由。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楚天封赞成道。

他已经得到陆长安的传音知会。

让傲月宫供养夏文月的修行,同时又能制衡金月真君这个主和派,此计甚妙!

金月真君只能接受这个这种安排,尽管知道二人的某些意图。

傲月宫不能失去一位新晋元婴。

否则,自家冷落的弟子,被别人培养成元婴拐走,那是天大的笑话。

更重要的是,傲月宫上次培养的结婴种子失败,经历魔道战争,宗门损失惨重,后辈青黄不接。

再想培养一位元婴真君,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如此下去,傲月宫有元婴断代的风险。

傲月宫又靠近魔道战争的前线,种种原因让金月真君处于求和派的位置。

夏文月不管怎么说,是傲月宫的正统传人,在宗门修行两百几十年,多少有些师门感情。

数日后。

夏文月随金月真君一起返回傲月宫。

陆长安作为夫君主动陪她回“娘家”,金月真君不好拒绝。

当着陆长安面,金月真君自然不能亏待了夏仙子,划分的灵脉道场,福利待遇,都在水准之上。

金月真君将夏仙子接回宫,打算以诚相待,挽回修复以前的关系裂痕。

同为元婴期,她知道以前的那一套不适用。

如果不给出诚意,夏文月将来可能被卫道盟或者金云谷挖走。

作为傲月宫的一员,夏文月之后的结婴大典,也会在此地举行。

但鉴于卫道盟如今处于备战状态,结婴大典的规格适当降低,不必大张旗鼓。

另一个原因,夏仙子不是在宗门栽培下结婴,金月真君脸上挂不住。

陆长安在傲月宫待了十日,这才暂时告辞。

过去十日,他换了一个环境,与夏仙子在昔日洞府,以及新建道场如胶似漆的论道。

对此,金月真君睁只眼闭只眼反正也看不到。

往后,陆长安恐怕会时常来傲月宫,夏仙子会去卫道盟总舵或金云谷串门。

临别前,金月真君暗示陆长安,夏文月晋升元婴,如今还是妾的身份,有所屈就。

她希望结婴大典前,陆长安能扶夏文月为正妻道侣。

陆长安的说辞是,在魔道战争结束,解决自身大敌危机前,不能让文月当正妻道侣,否则可能给她带来更多麻烦。

陆长安也算说了大半实话。

此世成就元婴,基本目标达到。

往后每进一步,都是赚到。

如果大青是和平年代,没有魔道战争,没有青木真君的威胁,陆长安与夏文月结为道侣,相互促进,共赴大道也是一个选择。

青木真君当前的威胁不算大。

关键是,还有燕东来这个潜在的老不死,不知哪天会冒出来。

“返回大青,终于解决了修行效率低的问题,而且让卫道盟主战派又多一位元婴。”

陆长安心情大好,返回卫道盟总舵。

在大青东域,他如今有三个目标计划。

其一,修至元婴初期巅峰。

其二,解决青木真君的隐患。

其三,在魔道战争中浑水摸鱼,争取让九印碑再吞两三个元婴灵体,点亮第五世,掌握自主轮回。

两个月后。

陆长安参加了夏文月的结婴大典。

由于卫道盟各大势力处于备战状态,结婴大典办的并不隆重,来得修士也不是那么多。

即使傲月宫低调举办结婴大典,封锁相关不利消息,外界仍是讨论各种八卦。

其中有个统一论调,说长青真君为偿还昔日亏欠,助傲月宫“弃女”成功结婴。

长青真君的名声,由此打了出去,赢得“信守承诺,有恩必还”的美誉评价。

否则,长青真君作为新晋元婴,岂会砸锅卖铁,助曾经被抛弃的女修结婴?

《长青传奇》《玄龟游记》等话本,顿时销量大涨。

这日,陆长安收到从金云谷传来的一个关注消息。

“呵呵,总算肯来见本真君了。”

陆长安面露微笑,看完信件中的加密消息。

无夜城的掌舵人姜夜辰,向金云谷呈递了求见长青真君的拜帖。

陆长安在烽国没有重要事了,次日便启程返回梁国。

往后,他大部分修行时间,会待在卫道盟总舵和金云谷两地。

燕国,兽王谷。

巨大山谷里,一片恢宏粗犷的巨大建筑,包括兽园、鸟巢、洗灵池等奇形建筑,众星捧月的环绕着最中心的兽王殿。

兽王殿的后花园,蛋白色的怪形房屋里。

白胖老者挺着大肚皮,像个大肚佛爷,面色红润,饶有兴趣的样子,正在阅读手中的《玄龟游记》。

“大长老倒是闲情逸致,居然有兴趣阅读一个后进晚生的游记杂书。”

房内空气微微扭曲,响起一个磁石般的低沉男子声。

眼前光影变幻,投射出一个面孔抽象的奇异披风男子,画面中的背景光怪陆离,仿佛来自异域。

奇异男子的五官,没有任何具体特征,淡漠的没有感情,仿若无面之人。

“唉,卫道盟若是再多一位元婴中期战力,我兽王谷的吞并计划,恐怕要大大延缓。本长老为宗门操碎了心,哪能不关心。”

兽王谷大长老,叹了口气。

“还是无面道友轻松啊,搞搞刺杀情报就可以了。”

“呵呵!”

奇异无面男子,嘴角轻扯,显然不信这等鬼话。

他堂堂无间门主,几次有事要联系兽王谷大长老,其人不是在睡养生觉,就是在摸鱼养草。

圣门六宗的领袖里,此人是当甩手掌柜最舒服的那人。

“大长老认为,陆某有元婴中期战力?”

无面男子的抽象面孔一个模糊,豁然化作一个俊逸出尘的白衣男子。

其相貌与陆长安一模一样,就连气质、说话语气都神似。

兽王大长老道:“哪怕不算新晋的夏仙子。那陆乌龟恐怕有抗衡元婴中期的实力,不可低估。”

近期,夏仙子晋升元婴期,对兽王谷和无间门是一个很不利的消息。

对司徒阑下手,本以为能顺带扼杀一个元婴苗子。

万万没想到,在陆长安扶持下,夏文月顺利结婴。

不仅如此,陆长安似乎得四阶卜卦的助力,上回毫无征兆,拔除无间门几大据点。

两位魔门领袖意识到,陆长安乃是一大变数,如同当年的青木真君,必须郑重对待。

“大长老的推测,不无道理。”

无间门主认同道:

“据说,长青功的修行者,要么是地灵根以上木灵根,要么拥有契合的特殊先天道体。如果是地灵根的条件,其战斗神通往往不出众。可若是先天道体就不同了,譬如那青木真君,上回交手才知其疑似拥有‘乙木道体’。”

“陆长安灵根平庸能修炼长青功,不知拥有哪种先天道体。”

无间门主面容形象再次一变,化作一个天庭饱满,气质沧桑的青袍男子形象。

“对了,这次带来一个重要情报。在中域潜修多年的青木真君,前些日突然失去踪迹。”

(本章完)

mhtxs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